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百年好合
    婚礼两个字总是给人一种浪漫的幻想。只是从舌齿之间流淌过,便有一种异样的梦幻感,好似一个轻飘飘的气球从蔚蓝澄澈的天空飞去一般。

    庄叔颐坐在梳妆台前,用那把檀木梳子梳理自己的头发。“长了好多哦。头发是生长得这么快的东西吗?我从来都不知道。”

    因为从前从没有剪过头发吧。庄叔颐不由地发笑。从前觉得那么重要,那么不可以缺少,那么不可以改变的东西,如今也已经习惯了呢。

    她曾为别人穿过一次那红色的凤冠霞帔,是以这一次,她选择了完全不同的纯白。西式的婚纱,会和她相配吗?

    庄叔颐换上衣服的时候,竟不敢抬头去看镜子中的自己。若是不相配呢?她会是那种很美的新娘吗?哪怕是她这样的人。

    一生一次的婚礼,真希望是完美的。

    大抵这是所有少女的梦想吧。

    可是有时候总是世事难料,或是说天不遂人愿。明明清早的时候,还是六月难得的晴朗天气。来参加婚礼的人都夸那算日子的是个神算。

    可是当扬波站起来,等待他的新娘时,天空便突然变了脸,墨汁打翻了整片天空,雨水不过是顷刻之间便变成了瓢泼大雨。

    一时,连所有人的面孔也瞧不清了。

    本来是要先去草坪上拍摄新娘和新郎的新婚照片。但是看来是泡汤了。婚礼的开场便是如此,真叫人感到沮丧。

    庄伯庸也有一些沉闷起来。这个日子,她不知问过了多少的高能大德,不知向从前她不屑一顾的神佛祈求过多少次,只希望能给她心爱的小妹妹一个幸福的开场。

    可是为什么,老天总是要给她如此沉闷的曲调呢,就好似不想要她幸福一般。为什么总是只为难她一个人呢!

    庄叔颐从百般的纠结之中,还是选择没有看镜子,便下来了。

    虽然为她装扮的大姐夸她如何的美丽动人,如何地像她们的阿娘,可是大抵是自卑惯了,庄叔颐总觉得那是骗人的。

    头顶的鲜花,装饰的珠宝,繁复的白头纱,她小心地迈着步子,没有注意到任何的异样,只是在大姐的搀扶下一点一点地向台阶下走。

    她小心翼翼地,万分期待地望向了世界的中心——她的阿年。

    他会喜欢她这副模样吗?

    他会喜欢她吗?

    所有的答案,也许不需要语言,不过是他看见她时的那个眼神,便足够回答一切了。

    “榴榴,你真美。”他惊艳的目光,已经在诉说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时,一遍又一遍地称赞道。

    他眼中的光芒,比满月更皎洁,更明亮,更柔和,也更美好。

    “看啊,新郎是个结巴,只会说这句话。”众人哄笑。雨季的沉闷感,还有挫折感,都被这新郎脸上的笑容所清扫一空了。

    他笑得实在是太灿烂了,仿若是捡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宝藏。不,此时的全世界在他的眼中已经完全虚化为了乌有,唯有他眼前的这一抹纯白,才是真实。

    在被众人取笑之后,扬波的脸上一时变成了羞赧。可是这是多么可爱的笑容啊。然而不过是片刻,那笑容变为欣喜若狂的泪水。

    那是他这一生中所得到的最好的礼物,不可替代的宝物,他活着的这性命啊。

    “榴榴……谢谢你……嫁给我。”

    他紧紧地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这是他新的生命的起始,也是幸福的终点站。

    天气、时代、命运,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站在彼此身边的这个人,是对的,就好了。

    庄叔颐先是诧异,再是笑了出来,伸出手也紧紧地抱住了他。“笨蛋阿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你可是我求了千百次,用尽了所有的勇气和毅力,得到的,一生的挚爱啊。

    怎么可能会放手?也绝不会放手的。

    窗外下的雨,落在瓦片上,落在青石板上,落在开满荷花的池塘里,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绽放出曼妙的欢快的乐曲。

    这大抵是世上最好的婚礼,完美得无懈可击。

    “我爱你,榴榴。”

    “我也爱你,阿年。”

    新人沉浸在幸福之中,在一片欢笑之中结为命运的共同体,从此共结鸾俦,共盟鸳蝶,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

    而窗外也是雨过天晴,一缕明亮的阳光,透过层层的云朵,照耀在了这一片土地之上。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也希望从今以后的每一天都是好天气啊。

    这是民国十九年的六月。虽然中原地区战火纷飞,但是北平依然过着温柔又平静的日子,像以往的每一日那般。

    十一月以冯玉祥通电下野,蒋军大获全胜为结局,长达数月,近代史上规模最大、耗时最长的军阀混战——中原大战落下了帷幕。

    中国终于接近了一统。

    但是不知怎的,谁也高兴不起来。庄伯庸做完了这一日的工作,难得有些疲惫地叹了口气,千里迢迢地拉了新婚燕尔的妹妹去饮酒。

    “大姐,你有点过分啊。”庄叔颐一边替庄伯庸倒酒,一边忍不住嘟起嘴抱怨道。

    “你这小没良心的。”庄伯庸已经饮了一壶,有些许醉意,面颊浮现了绯红,换做任何人来看都是艳丽无比。

    庄叔颐也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心地劝诫道。“大姐,你也喝得差不多了吧。我扶你回去休息。”

    “傻瓜,我没醉。这么一点,还醉不倒你大姐。”庄伯庸笑着也给她满了一杯。“知道你和妹夫感情好。都过了五个月了,哪里算什么新婚啊。也就是你们俩,几十年如一日。”

    真是叫她有些羡慕啊。

    “大姐。”庄叔颐听出了她眷羡的语气,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大姐夫的生日。也是多年前的这一天,他为大姐拍摄了那张照片,那张美得叫人忘乎所以的照片。

    缘定三生。若是真的有,那便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哀了。

    “对不……”庄叔颐的话语还没有吐露,便被庄伯庸用手指阻止了。

    “别说,不必说。你是我的妹妹,所以永远也不要对我说这三个字。”庄伯庸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

    这三个字大抵是最没有用处的。若是真的做下了错事,便已经晚了。何必又要自欺欺人的想要得到对方的原谅呢。

    “今夜的月色真美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