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抓走了
    沈湛在基地里的作用基本等同于吉祥物兼米虫, 宋小蝉就是吉祥物米虫的保镖兼合法牵手人。两人拖拉了一下到得有点晚,周承宣那边的会谈显然已经进入收尾工作准备散会。她拖着刚开机不久木着张脸满脑子“卧槽这居然是我女票”的沈湛冲过去, 就看陆沉轻飘飘的眼神往她这里一瞥, 嘴唇微勾:“不用那么麻烦, 就她吧。”

    瞬间成为视线焦点的宋小蝉:……什么鬼?

    两方不晓得刚刚进行了什么对话,除开领头两个男人, 其他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尤其是宋向晚投向她的目光, 宋小蝉被盯得眉毛一皱,周承宣略看了她一眼,笑道:“她刚来不久对这里不熟, 平时主要是跟着沈湛, 这方面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虽然是语气温和的拒绝, 陆沉那方的人却不是特别高兴。只有周承宣对面的男人依旧似笑非笑, 口气却很坚定:“没关系,也不用做什么。只是借用一天而已,沈先生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

    沈湛被他一扫就有些不高兴,面上不动声色, 说的话却比周承宣更强硬:“我很小气。”

    “……”

    他一副义正言辞毫无商量余地的模样,陆沉唇角一动竟然也没坚持。只是表情说不上高不高兴, 含义未明地瞟了她一眼, 揭开这段不提跟周承宣换了别人。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事,宋小蝉跟着舒了口气。沈湛的拳头也是一松, 两人那口气还未完全吐出来, 一旁当了许久花瓶的宋向晚忽然不甘示弱地出声, 指着她说:“既然别的事情做不了,看她昨天力气那么大,我今天要去逛逛要她来保护我,这总没问题了吧?”

    眉眼一扬十足十的挑衅。

    她如果要去,留下沈湛不放心,带上他也不放心。她皱了皱眉,拦下身旁那人未出口的话,倒没有立刻拒绝:“行,不过这一带我熟悉的地方不多,如果你一定要我去的话,路况不熟路上出了什么岔子怎么办?”

    宋小蝉一副老神在在去不去无所谓的态度,宋向晚狠狠心一咬牙:“只要你这一路上都听我的,就算出事我也不找你麻烦。”

    “我当然会听你的,不认识路不听你的听谁的呢。你说真的么?这么多人都听着呢,可别到时候你又翻脸不认人。”

    被说中心事,宋向晚有点恼羞成怒,冲她狠狠一瞪眼:“……我说真的就是真的!你到底去不去,不敢去就直说!”

    “去,当然去,不过先说清楚,”她瞄了眼身边脸色一直不好的沈湛,微微一笑,“我一个人跟你去就行了,别的人都不用带。我力气大,你要买什么提什么都没问题,用不着再带别人了。你看怎么样?”

    “……”妈个鸡这不等于刚才那话白说了!?

    只有两个人在的场合谁对谁错谁能说清楚?如果表面上她说让她做的她全做了,那她就不能再找她的麻烦了对嘛!?

    宋向晚一脸“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张张嘴还要说话,已经商量完的陆沉不耐烦看她们扯皮,直接转身:“我先走了。”

    旁观的周承宣适时补上:“小蝉很厉害的,如果宋小姐不放心的话可以多带一个人。我和沈湛有事先走了,宋小姐还有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找赵峰,只要我们能做到,都会尽量完成的。”

    他指了指旁边的瘦高个,随后笑眯眯地拽着沈湛走。后者被他眼神一扫,望向她的目光里透着一股子“人家想陪女朋友嘤嘤qaq”的悲桑,绷着脸不情不愿地跟着走了。

    “……”

    赵志平他们一早跟着陆沉走了,屋子里秋风扫落叶般转眼只剩下宋小蝉三人面面相觑。眼见被冷落的宋向晚气得像吹太大的气球一戳就要爆,长得高但身板瘦弱的赵峰摸了摸鼻子,弱弱地举手提议:“要不……我陪你们一起去?”

    “……谁要你陪!”宋向晚瞧着他那副弱鸡身板狠狠翻了个白眼,又扭过脸瞪了宋小蝉一眼,气冲冲地往外走,“你拖拖拉拉干什么!快点走啦!慢死了!”

    赵峰被嫌弃了也没沮丧,耸耸肩给了她一些必备品防身,附赠一个“祝好运”的眼神。宋小蝉回以一笑,不紧不慢地跟着出了门。

    她比宋向晚矮一点儿,前面的气势汹汹脚步飞快,后面的不着急,没一会儿就被落下好一段路。前者一看又急眼了,特不高兴地质问:“你是不是成心的?”

    宋小蝉看她跟看小孩似的:“没有啊。我哪儿成心了?”

    “你就是成心的!你羡慕我跟陆沉哥关系这么好,而且比你更早认识沈大哥!”

    “哦。然后呢?”

