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喜欢你
    在宋小蝉的心里, 沈湛是只弱鸡弱鸡弱鸡,几乎已经是守恒不变定理——

    可她从没想过这家伙也会有这么二话不说挡在她身前, 男子汉气概……或者男友力爆棚的一天。

    ……就连一旁的周承宣的眼里都多了几分不可思议。

    *

    这幅画面视觉上其实十分养眼。一方五官清俊眉目清冷, 一方线条粗犷轮廓深邃, 两人落差明显,反而吸引眼球。

    陆沉的小臂肌肉结实, 肤色偏小麦色。沈湛把袖子一挽, 露出来的胳膊虽然白皙,但竟然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鸡流……只是未免有些太过好看了。

    宋小蝉发觉身后赵正军等人的眼珠子一下黏在他手上扯不开,立马有些不喜, 身形一动便似乎不自知地挡住他们的目光。后者原想瞪眼, 迎上她的目光后回忆起刚才的掰手腕事件, 气势不由弱了下来。哼了哼才不甘不愿调整位置, 眼中的垂涎之色总算收敛不少。

    沈湛专注在眼前的僵局中没有发觉她的异样,倒是周承宣似笑非笑瞥过来一眼。她立刻有些不知哪来的心虚,缩了缩脖子色厉内荏地反瞪一眼,后者才笑眯眯地收回目光。

    “他性子急, 看大家玩了这么久手痒,所以有点冲动。要是哪里冒犯了陆先生, 我先替他打个招呼, 几位别介意。”

    周承宣笑了一下,边说边看她, “之前是小姑娘就算了, 现在换你替她上, 别掰不过就在她面前耍横,回头又要自讨苦吃。”

    “……”

    他绷着唇角表情高冷,却忍不住偷偷瞄了她一眼。目光对触立马扭头,半天才想起别别扭扭地哼了声补救,一副不想理你的样子。

    陆沉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也是微微一笑,却没有说话,把手往桌上一架:“开始吧。”

    宋小蝉不由跟着紧张起来。

    这两人从前渊源颇深,眼神对碰时颇有几分金戈铁马旗鼓相当的感觉。沈湛平日里在她面前总像只软乎乎没气场的纸老虎,此刻面对面无表情锋利若刀的陆沉却毫不相让。

    明明只是普通的掰手腕,他们却如同赌上了什么大事。一人唇角微弯一人神情冷淡,手刚那么一放,她都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尽管脸色有点不好看,眉头微皱着,沈湛也没像其他人想的那样三秒之内败下阵来。两人进入僵持状态,除了笑得云淡风轻事不关己般的周承宣以外,包括一直拿眼瞪她却没有实际举措的宋向晚,屋内大多数人都盯着这一幕屏住了呼吸。

    j市和h市之间一直各有矛盾,虽然迫于局势暂时服软,但包括赵正军等人在内都觉得他们迟早有天会推翻现在的局面占据主权。宋小蝉之前不经意举动带来的蝴蝶效应,使得这样一场普通的掰手腕也多了几分关乎颜面地位的意思,于是两方人才不由自主地暗中较起劲来。

    赵正军甚至还私下跟他旁边的人比划了两下,似乎想做点什么小动作。她目光一动,还没来得及提醒周承宣注意,人群突然哗然一声——

    胜负已分。

    *

    末世以后天气格外无常,但常常也能看见从前不会有的景色。

    比如这般又圆又大,月色皎洁如水的圆月。

    太过明亮的月光盖过了星辰的光芒,水银似的泻了一地。人踩在上头,影子一撞,恍惚仿佛踏碎了一般。宋小蝉踩着这样的月光走了一段,也沉默了一段。直到不远处依稀可以看出楼房的轮廓,落后她两步的人才好似按捺不住一般,伸手拽住了她的衣袖。

    她回头睨了一眼,对方立刻抿紧唇做出一副无辜样子,手上半点没有放松,看前后都没有别人,半天憋出一句:“你是不是生气了?”

    “……”

    刚才这家伙不负众望地输了。就说嘛平时都不运动连跑个路都能平地摔的家伙,即使今天破天荒男友力满槽,怎么可能一瞬间逆袭陆沉那种肌肉男呢……只是他看起来的确很在意她的想法,才会走了这么久都憋不住,用这张和动作毫不相符的脸问她这样的话。

    宋小蝉想了想,没有更正他的说法,反过来问:“你为什么会觉得我生气了?”

    一路上都有些忐忑的蠢货一呆,一时间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两个眉毛在月光下皱得像个小疙瘩,半天才绷着脸别别扭扭地说:“……因为我输了。”

    她原本边走边和他说话,此时盯着对方紧攥自己衣袖的手指想了想,忽然停下脚步,“那你觉得如果是,结果会变么?”

