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世事
    “榴榴,有赵小姐的信件,我放在你桌上了。”扬波将手里的鱼匆匆忙忙地放进厨房的水缸,便要出门。



    自从有了这半日教导孩子的工作,不知怎么地,扬波身上的戾气也渐渐地消失了。从前若是只有在庄叔颐的眼中,他是个开朗又积极的青年。如今,便传染到了绝大多数人的眼睛里去了。



    “好。阿年,路上小心。”庄叔颐耷拉着眼睛,出来送他,其实还没睡醒,连路也看不清呢。差点给那门槛绊倒了。



    “你在家才是要小心些。”扬波无奈地扶住她,“榴榴在家乖乖的,晚上给你做鱼。”



    “我要吃松鼠桂鱼。”庄叔颐一说到吃的,立刻就清醒了。



    扬波好笑地揉了一把她变长了的头发,笑道。“好好好。”



    庄叔颐站在院子门口,目送扬波走。如此炽热的目光,扬波怎么会感受不到呢,他走了两三步便忍不住回头看她。两个人四目相对,立时便浓情蜜意起来,连视线都黏腻得移不开来。



    一段短短的胡同,叫他们俩走了好一会儿也没能走完。直到扬波的身影彻底在拐角消失,庄叔颐这才进了院子。



    不知怎么地,前两天还是阴雨绵绵,这几日便热起来了。庄叔颐换了轻薄的旗袍,也算是凉快些了。“没想到,我也有穿旗袍的时候啊。”



    庄叔颐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地发愣。许是她向来便称不上是好看,所以也不仔细地去看镜子中的自己。今天竟猛然地发现了镜中倒映出来的人影,竟是那么地像大姐和阿娘。



    这张脸陌生极了,一点也不像她自己。可是又是那么地熟悉,因为她就算记不得这世上任何人的脸,也绝不会忘记大姐和阿娘的。这镜子中的人真是和她们相像极了。



    庄叔颐吃惊地回忆了许久,竟一点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了。也许晚上可以去询问阿年吧。他该比自己要好一些。



    想到阿年,庄叔颐的嘴角便忍不住上扬,甜蜜地笑了起来。是了,她长成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阿年喜欢便好了。



    他喜欢自己。



    庄叔颐觉得这世上大抵没有任何一句话会更令她欣喜的了。与所爱之人两情相悦,大抵是她所拥有的一切中最好的一部分。



    一边笑着,庄叔颐一边拆开了赵珍妮的信件。自从她发现舒先生的真实身份后,就算榴榴不曾给她过任何确切的答复,她也依然孜孜不倦地写信来。



    “亲爱的舒先生,不知道我的上一封信你是否有收到。这年头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明明都有电话这么方便的东西了,竟然还有信件到不了的地方。”



    庄叔颐看了开头便忍不住想笑。人家的信件便是丢失也不过是一两张纸,赵珍妮的信要是丢了,恐怕那信差一下就要发现了。这可起码有五六两重吧。也不知她哪里来的这么多话。



    读完了赵珍妮的信件,庄叔颐的心情又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她的生活十分的平静又安稳,然而这世上的其他人却并不是如此。大抵若不是赵珍妮的信,恐怕她还想不起来。



    永宁的状况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怎么好。偏僻的小城市,又被众山包裹着,外人难以进入,是以战火也少许多。只是贫瘠的地方便是盛世也不怎么好过,何况是这乱世。



    她们曾就读的圣母玛利亚学校关闭了,校长回英国去了。曾经的老师如今穷困潦倒,庄叔颐有些不忍,想为她们做什么,但是隔着千山万水,大抵连一句暖心的话也到不了。



    

    其中最叫庄叔颐可怜的便是教她们刺绣的李老师。传统的女性本来便是小城镇的主流,若不是她有个撑不起家门的丈夫,可能在家相夫教子,也能过得很满足快乐吧。



    只是她进的圣母玛利亚学校向来便是新式女性的聚集地。女学生们本就不喜欢软弱守旧的她,加上她还总是喜欢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学生们,自然便更不讨喜了。



    但是那时她总还有糊口的工作,如今学校倒闭了,她还带着一个孩子守着不会回来的丈夫的赌债,也不知道过得有多艰难。



    “阿年,我觉得这世道好可怕。”庄叔颐等阿年一回来,便缩进了他的怀里,怎么也不肯出来。



    大抵是情到浓时,女子都会变成傻子吧。庄叔颐竟情不自禁地问了出来。“阿年,你不会离开我吧……你不会伤害我吧。”



    扬波望着她那满目泪光的眼睛,温柔地吻了吻她。“不会的。除非我死了,否则我绝不会离开你。如果我伤害你,你就杀了我吧。用我给你的枪杀了我。”



    “我怎么可能那么做?”庄叔颐在自己的问题得到回答之前,便觉察到自己的傻气了。这样的问题除了为难人,还有别的什么作用吗?绝没有了。



    因为相爱时绝没有痛苦,而背离时也绝没有犹豫和怜惜。



    可是阿年的回答,仍然叫她那么的欢喜。大抵世间的傻子都是这副样子吧。毫无理由地,便会为对方欢欣雀跃。



    门外突然地传来敲门声,还有小伍的喊声。“大哥,嫂子,你们在家吗?”



    庄叔颐立刻从扬波的怀里跳了起来,万分高兴冲去开门了。只留下望着她无奈地微笑的扬波。这丫头性子也太急了一些。



    扬波和小伍结拜为兄弟这件事似乎完全没有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只是小伍将对他们俩人的尊称改了口罢了。庄叔颐本想叫他和她们同住的,毕竟院子这么大,一起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当然有自知之明的小伍不可能来做这巨大的电灯泡。便是庄叔颐的亲大姐都不肯,他怎么肯来插进这蜜里调油的小夫妻之间呢。会遭雷劈吧。



    是以小伍便在附近租了一间房子生活,只是时常会来庄叔颐这里打打牙祭,唠唠嗑。不过近来他开始准备在北平城里开一间南货的铺子,有些忙碌起来,许久没来了。



    “嫂子,我回来了。大哥,你列单子上的东西,大部分我都找到了,价格也在范畴里面。这是账目,你看看。”小伍进门第一件事便是来通报铺子的状况。



    自家的宝贝虽然对于物质要求不高,但是扬波一向都是想让榴榴过舒适的生活。起码也要钱财无忧吧。是以不能坐吃山空,叫上小伍,一起准备做些买卖。



    “辛苦了。”扬波笑着给他倒茶。“快休息一下吧。万事开头难,接下来,便容易多了。怎么样,今天在我家吃饭吧。”



    “对啊,对啊。小伍,你就在我们这里吃饭吧。”庄叔颐热情极了。



    小伍被她这么一劝说,反倒是犹豫了起来。



    扬波立刻看透他的心思,笑道。“不会叫你嫂子下厨的。今天都还没有买胃药呢。你放心。”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伍立刻松了一口气。



    庄叔颐气呼呼地大叫道。“你们两个都太过分了。”



    “哈哈哈……”



    两个男人相视大笑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