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得偿所愿
    “这个好,太太,这个送长辈最实在。别的派不上用场,这核桃用场可大了去了。这个可是今年最好的品种,包您满意的。”守在篮筐旁边的小学徒,那是连串的话说下来,一口大气也不喘的。

    庄叔颐犹豫了半天,却还是蹲下来,仔仔细细地挑选了两个纹路大小一模一样的核桃,花掉了一半自己暑期教学生涯赚来的工资。

    她将两个核桃看了半天,揣进了怀里,心里却不知想着什么。也许什么也没想。她自欺欺人地安慰道。不过是随便买买,好玩罢了。

    骗谁呢?像她这样的年纪好玩新奇的事情多了去,怎么会像个上年纪的老人家一般好这一口呢。这必定是她下意识地想起了大姐所说的那句话。

    “十月……快到了。”

    庄叔颐总觉得自己怀里揣着的不是两颗核桃,而是两颗火球,烫得她胸口炽热。她好像做贼一般溜进了家门,将那核桃如烫手山芋一般藏进了柜子的最里面。

    她也不知自己怎么鬼迷心窍地花了钱。但是叫她此时去正视自己的愿望,那也是不可能的。她的心里,还装着那孩子脾气,不肯轻易低头的自己呢。

    大姐应当是告诉他们自己还活着的消息了吧。

    可是已经过了这么久,她连赵珍妮的信件都收到了七八封,却连一封……也没有收到。庄叔颐觉得自己像被两个人拽住了手,拼命地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拉扯,直像是要被这矛盾所撕裂一般。

    庄叔颐在这边自顾自地矛盾。还有人也是为了她而发愁。

    “论分数,她是不够格的。”

    “啧,什么时候以分数论才华了。她这样的人都不能进的话,那些个就更没资格进了。”

    “她不过是文笔好那么一点。这样的人,学校里一抓一大把。破格叫她做过暑期的讲师,已经够了。”

    “是啊。她不过是文笔好一点,比别人博学一点,比别人脚踏实地一点,比别人思维更新奇一点,比别人更自由开放一点……”

    “照孟真这么说,我们不录取她,是叫明珠蒙尘咯。”

    “正是如此。”

    但是这一番决定庄叔颐今后命运的争论此时还到不了庄叔颐这里。她此刻发愁的不过是自己又做下的一两件傻事罢了。

    “这个不好吃啊。”庄叔颐浑浑噩噩地进了堂屋,闻见一股奇异的香味,这味道她在邻居家也闻到过,只是当时不好细问,如今自然便遵循本能去寻找了。

    结果找到了一个长得圆不溜秋,橙黄色,表皮光滑的果子。庄叔颐起先拿去洗了洗便想用刀子切开。结果使了半天的劲,将那砧板都快切开了,都没能动这果子丝毫。

    扬波上完课回来,就看见自家的傻子姑娘在切那海棠,哭笑不得地阻止了她。“你若是馋了,我买了白海棠。这海棠木瓜是闻香味使的,不能吃。”

    “啊。哦。”庄叔颐悻悻然地放下那把巨大的菜刀,有些可惜地又打量了几眼那海棠木瓜。“真不能吃的啊。”

    扬波知道她这是犯了馋劲,便无可奈何地先去切了花红一般大的白海棠,再来切这不能吃的海棠木瓜,然后递给她一块指甲那么大的小碎片,道。“你想尝尝就尝尝吧。我把漱口的水放在这里了,这边的白海棠才是吃的。”

    他话还没讲完,庄叔颐便将那不能吃的塞进嘴里尝味道了。她就是一旦起了心思,若不是真的吃到苦头,那是绝不肯回头的。

    这下好了。她整张脸都被酸涩成了一团,可怜巴巴地掉了两滴眼泪。“好难吃。”

    “我说过了呀。这不是吃的。这下你知道了吧。快漱漱口,这边的保准甜。”扬波来北平久了,说起话来不知不觉也带了些北边的口音。

    庄叔颐本是皱着眉头哭呢,被他这口音逗笑起来。“阿年,你和门口卖冰糖葫芦的说话一个味儿了。”

    “你还说我呢。”扬波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

    比起他来,有的人还能一下子学会人家外国人说话的口音呢,连本地人都分不出真假来。庄叔颐不由地笑起来。她说话怎么也这个味道呀,都被北平人带偏了。

    “对了,你的信,我放在书桌上了。”现在给他们这片送信的信差都已经认得他家的门了,天天那一叠一叠的信件,快赶上邮局了。

    庄叔颐欢快地捧着甜蜜蜜的白海棠,跑去书房,打算一边读信一边吃呢。扬波看她那蹦蹦跳跳的模样,直叹道,真是长不大的小姑娘。但是有他在,这样就好了,由着她做这一辈子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吧。

    “啊,是清子的信。”庄叔颐拆开来,里面又掉出了不少的干制鲜花书签,可怜可爱极了。“这真漂亮。”

    欣赏完书签,庄叔颐开始读信。她和清子两个人虽然远隔千里路,但是就像是王勃的那句诗所说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两个人的关系比在永宁日日见面时不知还要好上多少倍。

    这大抵要归功于清子对于中国文化的崇拜,和庄叔颐对那日扬波为了救自己而曾伤害她所抱有的歉意。

    当两个志趣相投又相互迁就的人靠近时,便会越发地被彼此吸引。庄叔颐和清子也是如此。

    有些话,庄叔颐也许不好对大姐,对阿年,连远在天边的赵珍妮都不能说的话,对着信那头,属于另一个国家的清子,她却能没有负担地说出来。清子大抵也是这样的。

    清子在信中写道。“我真希望我能够永远生活在这里。这片广袤的大地上不知容纳了多少的民族和文化,希望也可以容纳下我这样的大和姑娘。”

    庄叔颐回信是。“民国是中国人的民国,也是世界的民国。这里永远欢迎那些热爱中国的人们。”

    而这一天庄叔颐给她的信件只怕还是要多一件喜事了。

    “恭喜你,榴榴,得偿所愿了。”扬波拿着录取通知书,任由她欢呼雀跃地从院子的这头跳到那一头,再从那一头如同一颗炮弹一般冲进自己的怀里。

    “啊啊啊啊!我要去上大学了!啊啊啊啊!”由不得庄叔颐不兴奋,她可是期盼了不知多少年,才将这张薄薄的纸盼来呢。

    这可不知是意味着她将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也意味着她过去所有的努力被人肯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