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心动么
    看见这一幕后,外头那五个保镖似的高壮男人在她这么个一六零的矮豆丁面前,个个都像鹌鹑似的把头低得不能再低。他们一退,露出来后头那只穿得人模人样,下巴微扬一脸酷炫狂霸拽的家伙,宋小蝉觉着他简直从头发丝到脚指头尖上,都写着“弱鸡”两个字。

    她都有点怀疑自己之前是被什么糊住了眼睛,竟然会在初见面时认为这么一货气场很强很唬人。

    工作没找着还把店长打了,地上那只胖店主还在木头渣里扶着腰喊痛。他一边嗷嗷叫,一边还冲她一个劲翻白眼,叫嚣说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

    虽然店里头没有其他人,门外那六个看起来也没有打算帮他出头的打算,宋小蝉想了想,为了杜绝后患,她还是随手从废墟里捡了条床腿,往前走了几步,在对方挣扎之前一抬脚——直接踩上他肥壮的胸口,手里那段木头也顺势抵在他的那颗骤然加快砰砰直跳的心脏上。

    围观六人党:“……”咦这什么剧情?

    目瞪口呆的胖店主没想到还有这种神展开,在她的压制下像只青蛙般奋力挣扎了半天,宋小蝉全盘接收轻松碾压连个手指头都没动一下。

    那根木头虽然不够尖利,但戳在要命的地方一个手滑还是会死人的好么!店主简直要疯,刚才的嚣张模样一扫而空,躺在地上汗出如浆,却还强撑着结结巴巴地质问她:“……你你想干什么!我上头有人!惹了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哦,”她随口应了一声把脚收了回来,连床腿也顺势从他心口上移开。在对方松了口气正以为自己逃过一劫,要和刚才一样继续放狠话教训她时——宋小蝉忽然换了另一条腿,把哼哼哧哧惊魂未定刚要爬起来的店主重新一脚又踩下去,随即调整姿势,手腕一转往下一压,在包括店主在内其余七人卧了个大槽惊悚万分的注视中,将木头悬在他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马赛克位置上对准不动,眉头一挑目光专注,仿佛正在寻找从那里下手比较方便。

    围观六人党加店长内心集体尖叫:“……”救命这个不是妹子么这是什么鬼!!!

    一直看到底下那货汗流得像水一样,从狠话到求饶到狠话自行切换了一个来回,她才低下头朝着对方微微一笑,“既然这样,那我是不是应该做得更彻底一点,反正都要被找麻烦的,怎么着也不能吃亏,你说对吧?”

    语罢,她还抬眼扫了一圈门外那六个迟迟未走看热闹的人。

    ……瞬间虎躯一震菊花一紧,好似被人指着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不能描写部位,惊恐万分的人形沙包立马扔下自己一小时五十的工资捂着蛋跑了五个,只留下一个腿软到走不动的弱鸡,还在故作镇定一脸正直地望着她。

    实际上他心里正在想:现在跪下认错还来不来得及……

    挑衅了对方那么多次的他居然还没有shi一shi这真的是个奇迹吧绝壁是奇迹吧……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女人不对她肯定不是女人是个外星人……

    他明明是走高冷总裁风,结果活生生被逼成心理描写一直咆哮省略号的逗比x2……心好塞他果然不应该不听好基友的话带着保镖出来乱晃……乖乖在基地孵蛋卖萌老老实实做个机智的吉祥物就好了,所以说他到底为什么要出门……

    还有逃跑为什么不带他一个明明大家都是男的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他感觉自己腿都化了完全跑不掉惹,总之随便谁都好搭把手让他站起来好么,他赶脚女魔头下一步就要过来踩他蛋了妈蛋……qaqqqqq

    下意识想和逃跑的人形沙包一样做出捂住不能描写部位的动作,但是觉得好丢脸所以只能自动切换面瘫总裁模式。假装自己一点都没有紧张一点都没有出冷汗一点都没有想跪,沈湛把下巴翘得越发高并且扬起自己的傲娇脸。然后在不远处辣个女魔头恐吓完地上那只完全吓尿压根横不起来的家伙,转过身眼神犀利地朝着自己一步一步走来时,他身随心动不由自主地喊出了一句——

    “当我保镖吧一百块一小时……”

    一百块一小时诶……

    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面无表情的宋小蝉低下头想了想,抬头:“哦。”

    ……不对他才不要女魔头当他保镖他刚刚口误了嗷嗷嗷!!

    ……现在改口会不会被打死不会的吧好基友救命!!!

