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花样年华
    庄叔颐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成真了。从她第一次听到大学开始向女子敞开怀抱之际,她就不知多少次梦见自己坐在曾经只有男人才能到达的教室里。

    在永宁时,祖父、父亲、长辈们不断地叹息中,庄叔颐不知道听到过多少次“你要是男子就好了。”仿佛那一层性别的皮囊阻碍了非常重要的东西一般。

    庄叔颐从未觉得她与哥哥之间有什么不同。他们都有两个耳朵,一双眼睛,一个鼻子,长着人的模样,哥哥甚至没有她跑得快呢。

    直到她发现,女子所不能抵达的那些边际。大姐曾经的死讯,给过她当头一棒。不管在她眼里有多么伟大,多么厉害的大姐,在世俗里仍然只是个女人,一个必须在婆家的磋磨之下讨生活的女人。

    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庄叔颐几乎要心灰意冷了。如果连大姐这样强大的人都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么她不断地努力,不断地挣扎,又有什么意义呢。

    终究不过是一场空虚的梦。

    “榴榴?”扬波轻轻地抚摸怀中激动不已的庄叔颐,半天没有听见她的声音,这才出声唤她。

    庄叔颐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挣脱出来。那些过往的遗憾、无奈,如今变成为了这份欣喜之中最叫人痛快的地方。

    她做到了,千百年不曾被打破的界限。她像个男子,不,比一般的男子更为厉害。不是人人都能考入大学的呢。

    “阿年,我真的要去上大学了。这不是梦吧!”庄叔颐拼命地尖叫起来,排山倒海一般的快乐向她扑来,她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紧紧地抱住了扬波。“天哪,天哪,天哪!”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我的女大学生。你做到了当初说的一半。”扬波笑着搂住她,又有些担心她会不会把自己的喉咙给喊破了。反正他的耳朵都快被这尖叫声给震聋了。

    “什么一半?”庄叔颐已经喊得有些缺氧,脑子晕乎乎的。

    扬波看她那满脸的潮红,戳了一下她的酒窝,笑道。“你不是放话说,要做女校长的吗?现在可不是一半。”

    “对哦,对哦。”庄叔颐已经喊累了,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他的手掌上,轻轻地松了口气。“现在才是开始呢。”

    她的人生,她新的人生现在才要开始呢。

    世界仿佛都在绽放着喜悦的烟火。和庄叔颐一样兴奋的,除了扬波,还有一个庄伯庸。这一回,真是谁也别想阻止这对疯狂的姐妹了。

    庄伯庸那是整整雇了一队的锣鼓队、舞龙舞狮子的,甚至还有踩高跷,表演杂技的,从街头走到巷尾,到处散糖果、红鸡蛋什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名鼎鼎的庄蝶小姐要结婚了。

    若是庄叔颐还清醒,她必定是头一个拉住大姐的。干这么高调的事情,实在是叫她打从心底感到害臊。但是呢,自从那张薄薄的纸张被扬波念过之后,便是滴酒不沾,庄叔颐也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她甚至加入了那游行的表演队伍,欢快地跟着起哄笑闹,像极了一个疯丫头。她真是高兴坏了。

    好不容易得了空闲,出军营来找庄伯庸的郝博文正巧便遇上了这一幕,他目瞪口呆地拉了扬波问道。“她们家还有第三个妹妹吗?怎么和你家的庄叔颐长得这么像?”

    扬波翻了个白眼。“没有。还有快松手。我要跟不上了。”

    虽说扬波没有庄叔颐玩得那么疯,但是他还是要好好地跟着自家的太太,在这吵杂的人群里护住她才行。否则,这一转眼,人就得没了。

    郝博文只好松开手,然后跟着上去,他硬着头皮问庄叔颐。“恩,你大姐在哪里?”

    “呸,滚。”庄叔颐就算已经高兴得忘乎所以,在这等原则上的事情还是保持理智的。像他这种流氓无赖,想娶她大姐,做梦!

    “庄叔颐你别……算了,我自己找吧。”郝博文的脾气在遇上庄叔颐之后,大抵便是如撞南墙,再不想回头也得回头了。他可惹不起她。

    庄叔颐不肯了,她一把拉住郝博文。“不许去。你这无赖,不许纠缠我大姐。否则我非打得你满地找牙不可。”

    “那你打吧。就算一颗牙也没有,我也是要去找你大姐的。”郝博文坚定地回答。

    庄叔颐就不信这个邪了。她还真就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那郝博文居然真的就不躲也不反击,任她打,打完才问道。“这样行了吗?我能去找你大姐了吗?”

    庄叔颐见他不还手,当然不好意思再打他。这样欺负人,要是被大姐知道了,她非得抄《弟子规》不可。而且她也确实对此起了好奇心。

    “郝博文,我问你啊,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我大姐啊?你喜欢她哪里啊?”

    庄叔颐觉得她大姐当然是无可挑剔,人人爱大姐那是常态,但是呢像郝博文这样的大少爷脾气竟然为了她大姐都不在乎她动手打他了,这便有些奇怪了吧。

    “不为什么,她哪里都很好。我哪里都喜欢。”郝博文揉了揉自己的脸。这臭丫头动手的力道还是那么大,不知道破相了没有。他还要去见庄小姐呢。

    “虽然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想问。好了好了,就问最后一个问题,然后我告诉你我大姐在哪里,行不行?”庄叔颐一旦起了好奇心,那是谁也拦不住的。

    “你问吧。”郝博文被她看得不知道怎么地竟然有些紧张。大抵是因为现在庄叔颐的身份不是曾被他害惨了的前未婚妻,而是追求对象的小妹妹吧。

    如果真的娶了庄小姐,这臭丫头就是他的小姨子了。救命!

    “你第一面注意到我大姐是什么样的情形?”庄叔颐两只眼睛锃亮,眨巴眨巴地瞪着他。这总有点端倪吧。

    郝博文听了这个问题,立刻陷入的沉思,久久没有回答,然后竟然羞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你、你、你小孩子不、不要问这么多。我、我先走了。”

    说完他便落荒而逃。

    庄叔颐愣了片刻,然后反应过来,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从没有见过一个大男人脸红成这样的,实在是太好笑了。”

    这其中必是一个极好的故事,一个可以嘲笑郝博文的好故事。她可得想办法知道了。

    扬波扶额。这丫头又起了八卦的心思。这下,那郝博文算是栽惨了。

    庄叔颐正挽着扬波笑个不停,路边突然有人蹿出来,欣喜地喊了她一句。“榴榴?真是你。”

    庄叔颐脸上的微笑立即便崩坍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