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酸酸哒
    吃过饭后, 周承宣就一个人先回了办公室。这段时间附近南方那一带有两个幸存市有点蠢蠢欲动,外头的天气又越来越冷冻死了不少人。再加上只剩一个多月就过年了, 不断有人从全国各地过来汇报情况全年总结等等, 比如今天h市来的这帮人。除此之外他还得派人负责发放物资这方面的事, 的确忙得有些脚不沾地。

    他平时一日三餐都有些不定时,除了吃饭更加看不见人。沈湛习惯了这个状态也没问他下午去干啥, 看他走了就坐在一旁等她吃完, 随后才一起往外走。

    这会儿正是饭点,食堂里来回的人很多,依旧有不少人投来意义未明的目光。他们或是对这里挤眉弄眼, 或是缩在一角窃窃私语, 只是宋小蝉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好奇地回视。

    即使看见不远处和钟诗柔站在一起, 眉头微蹙担忧又复杂地望着她, 似乎鼓足勇气想来把她叫走的苏正言时,她也只是淡淡地回视一眼,便如同什么也没看见般直接略过他往前走了。

    ——苏正言的表情便很是有些微妙。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出了食堂。沈湛的脚步很快,仿佛压根没发觉身后怪异的气氛。他们三个平时吃饭都在二楼人少的小包间, 有周承宣在的场合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景,他先走以后才会像今天这样。

    沈湛本人自从那天把话明明白白对她说一次后, 就像是放下了一个大包袱, 面对其他人的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在乎。此时见她紧赶慢赶地追上来,也只是放缓脚步难得严肃地叮嘱她几句:“这几天可能会稍微累点儿, 那边基地里有几个人脑子不太正常总爱找茬, 你小心点别吃闷亏。”

    顿了一秒, 又补充说:“那些人欺软怕硬,可能会找到你头上,到时有什么事你先找我和周承宣,来不及就直接动手。能动手尽量别吵吵,直接打趴下他们就不敢闹腾了。你现在负责保护我,有什么事我担着,周承宣不说话,他们不敢找我麻烦。”

    说起正事来,他语气认真神色端凝,看着还挺像模像样。她明白他是提前给自己打预防针,告诉她别紧张。不过他估计忘了自己曾经被她扛着跑飞这种光辉历史。

    宋小蝉摸了摸鼻子也没戳人家伤疤,点点头应下,表示自己绝对会牢记“只打不说一击脱离”八字箴言。沈湛难得看她在他面前乖得像只小绵羊,眸光一闪,瞬间有些忘了自己的高冷面瘫人设,唇边也受宠若惊得意忘形地翘了一下——旁边有两个边走边偷看的汉子立马跟着红了脸。

    其实要不是他本身身份特殊,再加上又有陈年“黑历史”跟逆天异能加料,受欢迎程度估计不比末世前那些大明星差。单看脸,这货的颜值简直傲视群雄碾压全基地,迄今为止她再没见过第二个像他这样男女通吃老少皆宜的。就连看多了的宋小蝉被他这么瞥着莞尔一笑都忍不住心尖一颤,更不要说其他人。

    那两枚汗砸闹了个大红脸,也忘了自己脸红的对象是谁,推推搡搡地走了,临走前还不忘看他一眼。沈湛虽然神色不动,眼眸里却显见有些厌烦这种表现,还没完全笑起来便冷了脸,脚下的步伐一时更快了。

    逗比呆蠢容易脸红爱炸毛这些属性只有特定人物特定场景才会触发,正常情况下他给人的感觉依旧是高冷面瘫酷炫狂霸拽,习惯这种选择性纸老虎设定居然觉得很带感。现在两个人关系正常了,宋小蝉对朋友一向容忍度高,他笑着笑着突然面色一冷转身就走,她也不会觉得他是喜怒莫测变化无常又对自己生气,很是淡定地迈着两条小短腿继续在后头追。

    ——她倒觉得,他每回不小心又“迁怒”了她以后,私下独处时眼神闪烁耳根微红纠结又矛盾,反复斟酌绞尽脑汁想着怎么道歉,这种表现才更奇怪。

    之前那台手机被劫匪摸走了,回基地后周承宣又给了他一个。这种特制机除了接听电话收发短信就是块砖头,他给沈湛也是怕他哪天发病没人看着跑出去又没影。偏偏这东西在外头卖得老贵老贵,宋小蝉乍一看那个眼睛里就全是“钱钱钱”,弄得他为了刷好感差点把自己的硬塞给她。

    沈湛原本打算先跟宋小蝉去一趟办公楼和其他接待的人回合,结果走到一半周承宣来了个电话让他直接去门口。h市那帮人居然提前了一个钟头过来,说是车马上就到了,他只好折身往大门那边赶。