    *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永远无法打败。

    ……那就是自己的胃。

    就算看对方再不顺眼她也不会跟钱过不去,为了活下去她一定可以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保护好个分分钟想打死的弱鸡惹。

    大义凛然的宋小蝉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份工作干好干稳干回本。她收拾好自己这几天用的生活用品贴身衣物,拎着小包从楼上下来时,楼下的接待大厅里果然又重现了两天前的那一幕场景。

    出门前还对她嫌弃万分爱理不理,老板娘此时笑得一张脸褶子比菊花还多,追在她身边商量借人用一天给多少钱。

    人群中心那货被围得只能看见一撮不愿“泯然众人”的呆毛迎风招展,唯一不同那一天的是,它的主人是在被她盯了好几秒后,才带着满脸“女魔头好口怕qaq”的字样,不甘不愿地从人群正中间一步一步挪到她身边的。

    在宋小蝉看来这货现在浑身上下再也没有“蛇精病”“好想打脸”“弱鸡”“超没用”之类的标签,只有一个字——钱钱钱钱钱钱……

    所以对于对方绷着脸磨磨唧唧伐开心的表现,她也只是选择性无视地将之归作“出价太高自己后悔了”这类心情,无条件完全容忍。两人抛弃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老板娘,一前一后走出旅店后,她便站在台阶上,用一种自己看来十分陈恳对方眼中充满威胁的语气,无比严肃地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一百块包食宿是真的么?”

    说不说不!不不不!同样面无表情的沈湛:“……嗯。”

    ……说不出口杂么办!真的好怕女魔头突然动手毁掉自己下半身的幸福杂么办!!

    自己作死自己,面对对方专注的目光无语凝噎,心塞得不能呼吸却不敢拒绝。听见他的回答,她却十分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向他做出上岗前的保证:“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保护你。”

    想了想觉得这种保证好像不够有说服力,她又补了一句:“像你之前带的那几个,我以前可以一对十,现在只能一对五。不过没关系,一对五我也不会输,只要你能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被抓住就行了。”

    ……一个才到他胸口的软妹砸义正言辞地告诉他,之前那种身高一七五以上他精挑细选过的汉子她能一对五,一对五不会输而且他还不敢不相信啊混球!!连个妹砸都打不过,还被嫌弃智商的沈湛真心觉得心好累……

    他刚刚还在想如果回基地喊好基友找几个能打的跟女魔头打一架,能不能打输她然后给她“换”一个位置……最后的希望胎死腹中,之前被她吓跑的那几个一小时五十的傻大个现在都没回来。垂头丧气的沈湛努力把自己的下巴翘得更高,俯视着对方高贵冷艳地“嗯哼”了一声,默默地往领着她回老家。

    边走边想到时候要怎么给基友介绍他找了一个一小时一百块包食宿而且性别女的保镖,没错是保镖不是女朋友……扭头又想起自己连女魔头呸保镖的名字都是通过特殊渠道知道的。

    ……所以说对她而言,他连介绍名字的必要都没有么?

    救命他的心整个塞没边了!

    泪流满面的沈湛:“你叫什么名字?”

    落后他一步的女魔头瞟了他一眼,“工作时间是从我告诉你名字开始算起么?不需要试用期么?”

    当然不!工资辣么贵!他又不需要她全天候保护!!傲娇脸持续高贵冷艳:“……嗯。”

    女魔头立刻打了个响指,站在原地冲他伸出手,微微一笑:“那好。我是宋小蝉,z市人,准备以后在j市发展。以后你的安全就由我负责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哦。”

    她其实长得一点儿也不难看,有一双很适合笑的眼睛,眉眼弯弯像两只小月亮,笑起来时居然意外地好看。

    她的手好像和其他人的手也没什么不同,很小一只,软软的,握着很舒服。听过一遍的话再从她嘴里说出来时,回握住她的沈湛忽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好像过电一般,从指尖溅开一阵酥麻。

    ——什么情况?!

    她的手明明松得很快,刚碰上就松开了。他被电了那么一下,却好似喝多了葡萄汁浑身一麻,随即傻乎乎地沉浸在刚才那种被一个笑容戳麻的情绪里不能自拔,整个人有点发懵,又异样地心脏乱跳。

    砰砰砰。砰砰砰。

    沈湛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做贼似的捂住乱蹦的心口,晕晕乎乎地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心动?

    ……对一个战力值1000一对五都不会输的女魔头?

    这样的话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了,打架的时候他岂不是永远被家暴的一方……?

    ……我惹!这个画面是不是不太对啊救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