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哟哟哟
    宋小蝉一直很好奇那些人那么对待他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就算来基地后遇见的事不提, 她至少还碰上了两到三次他被人绑架跟踪的情况。她承认这个家伙的脸是长得不错,在这个男女比例日渐悬殊, 打光棍和搅基人数急速上升的时候, 沈湛这张脸的确会给人带来很多麻烦——但这并不能解释所有的事情。

    况且她之前在z市的时候从没听说过周承宣身边有这么一个认识多年感情深厚的好朋友。如果沈湛真是出一次门就被人抓一次绑一次, 难道这年头走在街上的除了他连个女的都没了?那些人饥渴到宁愿放着好好软软的妹子,性向一致地看见他就想抓回去搅基?

    尾音在空气里散了很久, 周承宣却一直没给出答案。

    他的脸色很奇异, 不是说不出口,只是复杂,还有些矛盾。眸色明明澄净得像一面湖, 看着她的眼神却很微妙, 又说不出是哪里奇怪。

    周承宣沉默了那么久久还在犹豫, 宋小蝉没他沉得住气, 耐心地等了又等,到底憋不下去。嘴唇一动差点主动投降放弃这个问题,他却抿了抿唇,轻轻皱起了眉:“……抱歉, 如果是几天前,我可以马上回答。但现在, 我想这个答案还是由他亲自告诉你会更好。”

    “……”

    虽然是拒绝, 可这种回答反而她之前想过的。她有种意料之中也是预料之外的心情,一口气提了太久, 到他开口时反而心口一松, 慢慢地呼了出来, 神色却很平静,“我明白了。”

    两个人真正认识的时间其实不算很长,但就是有种天生的默契,有时甚至不需要言语就能理解对方心里的想法。老搭档这种表情究竟是不愿意告诉她,还是不愿意由他来说,这种事情她当然分得清楚。

    短暂的停顿后,她立刻一副自己刚才什么都没问的表情,换了个话题半真半假地鄙视他:“你也真是够了,连搞对象这种事都要骗我。还做出一副那么深情款款又有难言之隐的样子,弄得我差点以为我能跟你做了那么多年搭档,理由就是因为你跟我性向一致。”

    他自然顺理成章接着她的话头说了下去,刚才绷紧的脊背也放松下来,往后一靠,黑亮的眸子斜睨着她,一脸无辜地笑:“我从来都没这么说过,是你自己误会的嘛。”

    这货五官斯文俊秀,身材也修长高挑,一双腿摆在那儿,她恨不得截断给自己接上。更不要说他笑起来尤其温和好看。暖心起来是春日暖阳融融一片,灿烂起来是夏日阳光明媚耀眼无法直视。

    之前两个人出任务,他不知道凭着这张脸骗了多少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宋小蝉自然不会中招,一翻白眼糊了他一巴掌:“别闹了好么,明明是你一直在给我暗示。我还一直没来得及问你呢,你当时怎么一声不吭跑了,宋向晚呢?她不是跟着你一起走了么,你给她弄哪去了?”

    周承宣被她揭穿也不在乎,一只手托着下巴,眨着漂亮的凤眼持续对她散发男性魅力,“她跟着我走了么?我不太清楚,好像是跟了一段,后来看上个更好的跟着走了吧。当时我忙着回来接手基地啊。你说本来是个被赶出去的无名小卒,连姓都逼着改了,谁知道后来命那么好,一个个兄弟争权斗势内斗外斗地把自己斗没了。老头子一数,发现这一代里外一算加上我就两个了。另外那个又不成器,所以急急忙忙抓我回来捡便宜接烂摊子。你说我运气好不好?”

    ……所以他就顺水推舟捡了个最强基地有实权的boss位置玩儿?

    被噎得心塞的宋小蝉简直不想理他了。

    偏偏他还凑表脸地继续求安慰,卖完萌又在那儿装好人问宋家那群人的事情他知道了,要不要帮她找找宋向晚的下落,帮他们一家人团聚巴拉巴拉。

    当初两人凑做堆假订婚,比她小半岁的堂妹宋向晚抢她东西抢习惯了,一眼就看上了自己的准姐夫,应嚷嚷着她这是真爱要她把周承宣让给他,挖墙脚挖得不亦乐乎。

    宋家人虽然迫于她的武力威胁经济援助表面上没有支持,实际上也顺水推舟没有阻拦。她姐当时还明里暗里地说她太小气,跟宋向晚这么个孩子还计较那么多。

    周承宣当时本来订婚就是为了避难,危机过了顺水推舟就让她解除了,宋向晚却以为自己成功上位,毫不羞耻地跑到她面前炫耀“他喜欢的是我,我才是最喜欢他的”,“他喜欢我我喜欢他,我们俩之间,有你什么事”。来回说了好几次,这话他自己也知道。

