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甜甜的
    确定关系的第一晚, 很累很累的宋小蝉发了半小时呆睡着了。很鸡冻很鸡冻的沈湛鸡冻了一晚上……

    也没睡着。

    第二天早上是个十足十难得的好天气,宋小蝉一大早被周承宣电话叫醒, 无奈换好衣服刷牙洗脸跑到楼下敲门。咚咚咚敲过三下等了五秒, 才等到里头那人睡眼惺忪慢吞吞过来开门。

    门一开看见她时, 他脸上先是一惊,再是一呆, 过了半响忽然通红, 居然脑袋一抽下意识就要关门——被她一巴掌摁回原处,傻了半天,才左脚绊右脚一脸生无可恋地往回跑。

    ……身材不赖嘛。她默默地摸了摸鼻子, 脸不由自主也有点热。

    被看光的家伙如同被人踩了尾巴似的脚下生风, 抱着被子一溜烟冲进房间, 砰地一下关了门。宋小蝉在外头转了多久他就沉默多久, 好半天才传来一句如同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烫乎乎还冒着烟的话:“你你你怎么不打招呼就就来了……”

    她随手拨弄一下茶几上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小球,看它在桌面上滴溜溜一转,语气很是坦然:“我敲门了啊, 还是你给我开的。”

    “……”

    他的脑回路好像还没拨回正常频道,听见这话果然答不上来。好容易换好衣服打开门走出来, 纵使那张脸板得再厉害嘴角抿得再紧, 从脸颊一路烧到脖子根的颜色却堂而皇之地将他的真实情绪公之于众。

    “……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

    沈湛今天穿了条深色的牛仔裤,一双腿又长又好看。他走出卧室后就站在那里不动, 就着那个不前不后的位置故作冷静地问她。这货出来之前肯定没摸自己的脸烫不烫, 也没注意自己头上有没有一撮头发翘起来了。

    他用这种造型说这么严肃的话没有半点说服力, 宋小蝉瞥了一眼也很镇定,放下手里捏的球朝洗漱间示意:“你不用先去洗把脸?周承宣让我过来的。你忘了我们这几天的工作了?八点之前我们得到陆沉那边,你还有十分钟时间。”

    沈湛一听见陆沉的名字就皱了皱眉,丧失了大半的理智也似乎稍稍回档一部分,顾不上害羞,跟着她的指令往洗漱间里走,“等我五分钟,马上好。”

    宋小蝉没说话,给自己倒了杯水,端着杯子慢悠悠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

    楼上楼下屋子构造一样,摆设倒是和她那里大相径庭。这里只有沈湛一个人住,这货好像还没从刚刚#果睡被抓包#或者#只穿胖次被妹子看见了怎么办在线等急#的情绪中摆脱,全然忘了掩饰一个单身男人住所的杂乱无章。她才走了几步,就发现了两双胡乱塞到角落的袜子和一条扔在外头皱巴巴的长裤。

    ……幸好没有其他可疑物体。

    她轻咳一声,完全没有做女友的自觉主动帮某人收拾房间。反倒是另一位当事人被冷水一泼忽然清醒,三步并作两步从洗漱间冲出来一看,恰好望见这一幕,刚刚凉水一扑短暂平复下来的滚烫瞬间重整旗鼓卷土重来,而且比刚才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连舌头都打结了:“我我我我你为什么我我……”

    说了半天词不成句,最后索性闭了嘴直接长腿一迈从她面前抢走揉成一团的衣物,抱在怀里就往回跑。晚一步都怕被追上咬一口,半天才顶着红成柿子的脸讪讪地走出来。

    沈湛的脸比刚才还要红上几分,宋小蝉都不好意思再刺激他。生怕这家伙回头气急了真的一撅蹄子炸了毛,于是放下玻璃杯一脸若无其事:“弄完了?那我们走吧。”

    “……哦。”

    他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刚才翘起来的那撮呆毛也耷拉下来,垂头丧气地跟在她身后出门。

    这一路都是步行,两人昨晚身份大逆转,此时一方老神在在一方被迷の羞恼冲昏了头脑,不免有些不前不后地沉默。

    周承宣早上打不通沈湛的电话才找了她,说完正事后交代她到了以后先在一楼吃个早餐再上去。

    宋小蝉昨天掰手腕太多现在稍微有点饿,正低头惦记着待会的早餐,忽然觉着左方有人不知有意无意地碰了碰自己的胳膊。

    她起初瞥了一眼,见他也垂着头看路,以为是自己错觉就没有在意,没想到过了不到两秒,又传来那种被触碰的感觉。宋小蝉顿时眉毛一皱眼神一扫,对方睁着一双看似清冷的眼睛立刻悄无声息地软掉了:“……我我平时不会那么睡昨天太累了。”

    “……”

    沈湛看着的确有点没睡醒的样子,望过来的眸子都有点水汪汪的卖萌样。她在短暂羞射以后就把那段记忆自动隐藏,听见这话反应很平静,他便有点受打击,抿着唇顿了半秒,又绷着高岭之花的模样急慌慌地补上一句:“……我平时房间也不乱,今天是例外。”

    “哦。”宋小蝉眨了眨眼睛,看他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迟疑着又加了一句,“那下次不乱的时候你再叫我去参观一次?”

    心塞的沈湛:“……qaq”

    他的眉头皱得死死的,一面低落一面又别扭地不想让她发现自己在低落。高冷气场端不起来,反而让人觉得如果他有尾巴的话,估计这会儿早就耷拉下来了,可怜巴巴地缩成一团不动了。

    刚认识他的时候觉得这个家伙酷炫狂霸拽,高冷又臭屁,相处时间越久他对她表现出的喜欢越多,感觉就越发不一样。

    他不是对别人不好,他是只对一个人好。就好像怕生的小刺猬只有在最熟悉的人面前才会露出肚皮,她也渐渐发现他只对自己一个人表露出的柔软。从前觉得自己不知道还会喜欢上什么样的人,但总之不可能喜欢上这样一个人,现在却觉得——

    她退后一步,自然而然地牵住了身旁那只还在失落的大型犬。后者浑身一震,瞬间点亮的眸子好像焰火炸开般炫得人眼花。

    ……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她没有回头没有停下脚步,可不知怎么也跟着弯了唇角:“那我看完以后如果还是嫌弃你,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前一秒还在乐滋滋晕乎乎的家伙立刻跳脚:“……当然不行!”

    “那你会不会因为我嫌弃你就彻底失去信心?”

    傻乎乎的大型犬:“当然不会!”

    “那不就行了。”

    宋小蝉瞥了他一眼,“既然你不让退货,我也不想退货,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

    他思维断线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有哪里不对,宋小蝉也不提醒,唇边带笑慢条斯理牵着他继续往前走。

    以前觉得两个人哪哪都不适合,现在觉得两个人哪哪都很适合。毕竟这个人这么呆这么傻,即使虎着脸也是纸老虎的虎,偏偏他又长着一张不太安全的脸。如果没有她在身边看着,总有一天会左脚右脚把自己绊摔跤。这样一想,就觉得两个人非常契合。

    如同她以前读过,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半圆在等着你,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和你刚刚好。遇上他以后,就算在主色调灰暗的末世里,也能把日常过成傻白甜。

    嗯,傻白甜也挺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