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很奇怪
    也实在是好久不见。

    苏正言不晓得多少章没刷过存在感, 宋小蝉都快忘了自己当年是因为什么才和这只前任男神相看两厌的。

    不过他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两人有过一段孽缘,而且先负心的那个人还是她。宋小蝉心里清楚这货不过是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家伙, 只是他没想到锅砸了碗也被人拿了, 所以才一脸伤痛“恨不相逢未嫁时”。

    ……但是沈湛布吉岛啊!

    虽然她不疼但是一直被人用眼神戳的感觉也很奇怪好不好!她又没有一脚踏两船!!

    宋小蝉表示好心塞, 在场唯一觉得心情愉快春暖花开的估计只有钟诗柔,她没注意苏正言的表情, “咦”了一声后几乎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你们这是……?”

    宋小蝉还没说话, 沈湛便面无表情冷淡无比地丢出一句:“你哪位。”

    眼神十分高冷,大有“就算吃醋也不会让人看粗来”以及“压根不认识干啥凑上来套近乎”的意思。

    “……”

    吉祥物一向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存在,其他人看他眼熟不代表他对对方一样眼熟。他说得好有道理她竟然无法反驳, 仔细想想好像的确是这样没错……无言以对但还是很尴尬的钟诗柔只好把注意力放到苏正言身上, 希望他能说几句话别让场面这么难堪。

    苏正言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宋小蝉身上, 难为他用眼神传递出了惆怅失落遗憾为什么不等我等多种复杂情绪, 烫得她一阵一阵起鸡皮疙瘩。紧接着沈湛便往前一步挡住了他的视线。

    “走了。”

    说着便要直接从另外两人身边走过去,高冷到招呼也不愿意打。

    苏正言伸手拦了一下——沈湛反应及时没让他碰到宋小蝉的手。

    前者的眼神充满“虽然你辜负了我但我还是喜欢你”的情绪,被怒目而视也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声音和缓, 目光伤感温柔:“我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资格,说这些话可能会被误会……但小蝉真的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子, 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顾她。”

    ——那一瞬间宋小蝉分明感受到沈湛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散发出的一种名为“妈个鸡情敌居然敢喊我好好照顾自己女票什么意思!!!”的爆裂情绪。

    甚至他回头看她那眼时, 她都忍不住虎躯一震缩缩脖子想跑路……

    ……什么鬼啊她跟苏正言都那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来她现任男友面前刷存在感说“好好照顾她”是作死啊!

    这话直译过来分明就是“祝早分我接手”啊妈蛋!_(:_」∠)_

    炸毛状态的沈湛就算她也没胆子随便顺毛, 宋小蝉连他的表情都不敢看, 只能梗着脖子朝苏正言委婉又生硬地解释:“学长你不用这样, 当年跟你在一起的是叶盈盈,就算你们两个后来有什么误会分开了,你也不用把对她的歉意或者别的转到我身上来。”

    其余三人的目光有些异样。她顿了顿,迎着记忆中还是穿白衬衫的清秀少年,那种在有叶盈盈时极少转向她的温柔目光微微一笑,一字一句吐字清晰地说完后半句:“还有,像这样在说之前明知道会引起误会的话,麻烦请你以后不要再在我男朋友面前说。我性格比较暴躁,不希望他误会我像某些人一样暧昧不定一脚踏两船,更怕我生起气来就会分不清对象,连你一起揍。”

    “……”

    不需要看就能猜测他脸上的表情有多精彩。她拖着不晓得看表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沈湛绕过那两人直接往前走——却不料那个人在一瞬的错愕后居然还有勇气说话。

    “如果我说……我从一开始就后悔了呢?”

    “……”

    她听完二话没说,松开表情复杂的男盆友,完全不管后者一瞬间紧绷又紧张,回身朝着说话的人走去。

    苏正言神情平静视线坚定,那句话并不像头脑一热才开的口。

    这张脸还是很帅,岁月虚掷这么多年,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宋小蝉站在他跟前,抬起头莞尔一笑:“学长,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我跟叶盈盈刚来学校就认识了,那天去宿舍,你自告奋勇帮她拖箱子,结果下楼梯没留神摔倒了。我在旁边一紧张,就把你带箱子直接抱去校医室。”

    因为他被她公主抱狂奔了半个学校,他被其他人笑了好长时间。她那时尴尬又愧疚,私底下找他道歉,他却笑眯眯地告诉她:“没关系,我还是第一次有这种经历,坦白说……挺特别的,感觉自己一辈子都会记得,哈哈。”