    后来他突然消失,宋向晚立刻觉得自己丢了脸,二话不说也追着跑了。过了大半个月才托人报消息说自己现在挺好,让宋小蝉她大伯一家也跟着过去,之后一家子就没了消息。

    宋文斌他们还以为亲哥一家都遇难了,又心痛又气愤,觉得要不是她把周承宣领回家来,哪有现在这些事。横看竖看都是她这个扫把星的错,如果不是她那时把着家里经济大权又有武力优势,早被赶了出去。

    他这么问绝壁是有消息,估计他一开始就不放心,早早找了人把那一家子看好了免得跳出来找他麻烦。宋小蝉见状也不着急问,反倒是听着外头走廊上好像有声音,不知道是谁过来了还是怎么。

    她进来时没锁门,现在正和周承宣两人排排坐窝在沙发上。这会儿知道他和沈湛不是那种关系,这幅模样要被外人看见肯定会误会。她回了一句“你爱说不说我又不好奇”,边说边想往边上挪挪,赶他回书桌后面去。

    这货明明也注意到外头的动静了,结果他不但不往后退,反而继续朝她这边逼过来,脸上还带着温文尔雅的笑:“你真的一点也不想知道她现在找上了谁?她现在混得还挺不错的,你不好奇?”

    “……一点也不。你离那么近干啥小心我揍你啊!”

    一个神色紧张地往后退,一个往前笑眯眯地倾身,这姿势谁看心里都要咯噔一下想绝壁有奸情。她明知道这家伙恶趣味上来跟黄果树大瀑布似的哗啦一下堵都堵不住,实际上压根不会对她做什么。无奈这个姿势不好使劲,他还假装羞涩地飞了个眼神瞥她:“你那么紧张干嘛,我有不会对你做什么。”

    “那你倒是起开啊!!”

    她好容易一只手撑住身体,另一只手推着他肩膀要把人弄走,这货立马笑眯眯地顺势将手盖在她手背上。那感觉就跟网恋谈了半天发现对方是自己班主任一样,宋小蝉一身鸡皮疙瘩竖起来人都要炸了!房门就在此时顺势一开,门外那个家伙没看清屋内状况,一边叨叨一边抬脚就迈了进来:“都是你的错,那女的又找我了!你说我到底要怎——”

    ……然后没有然后了。

    对上她眼神那刻,他瞬间好像咬到自己舌头一般,眼睛睁得不能更大。那表情活似生吞一只鸡蛋,活生生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僵在门口半步都走不动。

    “……”外人眼中正伸出一只手摸周承宣胸肌,还被他按着“用力摸”的宋小蝉顿了半秒,也跟着沉默了。

    沙发上两个人和门口那个人三双眼睛大眼瞪小眼,五秒钟后,她一巴掌直接把周承宣拍出半米远:“卖队友都卖我身上来了,你行啊你!周承宣你给我等着,千万别有落到我手上的一天,我恁不死你!”

    不作不死的周承宣瘫在沙发上半天直不起腰,她都看得出他眼里带着笑,脸上却一副紧张的样子糊弄门边的傻大个,急忙地冲她解释:“我就是没坐稳,不是成心的……诶,你别走啊,沈湛快帮我追上去解释,刚刚真的是个误会。”

    “……”傻大个不晓得是被刚才那一幕弄懵了,还是被醋冲晕了头,在宋小蝉头也不回走出去后,居然也冲躺在那里自作自受的好基友狠狠瞪了一眼,连句安慰的话都不给,一转身便追了过去,一下没了踪影。

    “为了撮合你们我都豁出老脸了,居然连门都不给我带一下的啊……”

    他望着洞开的大门,自个儿在闷痛的腰上揉了几把,结果倒吸一口凉气。脸上带着笑,念了几遍“下手挺重啊”,一个人坐了半天,笑容便渐渐地散了。

    只有他知道沈湛这一路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所以,他也是最希望好基友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的那个人。

    没有之一。

    他望了眼书桌后的那个抽屉,顺势往后一仰直接躺在沙发扶手上,闭上眼,半响,才舒出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