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是谁惹
    人是认识的人,事却不是她知道的事。

    表面上看这件事的确跟钟诗柔说的差不多,就连苏正言说的版本都是他“无意中路过没想到这么巧看见她被误抓于是虎口夺人不英雄救美”,只不过宋小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除开不可能会这么巧的心理外,还有时灵时不灵但总会在关键时刻救她一命的第六感不断嘀嘀嘀报警,让她莫名其妙就觉得自己不能接受这个理由。

    其实如果就这么接受好像问题也不大,毕竟她观察许久都没发现任何可疑物体和可疑人物在自己身边出现。宋小蝉甚至都在想到底是不是她自己脑洞开太大了才会发散联想弄这么多事。

    ……嗷嗷肯定不是那样!

    突然出现的苏正言就是那个她末世前暗恋过,很明显没追到手的男神。搞清楚这是一场误会以后,她原本打算早走早完事,没想到钟诗柔居然憋住心里那口闷气,带着一脸不能更假的笑容,和完全看不出她眼色,眼神复杂期待中带着愧疚的苏正言一起,一左一右硬拉着她跟他们共同的朋友吃了顿饭。

    这顿饭吃得飞沙走石腥风血雨,席间前者因为嫉妒不断朝她飞眼刀找借口敬酒,后者出于别的原因就不断给她添菜外加挡酒。

    苏正言他们那些朋友想来之前肯定以为他们俩会成一对。即使她压根没想也没打算跟苏正言凑做堆,面对横空出世横插一脚的宋小蝉他们各种不适应。虽然态度不算冷淡,却实在称不上热情。偶尔还会怪模怪样地帮着钟诗柔推波助澜地起哄,用开玩笑的口气或真或假地表示自己之前都以为苏正言和钟诗柔会在一起。

    整张桌子除了苏正言一个人是真心想跟她一起吃顿饭,其他人都是找个由头看看她到底有多大本事而已。她头回吃大餐吃到呼吸困难,席间几次想跳车逃生,无奈对方紧追不放逼太紧。

    好不容易吃完这顿,她完全不敢再面对苏正言期盼的小眼神,压根记不起自己当时是如何在这样温柔醉人的眸子注视下心动不已的。

    ……她被人瞪得完全动不起来了好不好。

    钟诗柔那种冷飕飕的目光像刀似的在她身上扎一遍又一遍,一直戳了整个中午,宋小蝉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滴血。她无法想象自己顶着这种尴尬局面迎难而上再跟对方多相处一秒,吃过饭后苏正言说要送她回去,她立刻义正言辞地拒绝。

    明明宋小蝉的态度非常坚定毫不退让,面前那个人却仿佛忽然想起从前有些人对他百依百顺,恨不得把他捧在掌心里顶礼膜拜的情形,目光里不由地便流露出几分黯然,神色也有几分怅惘:“抱歉,我知道我以前……”

    “诶,我就是没让你送我回去,你跟我道歉干啥?要是我刚才不让你请我吃这顿饭,你不会抱着我大腿泪奔吧男神大大?”

    她语气轻松还带着几分调侃,从神态到动作都十分自然。连之前压箱底怀旧风的“男神大大”都喊出来了,苏正言果不其然无法就着她的话头继续追忆往昔,望着她的眸子里却依旧有些惆怅和失落。

    钟诗柔等人见他们二人间气氛微妙,纷纷围过来打圆场。这个说着“你喝醉了”把人拉走,那个开玩笑分散她的注意力,几句俏皮话把刚才残留的气氛彻底打散。宋小蝉也趁势道了别,捂着消化不良的胃一个人回了旅店。

    走出好一段距离还能依稀听见身后有人低声叫她的名字。明明说得那么轻声音那么小,她却还是能在第一时间回忆起那个人说话时的语气,和他脸上可能出现的神情。

    不管一个人在末世摸爬滚打了多久,有些人撞到眼前勾起某些回忆时,还是有些难以释怀。心情复杂的宋小蝉摸了摸依旧持续稳定的心跳,深呼吸一口气,走得一步比一步快,愣是没有回头。

    ……

    虽然这年头开旅店的跟开小吃店一样,都有点“上头有人”的意思,可毕竟是开店的,都怕遇上后头更硬的硬茬偷鸡不成蚀把米。住店的旅客也怕老板卷了钱不认人,所以现在的旅店都是按天结算。她跟这个老板娘比较熟,之前没退房,这会儿又付了一天的房钱上楼倒头就睡。

    宋小蝉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除非特殊情况否则倒下就不会醒。这一觉从三点睡到将近六点,一直睡到浑身酸痛,肚子准时准点又饿了,她看着墙上的钟感觉自己再这么躺下去就爬不起来了,才眯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套毛衣穿外套。

    六点钟正好是饭点,宋小蝉洗了把脸又精神起来。重新梳好头发穿好衣服,刚准备穿了鞋下楼觅食,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略耳熟的脚步声,咚咚咚上了楼,停在她房门口。旅店老板娘身材圆润,不知楼梯踩得噔噔响,敲门的动作也显得特别有劲。而且没等她应声,她便在外头用一种发现了大新闻般的口气兴奋地喊:“宋小姐,你醒了没有?有个男的在楼下等你,长得特别帅!等了你很久了!”

