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作死啊
    吃饭的地方在基地食堂,沈湛先带她去办了张工作卡。那里的工作人员对他们毕恭毕敬,只是除了必要的台词,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多说。而且办完事以后立刻抢先走人,似乎半点不想和面前这个“最接近boss的男人”接触太多的样子。

    虽然有些奇怪,但看沈湛一副早就习惯习以为常的模样,宋小蝉也没多想,拿着手上的卡宝贝地看了好几眼才收进口袋。

    以后她就凭这张卡出入这里。虽然权限级别比较低,不过基本活动没有限制。她还记着之前自己来j市要办的那件事,这样一来,应该也轻松不少。

    办完以后刚好十二点,一个上午跑了这么多地方发生这么多事,她也有点饿了,跟在沈湛旁边往食堂走。

    基地食堂是大锅饭,因为是内部消费,价格不算很贵,味道还行。起码能吃个七分饱,她上次来j市时吃过一次。一路上收获诸般注目礼,不过很少有人过来打招呼。宋小蝉神情自然镇定自若,沈湛依旧一张面瘫脸,两人畅通无阻地到了食堂,刚一进门,坐在大厅里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的人们就像同时被人摁了暂停,忽然都停下来看他。

    起初是一个人不说话,其他人回头瞟了一眼,不知怎么争先恐后地沉默了。

    宋小蝉一愣,顺着他们的眼神望了眼身旁那货——尽管他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她却感觉他在那一瞬间忽然打心眼里不高兴起来。也不知是因为被这么多人看,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们在门口站定没再往前,这里已经可以看见打饭窗口上挂着的小黑板,上面写着“今日已售完”。饭卖光了,这一程显然无功而返。沈湛在原地站了片刻,眉头微微一蹙,二话不说地转身往回走。

    她立刻转身跟上。走之前不经意扫了一圈其他人的表现,随着他们离开的动作,原本沉默的人群一瞬间恢复了喧闹。嘻嘻哈哈说说笑笑,热闹得不得了。

    只差没把“就是故意针对你”这句话挂在脸上,直接说出来了。

    这种表现和她想象中的大相径庭。沈湛的态度虽然看起来有些高冷自大,但也算不上特别让人讨厌。这一幕好似令她回忆起高中女生集体针对事件,宋小蝉不由有些诧异。抬眼望向前方那个一言不发朝前走的男人时,尽管他的身材高大并不瘦弱,只是这种与所有人背道而驰的背影,莫名其妙让她有种,他现在心里一定有些失落的感觉。

    或许比失落更多。

    ——就像比起初来乍到的她,他一定比她更清楚,自己被不讨人喜欢,或者针对冷漠这件事。

    这种情况倒的确是她之前从未想过的。

    两个人面向正午的阳光一前一后地闷头走,如同在竞走般速度飞快。阳光虽然明亮,却一点都不温暖。末世后的天气曾经很是诡异过一段时间,那时有不少人因为骤起骤落的天气冻死或是晒死,这两年才渐渐正常起来。与此相比,冬日里也仍旧时时伴随在旁的阳光也变得不那么稀奇罕见了。

    沈湛脚步太快,她这次吸取教训紧跟在后。尽管不至于跟不上,但走的时间一长,未免也有些纠结。

    此刻她可以拍着胸脯说他肯定是不高兴了,不然怎么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眼看两人都快到大门出基地了,他还是一直不说话,宋小蝉抿抿唇,忍不住开口叫他:“你要出去?”

    见她停住脚不动,沈湛这才回过头看她。

    他本身个子就高,这样逆着光站在那里,她根本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情绪。然而沉默片刻后,他居然连句解释也没有,看了她一眼后直接长腿一迈,朝着大门走了出去,瞬间不见踪影。

    ……这是什么意思?

    那双眸子又黑又沉,凝神望着谁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会被吸进去。她被看得一呆,错过了追上去的最好时机,一愣神的功夫他就消失在门外,连个影子都不见了。

    走得非常干脆果决。

    被扔下的宋小蝉皱了皱眉,面对他的不按常理出牌很是无奈。她在原地纠结了两秒,对方的心情明显不好,她不清楚这种情况下自己是去该搬救兵找周承宣,还是追上去继续冷脸贴热屁股。

