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嗷嗷嗷
    虽然义正言辞二话不说地拒绝了对方,宋小蝉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叫沈湛的家伙给的价格的确挺优惠。

    用包子的价格算,给他工作一小时可以买十个大肉包,三个小时足够一天食宿费,就算一天只干八小时,她都能攒下余钱干点别的。而且这份工作对她来说一点儿都不难,现阶段大多数异能者都变回普通人了,还留有异能的估摸只有五分之一。她力气大,就算碰上丧尸都不一定打不过,更不要说普通人。

    可她还是不想到他身边做保镖。

    这货看起来有钱有权有势大腿那么粗,她现在身边不说家人,连个熟悉的人都没有。要是他再在她放松警惕的时候蛇精病发作给她一刀,她估计就没那么好运能够躲过去了。

    道理她都清楚,只是任谁顶着老板娘那种跟抢了她孩子似的眼神,硬扛着找了两天工作都没着落,心里都会有点发虚。明明想得很清楚而且理直气壮,被盯久了还是忍不住深思自己是不是放过了一条很粗很厉害的大腿,恨不得马上随了老板娘的意思扑过去跪在人家面前求饶:大大再爱窝一次……

    ……呸!

    她才不会认输!

    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十分骨气的宋小蝉在老板娘阴森森的注视下昂首挺胸地走出旅店大门,刚一踏出去,立刻被扑面而来凉飕飕的冷风刮得一个趔趄,差点憋着气又躲回屋子里。

    后头正算账的老板娘把纸翻得哗哗响,见状马上跟着呵呵笑了两声。宋小蝉露在外头的脸颊被风吹得一阵生疼,也没吭声,继续闷头往前走。

    昨天忽然降温冷得要命,她穿着大羽绒服也不停拽衣领。身后如影随形的目光一消失,却不禁有点冒虚汗。

    沈湛不来了没人当招财猫,老板娘看她不爽,再加上她兜里没钱马上连饭都吃不上了,所以在老板娘面前她压根硬气不起来。

    宋小蝉拽了拽身上唯一剩下的这件羽绒服,庆幸她离开z市那天嫌这件衣服太大不好带,所以干脆穿在身上了。后来被劫匪绑走发生那么多事也没把它弄丢,只是几天没洗稍稍有点儿脏。

    脏就脏吧,总比没得穿要好。肉疼了一下自己被某人连累丢了的背包衣服和钱,她吸了吸略微发红的鼻子,一边注意旁边店铺的招聘信息,一边继续往前走。

    末世过后,虽然经过了这两年的休整,所有的产业仍旧可以用“百废待兴”四个字形容。在这年头找工作太难找了,五年前她才十七岁,好不容易两只脚跨过高考大关,分数都没出什么证件都没拿。正准备出分以后拎着包上大学,抬脚就碰见末世爆发被丧尸从学校里赶了出来,连个高中毕业证都没拿到。

    紧接着觉醒力量异能、觉醒冰系异能,一路单打独斗混进异能队。她从小白菜地里黄变成掌握经济大权却只知道赚不知道花的人人爱软包子,再到现在重新跌回地面,就算爆发一次扔下宋家那群人彻底跑路了,也依旧是个没文化没技术的半文盲。

    高考前学的东西基本上全废了,这年头谁要个会说英语会写作文会做题的废柴。就算她力气大一个顶三个,那些人也不想收个女的干活——麻烦事太多了。

    看了一路都没看见缺人的店,她打算今天去另外一条街碰碰运气。

    气温太低,街上人少,大都行色匆匆,也没几家店开着门。大部分人都已经习惯了天气的变化无常,前几天还是阳光灿烂气温宜人,此时便寒风呼啸冰凉刺骨。j市地处南方,冷是湿冷,宋小蝉运动多身体好,也有点儿受不了这种冒冷气似的感觉,更不要说其他人。

    她之前见过的那家包子店门口还站着的人寥寥无几,大多缩着身子躲在背风的角落瑟瑟发抖。j市基地有收容所给这些流浪的人提供容身之所,只是一天才发一顿,而且根本吃不饱,这些人都是想在这儿呆着碰碰运气,看有没有人会给他们一口吃的。她缩着脖子从边上经过时,就有人努力挪动着快要冻僵的身体从衣领里探出头来看她,眼神渴望至极。

    其中就有之前见过的那个瘦弱的小男孩。他一个人蜷缩在角落,身材瘦小,头发乱糟糟的,小手紧紧攥着身上的大衣,眼神显得十分警惕。看样子应该是孤儿,一个人能活到现在不容易。虽然衣服明显不合身,但至少能保暖,脸色也不算太差。