    ……长得特别帅的男的在等她而且等很久了?

    她在这一带没有熟人,难道又是苏正言?

    宋小蝉一愣,弯腰的动作一顿,老板娘在外头催得又急又激动,她连忙应了一声“我马上过来”,低头穿好鞋,快步走去开门。

    门一开老板娘就在外头搓手,整张脸上仿佛都因为那个不知名帅哥的到来焕发了生机精神充沛,话多得停不下来边走边跟她八卦:“哎哟你总算醒了啊宋小姐!你不知道,那个男的四点钟就来了!我四点钟来喊你你睡着了没理我,我下去跟那男的一说,结果他说没关系他在那里等着你醒。你不知道我这个小店平时来的客人就那么多,他往大厅一坐,喔唷我这两个钟头就来了好几拨妹崽过来说要住店!宋小姐那个男的是你男朋友不?是的话你可一定要帮我!把他拖在这里多留几个钟头,最好多留几天!我房租直接给你免一天!免……免两天!不然三天都行!!”

    “……”

    宋小蝉一句话都接不上,老板娘一个人就说得鸡冻万分,兴头上恨不得一拍大腿跟她表达自己的鸡冻之情。两人沿着楼梯下了三楼,从宋小蝉这个角度看着,她唾沫星子跟花洒似的喷了一路。见自己说完以后她没有任何反应,老板娘还十分不高兴地瞥了她一眼,“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的性子你还不放心么?我说免了那就绝对是免了!要是你觉得亏了,我们还可以再商量,不过他这个来多了没新鲜感,吸引力也没那么大,所以我最多只能给你宽——”

    说到这里,老板娘一咬牙,悄悄望了望周围没有别人,胖胖的脸上明显犹豫了一瞬,足足思考两秒才下定决心,紧盯着她比了个手势,看表情心痛得简直像在割肉,“……就这么多!再多也没得加了!你看怎么样?”

    “……七天?”

    妈个鸡七天的住宿费有几百块了好伐所以到底是谁那么值钱……满脑子浆糊的宋小蝉看着对方强压激动的脸,只能语气复杂地挤出这两个字。结果老板娘误把她的表情看成是不满意,肉痛的表情瞬间变成愤怒,褶子深厚的双眼皮一秒钟变单眼皮,几乎拍着大腿跳起来:“七天还不够啊!宋小姐我们认识这么久的老熟人了你不能这么杀我价呀!好歹认识这么久了我出价一向很厚道,从来没坑过你是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一楼。这所小旅馆店面不大,位置也比较偏僻,平时客流量不算很大,宋小蝉也是看在这里干净整洁而且价钱不贵的份上才来的。结果今天好似撞了邪,下楼一看不止她,连老板娘自个儿都惊了一惊。不止接待大厅里竟然挤满了人,店外也有人看这里人多挤过来看热闹。

    人一多,提包入住的人也多了起来。前台两个小哥忙得十二月都出了一头汗,此时一见老板娘下来,立刻哭丧着脸求助:“老板娘!忽然来了好多人,忙不过来了怎么办……”

    老板娘哪里还有工夫管她,整个人眉开眼笑春光灿烂简直笑灰起,一人脑门排了一巴掌叉腰教训:“……这么好的日子垂头丧气做什么!一个两个给我卯足了气招待客人!不然小心老娘炒你们鱿鱼!宋小姐我们刚才说的那件事好商量哈……就算包吃都可以!我先去帮忙,总而言之你一定要把他留下来!我们一切好说!!!”

    “……”

    等等她还不知道是谁来找她的啊……

    她眼睁睁看着对方投入到客流大潮中,像朵花似的在人群中转圈十分自如。宋小蝉揉了揉发涨的眉间,一时间也有点情绪复杂。

    大厅最中间挤了一群人,她看不见最里头的到底是谁。电视产业还没能在这样的时候重新发展起来,明星电视剧这类曾经触手可及的事物对于现在的人们又重新遥远起来。并且因为此时某些人的男女皆宜,外貌美好的人物通常能够收获比末世前还要热烈的追捧和垂涎。

    不得不说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把别人带过来晃几次就能包食宿之类的的确很吸引人。宋小蝉不打算回到z市面对那群所谓的家人,她在这里没工作没住所,不管到底要不要继续探索那张纸条上的秘密,都需要先找到一份工作。

    不过苏正言那张标准男神脸的确很赞,但也不至于引起这么大的骚动吧?

    人太多挤不进去,她站在外头傻看了半天,肚子咕咕叫了两声,想说干脆去弄点吃的等那里结束再说。结果那边不知是看见她了还是怎么,人群忽然朝外散开,仿佛摩西分海般从中间让出一条路,紧接着便有一个熟悉的身影,眉头微蹙目光落在她身上,仿佛等太久有点不不爽,直接朝她走了过来——

    “……”蛇精病啊!

    食宿全免立马扔脑后,一眼看清对方相貌的宋小蝉扭头就走。

    摆好架势正准备华丽出场的某人:“……”

    这个剧本不对!说好的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呢!

    ……所以看见他就跑到底是几个意思啊妈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