    “……”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基地大门。这附近一带划分了管辖区,治安也有一定的保障。说是逛逛其实也就是踩踩马路,宋向晚不像沈湛身上没什么重要讯息,带上她一个人也足够应付小偷流氓什么的了。

    只不过她被宋小蝉“宽容理解”的目光看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早恨不得这会儿立刻遇见几个坏人把她狠狠收拾一顿,看见一家没关门的店就要进去买买买。只顾着多提点儿东西把她累得直不起腰,早忘了两人这样树大招风要是真被什么人注意了,宋小蝉又不敌对方被打趴下了,遭殃的还是她自己。

    这附近还开着的店不多也不少,足够宋向晚刷一会儿存在感。她出门前带了不少钱,一路从街头买到街尾,提了不少吃的用的。败家子风格惹得路人注目连连,连带着宋小蝉也被人看做大手大脚不懂事的家伙。

    宋向晚只顾着指使她跑这跑那满地儿转悠,并没留神自己走了多远。眼看再往前走两人就要出这片管辖区,真遇上麻烦也不太好处理,两手不得空的宋小蝉才出声制止她:“差不多了,也逛了这么久了,再往下走怕不安全,我们往回走吧。”

    许是她这一程都太顺从听话,对方闻言都没犹豫,下巴一扬得意又傲娇,像个女王般威风凛凛地俯视她:“到底是我做主还是你做主?记清楚你只是个拎包陪跑,负责保护我的,我要去哪里去多久,轮不着你说话!”

    “……”大冬天的原本就穿得臃肿,她瞥了瞥对方两条裹在裤腿里细细长长却没力量的腿,默默地低下头没吭声。宋向晚以为她是屈服,立马得瑟地扬起头继续往前走。

    宋小蝉之前就住在离这附近没多远的旅店,走了不多时便看见之前那家包子店。

    店门还开着,门外也依旧有好些人围着看。她想起上次看见的那个小男孩,视线扫了几圈,依旧没有找到对方的身影。

    上次走过去时没有狠下心当个好人,后来去了基地再想做好事对方却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找到了更好的去处,还是……

    她有些后悔,也会想如果当时自己没有犹豫直接伸出手会怎样。这么一想,此刻的表情就有些复杂。宋向晚仿佛误会了她的意思,冷哼一声:“话说回来,你之前不是跟伯父他们在z市么?听说你是一个人来j市的,一路上肯定吃了不少苦头吧?真可怜。像我那时跟陆沉哥哥一块来的,路上他可照顾我了。”

    她默默地望着对方没有接话,宋向晚的脸色就有点不好,十分生硬地转了个话题,挤出一个笑容施舍般地抽出一张纸币:“对了,走了这么久你肯定累了,这里有家包子店。你肯定很久没吃这种东西了吧?呐,自己去买一个包子吃吧,我就不用了,陆沉哥哥说等他回来带我吃大餐,你一个人慢慢吃吧。”

    宋小蝉:= =

    她脚的自己当初在z市因为周承宣跟宋向晚针锋相对真是太不应该了,她怎么能欺负这样一个天真无邪又愿意和他人一起分享金钱的妹砸呢……

    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宋小蝉放下手中一个塑料袋,在对方嫌弃并高傲的目光中接过她手里的钱。不仅没有被刺激到,反而抬起眼一脸诚恳地看着她:“我胃口大,这点不够吃。”

    宋向晚:“……”

    啊啊啊这种一拳打倒棉花里的即视感妈个鸡真是让人好不爽啊!!!qaq

    革命未成功的土豪妹子木着脸又抽出两张:“够了没?”

    再不够翻脸了啊!!

    “够了。”

    永远不会跟钱过不去的宋小蝉心满意足地拿着钱往包子店里走。

    这一幕理所当然地被店门口前前后后其他人收入眼中。她提的袋子太多买包子不好给钱,差点顺驴下坡全滑下去,旁边一个男人顺手帮她托了一下,宋小蝉一愣,递了一个包子过去:“我买多了吃不完,你要一个吗?”

    “……哦,谢谢。”男人看了一眼她手里提着的一大袋包子,愣了一秒才接过热乎乎的包子。吃了一口才反应过来,狼吞虎咽三两口就解决了一个。

    见状,宋小蝉又递了一个,“还要么?不够还有。”顿了顿,想起其他流着口水对这里虎视眈眈的人,举起塑料袋微微笑了一下,“你们要吃么?一个一个来,排队。”

    “……”

    说话间顺手把不守秩序冲过来抢袋子的人推得一个趔趄,镇住了其他人,发包子的队伍才变得井然有序起来。宋向晚给了她三张大钞买了不少包子,宋小蝉做起顺水人情来毫不含糊。而宋向晚看着她拿自己给的钱被人围着道谢,气得浑身发抖脸都青了。再加上其他人推搡不小心就把她挤出了人群中心,她更是怒发冲冠连头发丝都要烧起来,眉毛一竖就要发火——

    打街角突然窜出来两个中等身材的男人,一前一后一个捂嘴一个断后,直接把她从人群边上捞走往拐角猛冲过去。

    宋向晚被抓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