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机智沈
    林弋吃得差不多干活去了, 陈筠心在地上嘤嘤嘤了半天也没人理她,

    眼看宋小蝉把垃圾收拾一下也打算走人, 她的戏唱了许久没有人接招, 不免有些心急, 宋小蝉从她身边经过时都忘了自己刚才摔了一跤,一骨碌爬起来就拉她胳膊:“我……”

    “离我远点。”

    农夫与蛇的故事听起来很有道理,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一点都不美。宋小蝉还记得那种滋味儿而且近段时间都不想重温, 她翻了个白眼直接避开,脚下不停继续往前走。

    陈筠心急了:“小蝉你别走!我有话要对你说!”

    你说不走就不走?当年为钱财插朋友两刀时怎么没这种觉悟?她脚步飞快头也没回。

    按理说陈筠心应当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性格,她态度明显拒绝两次后就不会再死皮赖脸。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竟让她咬着牙硬生生从种植园跟了上来。追不上她的脚步就在后头缀着, 宋小蝉跟沈湛一碰面他第一句话就是:“你后头那个哭哭啼啼的家伙是什么鬼?哭那么惨, 被你欺负了?”

    她瞥了他一眼, 后者毫无察觉接着说:“不应该啊,你动手的话她怎么还有劲在后面一直追,难道你看她哭得太惨心软了?——我我去帮你解决掉她……”

    “……”宋小蝉糊了他一巴掌,“……脑袋里装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在脸上表现出来好不好?我要心软也是对你不是对别人啊憋瞎想了……都要迟到了还不进去?动作快点啦!”

    沈湛:“……>///<”

    前一秒还是“硬汉女票居然会心软会不会最终发展到移情别恋嘤嘤嘤我一定要干掉她”, 后一秒立刻温馨治愈满血复活高(jiao)冷(xiu)地跟在她旁边,一脸大(xiao)男(xi)人(fu)模样往里走。全程围观的赵峰简直闪瞎眼, 捂着眼碎碎念“明明是张面瘫脸哪里能看出什么情绪嘛情侣之间的世界我真是不懂”, 随即幽怨无比地问:“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其实是基地大龄单身狗fff团的资深核心成员么……”

    “……”

    对于这个人类复兴后介于男女比例悬殊从而不断发扬光大的团体,携手脱团的宋小蝉和沈湛都没理他。三人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敲开左手边第一间的办公室, 周承宣似乎刚结束一个电话, 看见他们时还有些意外地推了推眼镜:“今天居然没迟到?我还特意把时间订早了呢。”

    迟到专业户板着一张高冷脸,假装没听见:“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

    他笑了笑,递过来一份文件:“有个任务想交给你们做。b市那边碰上一点小问题,有一部分物资需要转运过来。本来中间的路段我们都清理过,不过近段时间有人反映那边似乎不太安宁,这段时间其他人都比较忙,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你们几个刚好比较适合处理这种事情。”

    理由明明是刚好他们几个最闲才对吧。宋小蝉对老搭档的性格早已烂熟于心,闻言只是扫了他一眼没说话。粗略浏览完文件大致内容,见上面写的的确和他说的差不多,才问道:“我没什么问题,什么时候出发?”

    赵峰见识过宋小蝉的战斗力并不吃惊,弱弱地举手多问了一句:“我能问问是一起去的人还有谁么……我闲着也是闲着当然也没意见啦,不过……在场的人是不是都要去?”

    “……”

    被弱弱地瞄了几眼,虽然知道自己很弱鸡但是绝不会在女盆友面前承认自己弱鸡的弱鸡立马有点恼羞成怒,面色冷凝地丢出一句:“……我也要去。我要保护小蝉。”

    虽然说得很有楠竹气场,但是从某种程度上他们应该也要考虑一下彼此相差的武力值以及……

    感觉自己此刻应该感动一下但是不晓得说什么的宋小蝉:“……哦。”

    这个反应不对啦!qaq

    弱鸡楠竹的小心脏都要被击碎啦!

    周承宣笑眯眯地在他们几个人的脸上扫了一圈,倒也没有太过苛刻:“我随意啦,你们自己协调就好。另外还有三个在出任务,晚一点回来。b市那边也有人接应,你们回去收拾一下,明天早上八点出发。这一趟来回最多七天应该没什么难度,要是你想跟着去的话,只要小蝉愿意照顾你,我想其他人不会有意见的。小蝉怎么看?”

    这家伙在基地里人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杀伤力他又不是不知道,其他三个人真的愿意么?