    他笑的时候眼睛都眯起来了,还有两只很可爱的卧蚕。她就像冬天晒足了太阳又喝了一杯热水,心里一下子暖洋洋的。

    本来的拘束忐忑一扫而空,脸却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起来。之后莫名其妙再也没忘掉这个画面。

    后来才知道,他说“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大概是指在喜欢的女生面前被人公主抱,而不是……她这个让他出糗多出一件黑历史的路人甲。

    苏正言的眼睛里像点亮了一盏小灯笼,惊喜的光芒几乎要在他眼中绽开。与此同时还有另两道让人无法忽视的目光一前一后地朝她投来。

    她没有等他回答,只是微微地笑着——然后以男人的方式给了他一拳,在他措手不及跌坐下去时仍站在原地温和地望着他。

    没有尝试过的人不知道她的力量有多大。

    就如同他此刻脸上第一次吃痛到挂不住别的表情,好像没想到会对他动手的人,不是站在不远处自始至终都在压制情绪,不希望在她面前动手的沈湛,而是她自己。

    宋小蝉的表情却前所未有地平和,甚至还有几分怀念。

    “我还记得那时的情形,是因为我不后悔自己在正当好的年纪认真又用心地喜欢过一个人。”

    重新转身往之前的方向走的动作却没有半点犹豫,“现在我已经有了真正喜欢的人,虽然不会再在意从前的事情,但也请你不要再让我后悔,后悔那个时候喜欢过的不是别人,而是你。”

    “……”

    她回头那瞬有个蠢货眼睛里岂止点了灯笼,从一片漆黑到满脑袋烟花炸开简直分分钟的事。

    看着她走过来又开心又无措,想生气又怕她再扭头,不生气好像又对不住自己刚才的忐忑茫然惊慌。于是他待在原地木了几秒,最后又摆出一张无往不利一成不变的高冷面瘫脸,下巴一扬傲娇得不得了——结果还是没有真的转身走掉。

    又呆又蠢的纸老虎o(* ̄▽ ̄*)ブ~

    她笑眯眯地上去抱住他胳膊,一根一根手指头牵住了他的手,难得露出介于讨好和撒娇之间的笑容:“我已经尽量很快啦。乖,不生气啦,我们走吧。”

    “……哼。”

    蠢货不屑地扬了扬下巴。

    然后还是乖乖跟着走了ヾ( ̄▽ ̄)~

    身后只听见钟诗柔关切的话语,起身的窸窣声,除此之外再没传来任何声响。

    他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一不小心走神,结果被忽然警惕起来的某人抓包,手指头被他捏在掌心里挠了一下,她反应过来,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艾玛人好多啊。

    投过来的目光里除了“卧槽这两个人居然在一起了”就是“烧烧烧烧烧烧”……

    基地男女比例较为悬殊,正常恋爱结婚的异性情侣比起末世前下降了不知道多少个百分比。她之前无意中主动牵了沈湛,之后这货一直没撒手。两人辣么高调秀了一路,宋小蝉此刻简直要被周围群众散发出的如有实质怨念戳伤。

    ……然后沈湛还边牵手边一脸嫌弃地看她好像在说她蠢。

    喂喂!够了啊!

    她咬咬牙憋住没瞪他,得知他们过来的赵峰也出来迎接他们。

    来之前宋小蝉给他打过电话,比起其他对沈湛避之唯恐不及的人,赵峰看见两人手牵手也很淡定,一点也不意外地把他们带了进去。

    “你们说要过来,所以我先把那个男孩子先带到了别的房间。我们这边查过了,那个男孩其实加入也不久,具体做的大概是诱饵之类的,也没参与太多。他好像没有父母,如果查证属实无家可归的话,以后应该可以留在基地。”

    “这样么?”

    宋小蝉跟在赵峰后面去了他说的房间,沈湛原本跟着她不放,在门口被她望了一眼,默了两秒,主动弃权:“我在外面等你。”

    “嗯。”

    她笑了一下,赵峰见识过她的力气,也没问要不要人陪她进去,只在旁边说了一句:“那你先进去,有事随时叫我。”

    “好,麻烦你了。”

    她目送两人去隔壁休息,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其实也有点奇怪自己为什么自见到这个小男孩开始就坚持不懈想再见见他。

    但也有可能原因是——

    她推开门后,那个坐在椅子上眼睛明澈的小男生对她平静地投来的那一眼。

    竟然会让她觉得……似曾相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