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嘤嘤嘤
    宋小蝉弄不明白钟诗柔打的是什么主意, 便暂时按兵不动。只是之后的时间再也睡不着,一直闭目养神直到第二次换榜为止。

    沈湛过来时以为她还睡着, 作为靠谱尽责的二十四孝好男友, 刚说了句“下半夜我替她”, 宋小蝉就睁开眼从车后座上爬起来:“没事,你休息会儿吧。我已经睡够了, 我来就行。”

    车内光线昏暗, 他垂眸望了眼她的神色有些舍不得,眉头微蹙想让她再睡会儿,宋小蝉已经从车里头钻出来, 瞥瞥他二话不说把人塞回车里:“就算你现在不睡, 明天我也不会让你赖在我身上睡的。”

    努力做个好男票却糟无情镇压的沈湛:……嘤_(:3」∠)_

    他板着一张外人看来浩然正气的脸幽怨地看了她半响, 到底没有反抗。只是在心里对另一旁的苏正言轻哼一声以示嫌弃, 才扭过头换了个方向。黑汪汪的眼睛背着光拢在夜色里看不分明,却依旧能感受到他正双目亮晶晶地看着她,似乎恨不得把耳朵也露出来给她摸两下求表扬。宋小蝉心下一软,也冲他笑了一下, 这才将车门关上。只是刚直起腰,就见另一头钟诗柔正目带嘲讽地盯着她。

    她与钟诗柔之间的不和, 这一路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作为罪魁祸首的苏正言是心理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虽对她二人之间相看两厌的局面有些踌躇不知所措,一时却也想不出办法化解。

    更何况他人眼中都看得明白, 宋小蝉现在明摆着跟沈湛一块儿开开心心地虐着狗不喜欢他了, 只是他自个儿心里想不开。除开年少的好感, 夹杂着愧疚懊丧的感情拖到现在早已变质,一时半会理不清说不明。钟诗柔明知他们俩没可能在一起,女人的嫉妒心还是让她把矛头对准宋小蝉,只要苏正言一天没喜欢上别的人,这个矛盾就一天不会化解。

    宋小蝉能怎么办?就等着见招拆招呗。

    越野停在林间靠路旁的一片空地上,四周也照例布置了隐蔽物和陷阱。这一路走来丧尸已经极少见到,变异兽倒是稍多一些,但对他们而言压力也不算大。反倒是遇上人才会麻烦一些。现在这种情况不方便生火,这日又忽地降温了,于是夜里便很有些寒意。

    沈湛作为吉祥物(不),临走之前淘换了一件耐脏抗冻的军大衣,这会儿也好好地收拢好给她留下了。宋小蝉裹得跟只熊样的缩在树底下望风,钟诗柔起先目露嘲讽嘲笑她这幅乡下佬打扮,过了没一会儿便开始边吸溜鼻子边发抖,目光也半是愤怒半是渴求地望着她蠢绿色的军大衣。

    宋小蝉望天望地只作不见。当她傻呢,前边还用看傻狍子的眼神看她,这会儿就想染指她男人留下来的衣裳,她才没有那么圣母大公无私地分享给她。

    冻就冻呗反正也冻不死,大不了明天再泼她一盆脏水说她没有同胞爱。要真受不了了她自己也知道去车里找外援的,不就是嫌弃自个儿这会鼻涕耷拉的样子怕被苏正言没敢吭声嘛,她才不当这个烂好人。

    她方才在车里那副恶意满满的模样她可没忘呢。宋小蝉乐淘淘地蹲在那儿四下望风假装是朵不谙世事的傻白甜,钟诗柔忍了半响实在有些受不了,皱着眉毛压低音量跟她说:“我有点冷,能不能把衣服借给我穿一下?待会我身上热乎了就还你。”

    宋小蝉没吭声。

    钟诗柔面色一黑,想发脾气忍下来了。顿了半响又加大声量问了一遍,她这才恍然大悟般回头看她:“啊?你在跟我说话?不好意思啊这衣服太厚捂着耳朵了,我刚以为是刮风没听清。你说什么来着?”

    天黑着都能看出她眼里笑盈盈的一片。钟诗柔面色越发难看,要不是天太冷受不了,她这会儿绝壁忍不下这口气:“……我说你能把衣服借给我穿一下么?我待会还你。”

    宋小蝉倒是笑眯眯地:“哦,这样啊,你冷的话可以上车里拿件衣裳啊,我帮你在外头守着,就一会儿没关系的。”

    说着话的,钟诗柔无意识吸溜一下鼻子,反应过来后瞬间黑了脸。她这幅样子就是不想惊动车里的人才叫她的啊!语气于是愈加烦躁起来:“他们都睡着不方便。你借我穿穿就行,我身上一热乎就还你。”

    鬼知道她身上什么时候热乎,她要是耍赖她难道还要一边受冻一边跟她扯皮撕逼?宋小蝉笑容满面语气十分和善:“你是真的很冷,真的真的拜托我一定要把衣服借给你么?”