    面对身边虎视眈眈的目光宋小蝉说不出“不想”,她之前在异能小队刷任务对那段路也不陌生。既然最最维护这个家伙的周承宣都一副信心满满毫无意见的样子,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我没问题。”

    某人的眼睛立马变得亮晶晶,盯着她动也不动。感觉自己受到了情侣光线攻击的赵峰捂着眼睛跟周承宣继续确认其他事宜,她被沈湛牵着手指头捏捏挠挠听得东一句西一句,却又没办法跟他生气。

    周承宣现在无时无刻不是忙碌状态,交代完注意事项后三人就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这一行的队长意料之中由最靠谱的赵峰担任。她和沈湛只需要回去收拾自己的必备物品,他还要去领别的东西和联系另外三个人。

    想到这里就觉得心塞的赵峰看看还在秀恩爱的宋小蝉二人,脸上的表情顿时有点儿生无可恋。喃喃着“救命撸这种闪瞎眼的情侣模式我居然要看一路……”,干脆丢下一句“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直接跑路了。

    跟某人在一起后羞耻度已经一路下调至负数。宋小蝉牵着面无表情脸颊却微微发红的沈湛慢条斯理地下楼,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影响最大的似乎是那个还等在楼下一脸怯弱、看见他们手牵手一起走的场景,头上便立刻冒出“受到-10000点攻击”字样的陈筠心,那双大眼睛雾蒙蒙水汪汪满是吃惊和不可思议,好像下一秒就快要哭出来了。

    宋小蝉立马开始反省自己跟她相处的时候这个妹子有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劲的反应……

    妈哒他们都一起秀恩爱这么多天了她才反应过来,八卦能力未免太弱……而且这个反应真的好像她对她爱而不得好多年,然后她才黑化到捅她两刀又意图挖墙脚的剧情……什么鬼能不能正常一点上来告诉她“这个汗砸是我的!”都好,总之不要一直哭不说话,这样她真的很紧张自己之前是不是捡了一朵百合向的伪小白花啊妹砸!_(:3」∠)_

    *

    直到她背着背包站在基地门口准备出发,也还是没有弄懂陈筠心为什么一脸自己被辜负了的可怜模样。

    因为许久没做这种任务,而且又带了一只大大的拖油瓶,担心路上出意外的宋小蝉早上天还没亮就醒了。

    醒了以后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精神奕奕把行李又检查一遍后干脆下楼去敲沈湛的门。导致后者今天不仅跟着她第一个到达,到了现在还眯着眼赖在她身边打瞌睡。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带着这张脸简直大杀器,眯着眼眼角含泪半梦半醒压在她肩上耍赖的模样都漂亮得惊人。宋小蝉换个位置帮他挡去大部分的目光还是心塞,在他腰间戳了一把恨恨地指责:“就不能稍微长丑一点,长辣么好看干神马!就算没碰上那些想要你异能的人,我都怕路上碰上一伙山贼把你抓回去当压寨夫人好不好!”

    裹了许多件衣服依旧细细的小蛮腰是沈湛永远的弱点,一戳就t到不得了的地方一面脸红一面似醒非醒地在她颈窝蹭。这种个子对她这种身高做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也不嫌累得慌,蹭了一会儿才回过神她说了什么,声音闷在里头软绵绵地问她:“那要是我长丑了,你还会喜欢上我么?”

    从来实事求是毫不敷衍的宋小蝉沉默了一秒:“……”

    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问了什么,以及她这种表现代表什么回答的沈湛:“……宋小蝉!!!!!!qaaaaaaaq”

    瞬间底气不足的宋小蝉立马瞪大了眼:“……我沉默就代表默认!”

    直起腰板睡意全无的沈湛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可是你这张心虚的脸无法让我相信你的答案。”

    “……”这种时候忽然这么机智干什么啦!她犹豫的理由也只是稍稍设想了一下假使这个家伙没有这么漂亮的情形而已!才不是像他想的那样考虑红杏出墙的可能性啦!宋小蝉欲哭无泪,“根本没有心虚好不好!不管你长什么样对我而言都一样!”

    沈湛的眼神前所未有地犀利。似乎也只有在这种时刻他才会露出难能可贵的机智= =

    面对这种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的目光,她一时间紧张得有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偏偏这时迟来的赵峰和另外三人在远处挥着手过来,没弄清形势的赵峰笑嘻嘻地打招呼:“你们怎么来这么早。”

    另外那个人则目光复杂地望着她:“抱歉……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你们。”

    ……跟周承宣共事那么多年的宋小蝉绝壁绝壁不相信,那个清楚自己全部黑历史的家伙不是故意安排这个人跟她和沈湛一起做任务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沈湛的脸色都要掀桌了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