    小孩那种明亮渴望的目光很容易让人动容,宋小蝉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摸着口袋里剩下的一百多块,看了看旁边其他那些同样紧盯着她不放的人,到底没有上前,低下头加快步伐走得更快了。

    这种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她连自己都朝不保夕,过了今晚如果还没找到工作,下一顿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吃,实在没有多余的好心分给其他人。

    宋小蝉一个劲地说服自己不要回头,心里还是觉得特别不舒服。偶一张口吞了口冷风进肚子,喉咙都似乎被冰住了。她这几天把附近还在营业的街道逛遍了,那些人虽然很惊奇这种世道还有女人出来找活干,她的力气还那么大,却也没人收她干活。

    毕竟在这种女性跟男性比例悬殊的时候,接受一个女性店员就代表多了许多麻烦,需要面对来自客人的骚扰、店员之间因为性别产生的摩擦等等。除了旅店老板娘那种本身有钱有点小势力的人,其他人都不会自找不痛快。

    她连问几家都被拒了,有家店勉强同意先试用几天,可不仅工作量大,给的价钱也特别低,一天只能拿二十,还不包食宿。

    按这种算法她每天不吃不喝没地方住都活不下去。宋小蝉有些丧气,说了声抱歉正准备离开,男店主却趁着旁边没人忽然上前摸了一把她的手。

    他刚刚还表现得十分坚决说一不二,此时不止一个劲盯着她看,那张胖乎乎的脸上还笑眯眯的。他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扫了几圈,重点落在脖子以下,随即瞥着她,意味深长别有深意地说:“其实我这个人也没那么死板,要是你愿意的话……那这个价格还是有很大上升空间的呢!具体细节我们可以到里头慢慢谈,里面比外面暖和多了,而且也舒服……你看怎么样?”

    “……”

    宋小蝉好多年没见过在她面前这么嚣张的人,一时间有些神经断线。对方却以为她是默认,没留神就被他抓住了胳膊,笑嘻嘻地拽着往里走:“哎,小姑娘就是害羞……其实我跟你说啊,我这个店虽然小,平时也是很赚钱的,你要是以后跟了我,每顿都能吃上好的……”

    “……”

    好你妹哦!

    异能队的人被她打了个遍,她好久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吃她豆腐的人了。宋小蝉一时不怒反笑,身后隐约传来什么骚动,她没回头也没立即动手,反而乖乖地被他拉着往店内走了。等到对方领着她到了内间,换了张脸火急火燎地就要上来办正事时,她瞥了瞥左右的摆设,突然将手腕一翻,就着这个姿势直接把他送出去摔了个趔趄。

    店主身宽体胖体重两百以上,宋小蝉一六零看着丁点大的一个,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她一反手摔出去,趴在床边上捂着闷痛的肚子半天没回过神来,过了两秒才想起脸色一变气急败坏地冲过来抓她:“好啊居然敢跟我动手!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宋小蝉顺手把他扔出去第二回,一大坨肥肉踏踏实实砸在床板上,柔弱的木头床不堪重负虎躯一震,塌了。

    躺在废墟上的胖店主和随后赶到破门而入的几枚黑衣人:“……”

    这个画风不对!说好的软妹砸呢!骗人!!

    宋小蝉捏了捏拳头活动关节,看了眼躺在木头渣上哎呦哎哟半天爬不起来的男店主,又回头瞥了瞥那几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男人。后者立刻动作整齐集体后退三步,立马露出藏在他们背后下巴掉了一地努力想在她发现之前捡起来的某人。

    ……嗷嗷嗷!

    没想到傲娇脸会带着一伙人出现在这里,而且一脸儿砸被人偷了的表情生无可恋。宋小蝉皱起眉,瞟着门后那个还在硬撑的纸老虎,问道:“怎么又是你?”

    一脑袋汗连眼睛都不敢眨,在她的目光底下努力稳住不动的沈湛:“……路过。”

    她的目光从他身上轻轻扫过,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话:“路过啊?哦。”

    被对方盯得浑身发麻的沈湛:“……tut”

    这感觉好像过电根本停不下来……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是路过而已!!

    ……他本来是路过顺便想救一下她还个人情顺便出风头!可是这个妹子为何辣么凋!他忽然好想跪在她面前跪谢不杀之恩杂么办!!!

    #心好塞又被抓包,敌方妹砸武力值1000窝只有-10000,还有五个人形沙包已逃跑……现在杂么办!!在线等!有点急!!!q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