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蝉不知雪
    庄叔颐短暂的教学任务在夏天结束之前便圆满完成了。在此期间,她得到了国立北平图书馆的借书权,旁听课的权利,还有不少听说她要离开校园的学生们的眼泪。

    “舒老师,你真的不能再来了吗?”一个多愁善感的少女哭得满脸泪,揪着她的袖子不肯放。

    “也不是。如果我今年考得上的话,我就来吧。”庄叔颐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连你们还不如呢,我都没考上。你们真是太厉害了。”

    众人皆是震惊。“老师,你考不上一定是哪里不对劲。”

    因为不管他们是用历史、文学、建筑、语言……甚至是数学上的问题来询问她,都能得到一个可以被教授认可的答案。若是她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却不能和他们进入同样的大学。这大抵便是某种不公平了。

    庄叔颐摇头否决了他们的猜测。“不是的。你们问的又不是正经的学术问题。只是我会的比较杂,你们说的我多少都能插上话,才给了你们这样的错觉罢了。”

    若是她真的是因为遭遇了不公平才没考上的大学,阿年一定头一个便掀了校长的桌子。但是事实证明,不过是中国人才济济,她这样的无名小卒实在是数不胜数罢了。

    但这应该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毕竟这也证明了,她的国家绝不会亚于任何别的自以为是的地方。

    “好了,别哭了。我就住在猫耳胡同,你们总不至于还不知道怎么去吧。”庄叔颐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继续说道。“就算不知道,总还是可以问吧。我就不信在北平里,你们还能找不到路。这就让我质疑你们的水平啦。”

    “老师~”众学生皆是哭笑不得。虽说老师和他们的年纪差不多,但也就是这样的时候,才看得出来她那没长大的孩子脾气。

    “别送了,外头热呢。等下次我来,请你们吃饭吧。别拉我袖子啦,要是你们师丈看到了,非得吃醋不可。”庄叔颐笑着轻推了他们一把,挥手道别。

    但是走出去没有多远,庄叔颐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肩膀一下便塌下去了,抑郁地长叹一口气。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庄叔颐想的还是,若是她也能去上大学就好了。

    大学当然不是不能上的。在最好的学府面前,庄叔颐也许是不够资格的。但是以她的水平考一两个大学应当也是绰绰有余了。特别是北平还有着不少的“救命大学”。

    这绰号听起来够奇怪吧。其实也是委实救了不少,千里迢迢来北平赴考,最后一个瓜也摘不到的那些倒霉学生。

    这种学校自备着教授,学生来,才上课;不来,也绝不会被记上一个旷课。是以不仅轻松自在,还有着不少的受众。

    庄叔颐当然不至于沦落到那种地步。就是她只有这样的水准,大抵也是绝不肯这么晃晃度日,自欺欺人的。毕竟,她就是扬波口中自尊心高过头顶的那种傻子。

    “那是当然。我妹妹可是当过教授的人呢。”庄伯庸很有自信。在她看来之前没考上也绝不是自家人的错。“况且今年不是还没出结果嘛,不要太担心了。你一定可以的。”

    庄叔颐吐了吐舌头。“这夏天都快过完了。我看是没结果了。还有大姐你出去可别乱说啊。那不是教授,不过是暑期约的讲师罢了。”

    庄伯庸不关注这方面的事情,自然不懂得其中的差别。但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打从心底为妹妹感到自豪。“我不管。反正我妹妹是最棒的,最好的。谁瞧不上你,是他们没眼光。”

    站在一旁负责泡茶的扬波在内心不由地感慨。他算是清楚榴榴那丝毫不讲道理地夸耀手法是从哪里继承来的了。真是亲姐妹!

    “不,我大姐才是最棒的。对了,大姐,你新拍的戏什么时候上映啊?”庄叔颐一边啃着一块井水冰透的西瓜,一边问道。

    八月份正是吃西瓜的季节。虽然北平的水果样样都好吃,但是在这艳阳似火的盛夏还是西瓜最好了。满街都是挑着担子,推着独轮车的卖瓜小贩,在胡同里悠长地吆喝着。

    别的东西或者还有人买不起,舍不得买。可这西瓜不同,一两个大子便能捧回一个老大的翠绿的西瓜。且正是时节,那瓜蒂上还带着一两片水灵灵的叶子呢。

    买回西瓜来,自然是要先忍一忍满腔的唾沫,放进井里吊上一会儿,冰透了再拿出来切开。翠绿的瓜皮之下是红如宝石一般耀眼的瓜瓤,那汁水满溢,顺着刀子便流下来了。

    拿起一块来,一口咬下去,真是透心凉。酷暑严夏里抱着半颗坐在树荫底下拿勺子舀着吃,那叫一个爽快。这大抵便是天堂也比不过的人间极致的享受。

    本来还在闲聊的几人,一看庄叔颐那吃瓜的架势,立刻也顾不上回答捧上一块一口接一口地吃起来。这时候谁说话,谁就是傻子。

    “榴榴,十月就要到了。”吃得通体舒畅了,庄伯庸这才停下来,继续刚才的话题。“十月是……”

    “啊,我想起来了,我和人家约好去王府井的。大姐,你慢慢坐啊,我晚上就回来了。”庄叔颐却是连她的话也不肯听完,便落荒而逃了。

    因为十月是她们父母的生日。

    说来也是巧,庄叔颐和庄伯庸的阿爹庄世侨和阿娘柳椒瑛是同一天出生的。过生辰的时候,不少人说笑,他们俩该是前世定下的因缘。

    在永宁时,庄叔颐不知道要花多少心思,年年不同地准备礼物给父母祝寿。往往提前半年便与扬波两个人开始是讨论了。因为她很希望看到,他们得到礼物时高兴的笑脸。

    孩子大抵都是打从心底爱他们的父母。因为那是他们出生于世的起始,也是他们存活于世的根本。

    然而却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会爱他们的孩子,或者说爱他们所有的孩子。时人好多子多福,是以家家户户都养着一群的孩子。当孩子多了的时候,无可避免便有的偏爱些。

    人心本来就是偏的啊。

    但是作为没有被偏爱的那个孩子来说,父母对兄弟姐妹的疼爱,便越发会激起他们心里的那层黑暗吧。哪怕再装作熟视无睹,也总会有时候发自心底地质问。

    为什么不是我呢?

    在大姐和哥哥的阴影之下几乎度过了整个童年的庄叔颐,再清楚不过,那句质问背后的泪水和哀伤。

    而如今,她的心上,又多了一座沉甸甸的墓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