    后面的妹砸跟在后面也没什么怨言,又安静又乖,看着心里就舒服。沈湛不禁为自己的审美洋洋得意起来,末了又想起许多别的事情。

    他平时在基地没有一个固定的位置,一般人不敢叫他做事也不敢接近他,他也不放在心上。平时除了帮着周承宣看看文件吐吐槽,或者去后头种植园浇水喂鸡,干的最多的就是接待。

    其他基地的人不敢惹他,他通常又把自己气场放很强,做这种事可以说是得心应手。只是后来遇上几个蛇精病,连这个都不想干了,想干脆做只会浇水的米虫。

    当年中二期沈湛还曾经希望做个有目标有理想有追求的救世主,后来异能多了这么个后遗症,又出了那么件事,曾经的豪言壮志早就没了踪影。那次以后他有好长一段日子都是混吃等死,没人惹他也没人敢接近他。他饿不死,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

    要不是周承宣回来得早,又以雷霆手段迅速上位收拢掌握了基地大部分的权利,说不定他早就躺在某个街角里领了便当,哪有现在这个除了点小病活蹦乱跳的他。

    沈湛对于别人在他面前的情绪变化很敏感,也是因为那段黑历史,他对任何对自己露出垂涎神色的人都非常厌恶。当初在车上第一次见宋小蝉时会注意她,就是因为整车人只有她一个人看了他一眼后就回了头。他原本猜测对方是不是欲擒故纵,后来嫌旁边的人老挤自己不舒服,换了座位后故意试探,得到对方意料之中预料之外的嫌弃眼神后,越发觉得又吃惊又好奇。

    至于之后发生的事情,倒也的确是个意外,不过他现在十分庆幸能有这样的意外。毕竟如果当时是他一个人被抓下车,或是他们中途没有遇见这种事,平平安安地到了j市,他们俩也不会认识。

    他乱七八糟七七八八想了一大堆,回忆起当时那一幕幕怎么想都觉得“美好又甜蜜”的画面,心里顿时热乎乎的一片好像喝了一大口蜂蜜,唇边就有些不自知地勾了起来。

    沈湛本身肤色如玉五官清俊,身上自有一种睥睨高冷如高岭之花般的气场,宋小蝉第一次见时也把他误认为什么自大狂妄讨人厌的家伙。此时忽然画风一变不止嘴唇带了抹笑意,眼波里还漾着一汪又清又暖的泉水。整个人瞬间脱胎换骨春暖花开,看得人目不转睛心脏狂跳。

    她落后他落后几步,起先没有发觉。直到他脚步快得有点跟不上,她抬起脸想拽他胳膊让他走慢点,没想到刚一抬头就迎上无数内容各异如狼似虎的眼神。

    那些人或惊艳或爱慕或其他,全都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前面那个蠢货——目标人物却还始终一脸蠢笑毫无知觉,她眉毛一皱,不知怎么就有点不爽。

    本来挺好的心情,突然就糟糕起来,跟喝完酸奶发现过了期一样。她一伸胳膊抓住他的手,沈湛侧过来看她的脸上还留着没融融的笑意。那目光一瞄雪都要捂化了,宋小蝉被烫得浑身一麻还是不高兴,瞥了他一眼语气有点凶:“你走那么快干嘛,没看我都跟不上了!”

    傻大个还留在刚才甜蜜的记忆里回不过神,压根没注意现在在哪里。一回头看见她的脸,虽然凶巴巴的,可他似乎都忘了这里并不只有他们两个,看她的表情有点傻乎乎的,只差没把呆毛也摇两下:“我忘了……”

    还笑!笑这么蠢!别人都看见了!

    她盯着面前这个家伙又憋屈又矛盾,有种一拳头打在水里溅了自己一脸的感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憋了一秒干脆直接说:“你不会也忘了我们要去哪里吧?地方都到了,你还拼命往前走做什么?”

    “……”

    沈湛一呆,这才发觉不对。看见后头那群全都望着这里的人时,他脸上的笑容立马收起来,脸色也难看许多。回头再看她时,眼神居然有点小委屈。

    好像比她还要不开心被那么多人看到了。

    宋小蝉呆了一秒,一瞬间差点撸撸袖子真的冲上去把那群眼睛黏在他身上的家伙全都揍一顿,好让他们忘了刚才的事——可她热血还没上头呢,那边就有个人比她动作更快,跟个小炮弹似的直接冲到两人面前。手指一抬戳在她鼻子前面颐指气使气势汹汹地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跟沈大哥在一起!你们俩什么关系!为什么那么亲近?你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我喜欢的人都要来抢!你不要妄想了!沈大哥是我一个人的!没有人可以抢走他!!”

    面无表情的沈湛:“……”

    一脸无辜的宋小蝉:“……”

    难怪周承宣刚才吃饭的时候极力怂恿沈湛过来,之前还问她想不想知道那一家子的消息……原来都在这等着呢。

    她松开抓在沈湛胳膊上的手,瞥了眼对方嚣张的表情,也是有点无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