    对方憋着气应了声,目光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身上的外套,等着她的下一步反应:“……嗯。”

    宋小蝉于是点点头:“哦。”

    “……”

    然后呢?!

    然后她不是应该把衣服借给她或者拒绝她么为什么没下文了!!?

    她磨着后槽牙恨不得生抢,虽没动手口气却也十分地不好:“你愿不愿意倒是说一声啊!干吊着我干什么?我不就是想借个衣服待会还给你,这么小气干嘛。”

    宋小蝉很是无辜地回视她:“我的衣服都在车里你去拿呀,我不是同意了么?……咦你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误会你了,你其实是想借我身上我男朋友特意留给我的这件?……啊,真的是这样么?可是这不是我的衣服啊你不是说要借我的衣服?还是我男盆友穿过的留给我的衣服你也要穿?可是你不是有别的喜欢的人么?你不怕你喜欢的人吃醋么?你不是一直以来除了那个人以外对别的人都很讨厌么,比如赵峰他们你从来都不挨着他们,生怕他们碰到你的呀……唉,看来是我误会了,我以为你会体谅我同为妹子对自己男票那颗独占欲强烈的心。如果你一定要穿我男票穿过特意给我留下的衣服……嘤嘤非常抱歉啊我还是担心明天男票起来看见他的衣服穿在别的什么人身上生气,所以我还是不借给你了,我帮你去车里拿吧。”

    冻得身心崩溃的钟诗柔:“……”

    她木着脸钻进了小树林。

    宋小蝉在她后头不住地呼唤:“诶你去哪里?是去么?大还是芯哔——】?的话记得带上草纸啊你刚才好像没拿纸,小心旁边的草是变异植物或者有细菌啊!你别走得太远,他们都睡着了肯定听不见的我帮你望风……要不要我陪你啊?这里这么黑,小心别踩到呀。”

    ……背向她的妹子迎着风走远了。

    除了睡起来就不知风和雨你我他的赵峰,车里剩下人不管听清没有,都默默开启了装死状态:“……”

    这一仗完胜。所以之前表现得那么厉害的钟诗柔果然还是纸老虎?她裹着军大衣暗爽片刻,为了团队河蟹成员互助的两个基本点,到底决定还是稍微跟上去照看照看。

    他们这一班已经是下半夜了,五点一过,天际便渐渐开始变亮,车内的人也断断续续醒了。

    虽然这里在休息之前检查过周围,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假使钟诗柔真的躲在哪里狠下心来硬是要做点什么栽到她头上,她再是真金不怕火炼,也怕到时闹得不好看。故而等了一会儿明显超时还不见人回来后,便到车边同里头明显已经睡醒,此刻双目发亮如同看见主人的小奶狗般奕奕有神地盯着她的沈湛低声打了招呼,让他稍微注意一下周围,并拒绝了对方的陪同,这才转向钟诗柔消失的方向走去。

    在人人异能退化回归普通的时期,仍旧力大如牛气壮山河的宋小蝉一贯秉着艺高人胆大的心理,对于平常的小风小浪都不看在眼里,故而此刻才有这样的底气自己可以一面顾着车那边,一面竖着耳朵寻找钟诗柔。

    钟诗柔应该走得不远,宋小蝉也只是大致检查一番周围,看看对方到底是去哪了。不论如何,如果她出了事,她作为同她一起值夜的人总是要负一些责的。

    四下察看一番并没有发现对方的踪影,这才觉得疑惑起来。

    她一面小心地观察周围,一面屏息注意车那边的动静。好容易发现不远处有个模糊的影子倒在地上,借着半明半昧的天光,依稀能够看出对方穿的是她不久前才见过的那套。她眉头微皱,小心地慢慢靠近,不知她是故意还是受袭才倒在这里。

    离得近了才看清对方是脸朝下趴在那儿,不知生死。宋小蝉不敢轻举妄动,试探着叫了声她的名字没得到回应,正打算再近一步看看她怎么了,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极细微的动静,仿佛有是谁不小心踩到了什么。

    她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只做不察,假意弯下腰要去察看钟诗柔的动静,实际上手上捡了个小石子便要往后投。没料她还没动手,后头那人忽地闷哼一声,音色熟悉叫她浑身鸡皮疙瘩一炸——而她面前趴得好好的钟诗柔突然暴起反手勒住她的脖子,紧接着立刻有什么东西大力敲在她脑后。宋小蝉甚至来不及回击,便被后脑的锐痛生生弄晕了过去。

    ……昏迷之前最后一秒还在想,也是哔了狗了。

    她一个人就算了,沈湛跟过来做什么?

    #男票蠢到被偷袭都要跟过来买一送一怎么办……#

    宋小蝉也是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