    无法忽视对方的武力值加成,沈湛盯着她看了两秒果然沉默。宋小蝉笑了一下。

    “所以啊,连你都知道的事其他人当然也知道啦。既然众所周知是我动动手指就能赢的家伙,我干嘛要去在意这么一点小事?而且你赢了是惊喜不赢也没关系嘛,反正就算你没赢,他自己也不敢来挑衅我啊。”

    “……”

    虽然道理是这样,但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qaq

    所以这个真的是安慰么……qaqqq

    沈湛不久前才被打击一次,一路上都垂头丧气妹砸会不会嫌弃自己了,此时见她这么爽快反而有点跟不上节奏。闻言傻乎乎地“哦”了一声,走出去几步才想起来不对。

    只是脸一侧瞥见旁边比自己矮了一个头,却蕴含着大大大大的力量的妹砸,还有她和初见时无二,月光一般虽然不够温暖但柔软的目光,想说的话不由自主咽回肚子里,扯住她衣袖的手也悄悄悄悄往下移了一段。

    ——而她很是自然,并没有避开。

    手指头碰上形状相同的一段暖意,对方没挣脱也没瞪他,简直是意料之外没有想到的场景。他一呆,瞬时好像偷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连自己也没发觉,边走边对着月亮傻笑起来。

    掰手腕失败的丢脸啊挫败啊,生怕被嫌弃的自厌啊紧张啊,觉得自己一事无成什么都做不好的自卑啊纠结啊,因为那个人而回忆和产生的负面情绪啊,所有所有一瞬间都被治愈了。

    只剩下热乎乎的情绪烫着胸口。好像又饿又冷的时候喝了一杯暖和的热巧克力,只要有她在,只要有她站在自己身边,其他人怎么看全都没有关系,无所谓。

    他忽然拽着她的胳膊停在那里,黑色的影子落在他身后,一字一句煞有介事地把那句话又说了一遍:“我喜欢你。”

    那双眸子盛着一片月光,里头的星子漾着漾着便像要漏出来般。他的脸上似乎一瞬间便洗去紧张胆怯,她一回头就迎着他坦荡自若毫不退缩的目光,感觉心口被什么微微一烫。默了两秒,就势停在那里看他:“我知道啊。”

    “……”

    她的神情自然平静,沈湛一时间不晓得是自己表达的意思不对,还是她的理解不对。他有点捉鸡,无奈脸上表现不出来,只能略睁大眼用面瘫脸语气捉鸡地对她强调:“是真的很喜欢你!”

    “我知道啊,你说过的。”

    ……啊啊不对她都没有脸红!

    全世界都鸡都被他捉了!心急的沈湛恨不得捉着她的肩膀摇一摇:“……不对你这个表情明明是不造!qaq”

    宋小蝉有点嫌弃他了:“你说那么多遍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你到底想干啥啊?”

    “……”

    嗷嗷嗷!

    被她一岔忽然想起关键问题,他抿着唇(自以为)严肃冷静地思考了一秒,(自认为)没有脸红而是沉稳地望着她微微仰起的脸,(看起来)很是自然毫无局促,小心翼翼地问她:“……那那你都没有什么想法么?”

    不该有的磕巴破坏了该有的气氛。

    沈湛懊恼地皱了皱眉。

    可她的表情比他还要坦然自若。就连听见这句话,都很是无辜地抬眼反问他,眸子里盛着他的影子,小小的一个,却看得分明:“啊?我应该有什么想法么?”

    “……”为什么没有怎么可以没有!!!他问不出口,如同不小心咬到舌头却面对大餐般苦恼又纠结,眉毛皱了半天才慢吞吞挤出一句,“真的没有么……”

    发愁的样子意外地可爱,让人想拍拍他头上的呆毛,捏捏他的脸。

    宋小蝉觉得这个家伙又蠢又迟钝。他都忘了自己的手还握在她的手上。他什么时候还见过她这样从容地让别人做出这种动作?她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身体的反应比大脑还要直接。早在他第一次牵过来却没拒绝的时候,她便已经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接受了这个家伙的靠近。

    ……有点无奈,但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她也不觉得这个现在看起来呆呆的家伙有什么讨厌的地方。

    不管心里想了什么,表面上宋小蝉依旧笑得很自然:“你希望我有什么想法么?”

    “……”

    在这种事上总是一根筋的家伙闻言又被问住了,半天才恢复了平时的模样。梗着脖子似模似样地哼了一声,居高临下高冷无比地瞥她,死鸭子嘴硬:“我才没有。”

    说完以后拉着她继续往前。走了几步不知道这叫欲盖弥彰,扭头又补一句:“一丁点也没有。”

    宋小蝉点头,笑容自如,“我知道啊,我也没乱想。”

    想哭的沈湛:“……”qaq

    他都说这么明显了为什么没有嘛!!

    为什么没有嘛他明明哪里都挺好!!!

    一路心塞的逗比牵着妹子的手回了家。到家也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所以为什么没有嘛!!

    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