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信
    “什么是奥运会?”庄伯庸明天要去参加一场现场路演,但是事实上她连那是为了什么而开的表演。

    “恩,我想想,应该是指1894年法国人主张复兴的古希腊运动会的名称吧。大姐,你问这个干什么?”庄叔颐也只是知道大概会在冬天和夏天举行。

    “那你知道刘长春吗?”庄伯庸一边翻着资料,一边压腿热身。

    “是那个在14届华北运动会上打破三个全国记录的短跑飞人吧。”庄叔颐记得那是民国十八年的事情,足足登了好几天的头版头条,几乎每一张报纸上都刊登着这条消息。“对了,我记得好像在上海举办了欢送会。说是他要去参加洛杉矶奥运会。”

    “是的。那就是说他是一个跑得很快的人,去国外为国争光了。那我得好好准备一下。”庄伯庸一听,眼睛立即亮了起来,十分兴奋地原地跳了起来,做了个高难度的后空翻。

    “大姐,小心,小心,后面是桌子。花瓶要倒了!”庄叔颐紧张地大叫起来。

    庄伯庸四平八稳地站在桌子上,抱着那摇摇欲坠的花瓶,笑道。“放心吧,才一个,我可是……”

    “一口气连做三十八个后空翻的人呢。”庄叔颐见她没事,立刻放松下来,抢了她的话。“我还记得,把阿爹吓坏了。”

    “是啊。然后阿娘还笑话他,胆子比兔子小。”两姐妹立即相视一笑。

    快乐似乎总也不够,老叫那无所谓的哀愁占据了眉间半寸位置。老北平的日子虽然还是像从前一样的过,但是总还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的。光绪年那败家老娘们修了个万寿园子,后来连整个大清都丢了。到如今,咱们老百姓不还是好好的吗?”胡同里年纪最大的刘老爷子捧着自己的鼻烟壶,美美地吸了一口。“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抵是年纪大了,见识多吧。庄叔颐这般年纪的人怎么也是无法习惯这种事情的。难道看着那群敌人打到自家门口了,才算是大事吗?

    “别管那些了。说说你自己吧,丫头,你怎么还没有孩子啊?”家长里短里,必定少不了这个话题。

    庄叔颐很是圆滑地打了个岔将事情转开来了,然后趁着众人没想起来,便悄悄溜走了。她一边迈进家门,一边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平坦的小腹。

    是啊,都已经快两年了。她怎么还没有孩子呢?

    如果有一个像阿年的小孩子一定很有趣。大大的眼睛,乌黑的头发,脸颊和肚子都是鼓鼓的,说起话来两个字两个字往外冒,那一定可爱极了。

    “但如果是个女孩,我们得叫他什么名字呢?”庄叔颐不知不觉已经想得太远了。连男孩子的名字都已经取好了,要叫“胜利”。

    虽然还没有到来,但是她已经预料到他一定会来的。

    “也叫‘胜利’。但是你给别人的名字起得这么快,说好给我起个字号的,这都几年了。”扬波故意装作吃醋的样子转移了话题。

    庄叔颐果然上当,亲亲热热地搂住扬波的脖子,吻了又吻,撒娇道。“阿年,好阿年,我当然有在努力啊,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一个配得上,我的举世无双的阿年的啊。”

    “说得真好听啊。”扬波得逞地一笑,然后将一颗奶糖塞进了她的嘴里。

    庄叔颐很快就忘了这个插曲。就像是她说的,这世上实在是找不出一个字,足够配得上她那无所不能的阿年。就像世界上没有任何的词语可以形容她对他的那份爱。

    “郑太太,有你的信。”院子外的信差大喊了一声,就轻车熟路地将那厚厚一打的信件塞进了大门外的信箱里。这条胡同里大抵只有这家人的邮箱用处最大吧。

    庄叔颐欢呼着去翻找她的信箱了。说来还真是不敢相信,居然没有人给阿年写信。也许她可以做第一个。庄叔颐抱着那一大堆的信件,想着这美妙的事情,不由地笑了起来。

    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庄叔颐敢肯定。

    “榴榴,你在笑什么?”扬波想着是不是信件太多会拿不过来,想出来帮忙,结果便看见自家的小姑娘笑得像只偷了油的小老鼠,很是狡猾的模样。

    “不告诉你。”果然是只狡猾的小老鼠。

    扬波伸出手去刮了刮她的鼻子。

    庄叔颐立刻笑着反抗。“不许刮我的鼻子。你和大姐一个习惯,要是我鼻子变塌了,一定都要乖你们俩个。”

    扬波笑着反驳。“那我的原因一定比较小,毕竟能徒手碎石头的人不是我。”

    “哈哈哈……你居然敢打趣大姐,你完了。”庄叔颐欢快地跳进书房,回过头来冲他喊。“快去替我倒凉茶和点心,否则我就告诉大姐。”

    “好好好。”扬波无奈地叹了口气,望见庄叔颐进书房拆信,便径直往厨房去了。他将放凉了的金银花茶倒进一个玻璃小壶里,再去橱柜里寻找榴榴最喜欢的豌豆黄。

    北平城的豌豆黄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但是呢,今天扬波准备的豌豆黄可不大一样了。准确的说也不是豌豆黄,应该叫绿豆黄。这东西整个北平大抵也没有多少卖的,而东安市场靠庆林春茶庄老杜算是头一份。

    三伏天里容易中暑,庄叔颐又参加了不少学校里夏天的课程。扬波怕她不舒服,特意大早上去老杜那里买回这绿豆黄。颜色是绿茵茵的,看着便叫人觉得凉快,去暑解毒之外,那滋味也是不可多见的。叫人回味无穷。

    自打庄叔颐吃过一回,便心心念念了不知多久。这回她该高兴了。扬波刚将那绿豆黄放进盘子里,便听见一声巨响,然后是如同那一日一般地疯狂地叫喊。

    “啊————!”

    扬波扔下东西,便飞速地往书房跑。他不得不庆幸,自从那一日起,他就将所有的易碎品都收起来了,连容易碰撞的桌角都好好地用棉布包起来了。

    但是当他进去以后,那场景依然叫他心惊胆战。“榴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