    犹豫片刻刚要往前,转念一想忽然回忆起之前周承宣三番两次跟她交代的事,还有之前两人被抓时后的情形,她心口一跳,抬脚的动作变成了跑,再也顾不得其他,立马追了过去。

    大门外是一条直通向前的街道,没有转弯的可能。宋小蝉给大门处的登记人员留了句话,让他带给周承宣,然后然后才往外跑。

    沈湛在之前一路上表现都很正常,到达食堂前后开始变得奇怪。始终一句话不说而且态度微妙,和之前跟她一起抓起来时表现一样,宋小蝉怀疑他又变成第二重人格,开始无限求死状态。

    周承宣那时和她提过,他现在的程度不算严重,而且基地还有药物可以抑制,只有受到刺激或者不吃药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第二种人格。

    只是沈湛自己虽然也清楚他的状况,但平时并不重视,经常借故偷懒丢三落四不吃药。周承宣平时太忙没法时时刻刻盯着他,恰好宋小蝉出现,又是他能信任的对象,便理所当然地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她。另外给她的一百块工资里也有这方面的意思。

    宋小蝉当初听见时还有些感慨,她虽然没有告诉他沈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联系之前食堂里情形的宋小蝉自己脑补出一部年度大戏,对沈湛的怨念也淡了不少。可没想到上任第一天就遇上这种事,宋小蝉不想自己多出一桩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黑历史,更不希望对方出事,想到这里,她咬了咬牙跑得更快了。

    长街过去是一个分岔路口,跑到这里居然还没有他的踪影。左边通往商业街,右边是居民区,来往没有别人。宋小蝉略犹豫了半秒,没有多做考虑,脚下不停地向着其中一个方向直接冲了过去。

    跑了不多时,眼前果然出现沈湛的身影。她来不及庆幸自己和对方的心有灵犀——妈蛋那家伙正被几个人拖着往车上塞而且一点都不挣扎!

    ……妈蛋!果然又精分了!

    车边还站着好几个人,看人数自己单挑没有胜算,用脑子周承宣不在,她除了简单粗暴快刀斩乱麻没有任何别的策略,而且等她想出办法以后沈湛都已经被拖走跑老远了。

    宋小蝉眉头一皱还未决定,对方却已经发现了她。死磕没体力也没时间,她一咬牙下定决心,干脆向前猛然加速,跟颗炮弹似的直接冲了出去。

    她力气大,惯性作用效果更佳明显。一路冲过去像保龄球般先把人撞倒,撞不到的拿着他胳膊一甩借力直接往两边扔。冲到车门前沈湛已经只剩半条腿在外头,她无视车内阻力把人往外一拖抗在肩上扭头就跑。

    ……我惹!路人都惊呆了!

    一六零扛着一米八跑的画面不要太美!宋小蝉自己也是想醉。

    那些人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人多的优势压根没体现出来。等她肩上扛了个不住挣扎的傻大个速度明显降下来了,他们才反应过来死命追。

    她本身跑得不算特别快,就是耐力好,时不时还能给后头一点小障碍。只是平时虽然对沈湛这种体重压根不放在眼里,但也耐不住两人正在逃命而且他一直扭。

    妈哒!扭什么扭!他想被人抓去圈圈叉叉她还不想做赠品呢!她费了这么大劲过来救他又不是陪他扭一扭的!

    基地离这里不远胜利就在前方,偏偏后头的人追得越来越近而且他一直挣扎。宋小蝉逼急了直接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不耐烦地喊了一句:“扭什么扭!我还没嫌弃你马赛克硌我胸呢你扭毛啊!憋扭了!再扭我脱你裤子了!”

    “……”

    威胁过后果然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宋小蝉完全无视肩上那人受到惊吓的小心脏,心满意足地收手,专心闷头往前冲。

    不晓得这货到底多值钱,后头那群人居然对他们紧追不放,即使不远处已经快到有警卫的基地大楼也不退后。

    幸好这些人都没异能,宋小蝉一口气憋到现在,跑得腿都有点软了。两帮人跑到距离大楼三十米不到的地方,眼见那里终于发觉这边的动静有人过来,而且领头的居然是熟人,身后那群人速度也慢了,她才气一松,有种“我惹居然跑赢了”的心情。

    好容易跟大部队回合,后面的事都有人处理了。松气的后果就是直接把人从肩膀上扔了下来,自己也气息不匀一直粗喘。

    这种天气额头上都跑出汗了,看着再瘦一米八也是堆肉啊。宋小蝉一边抹汗一边发誓自己再也不做这种事了,扭头就看旁边那个明显还没恢复的家伙睁着双好看的眼睛,忽闪忽闪盯着她看了半天,然后才冒出这一路上说的第一句话——

    “你胸好平。硌得我好难受。”

    “……”

    ……妈哒今天弄不死他她跟他姓!!一只手成全你做公公啊妈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