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花好月圆
    别管庄伯庸原来是怎么打算的,反正到了五月,一切预计都毫无疑问地落了空。

    不过,这大抵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在四月一日这一天,被外国人民称为是“愚人节”的日子,阎锡山、李宗仁、冯玉祥分别在在太原、潼关、桂平宣誓就职,点燃了战争的烽火。

    阎老西儿在就职通电里称那蒋光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者”的曹贼,今“挟党部以作威福者,全国人亦必起而讨伐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蒋中正要还是缩手缩脚,恐怕这一统中国的宝座就要拱手让人了。双方争锋相对着,便是这毫不相干的北平闻起来也是一股子火药味道。

    “要打仗了吧。”银杏树下,坐了一圈的街坊,大伙养鸟的捧着鸟笼子,养蛐蛐的揣着宝葫芦,当然最少不了的就是端着一壶小巧的砂茶壶坐在椅子上喝茶的。

    “要打就打呗。反正也碍不着咱们这儿。丰瑞家的,你把米缸面缸装满了,肚子里有粮,撑过这三个月就好了。咱们皇城底下从没有打过超过三个月的仗,听我的没错。”

    胡同里最年长的刘老爷子端着自家的茶壶,一边唠嗑一边对着嘴灌上那么两口别提多美了。

    “没办法,她男人是守城门的,可不得整天担惊受怕嘛。你瞧瞧同样是新婚的,扬波家的可就镇定多了。你说是吧,丫头。”

    住在庄叔颐隔壁的是一户四口之家,说话的正是这家的太太,叫什么名字庄叔颐不知道,只知道人家唤她,李贵家的或是李嫂子。

    “李嫂子你可说错了。我可不是新婚。”庄叔颐捂着嘴偷乐。“我们俩都好几年了,哪还叫新婚啊。”

    “和女人家的就说不了正经话。净是说些没用的。说打仗呢,严肃的正经事儿呢。听听高先生怎么说。人家可是个正经的读书人。”这个打岔的是住在胡同口的,人称韩掌柜,家里似乎是卖粮食的。

    韩掌柜所说的这个高先生是住在庄叔颐另一边的人家,平常日子是不与街坊四邻这般走动的。据说是在著名高校里教书,只是那学校的名字,庄叔颐都没听过。“我看打起来也不要紧。”

    然后便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桂系军阀的李宗仁、白崇禧分明占据的是两广、两湖,怎么跑到安徽来了。

    庄叔颐听得头也大了一半。这家伙的地图大抵也不是全的,安徽怎么在江苏上头,怕是个傻子画的地图吧。偏偏周遭的人还听得津津有味,半点不反驳。

    庄叔颐也不好显示出自己的格格不入。要是她去纠正对方的错误,说不准还要被嘲讽呢。是以便借着晚风太凉,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怎么今天回来的这么早?”扬波正在挑拣着樱桃。

    正是樱桃的季节,在胡同口便买得到新鲜又好吃的。扬波便买了一大盆回来,先是留下最好的部分给庄叔颐解馋,剩下的挑拣挑拣准备做果酱呢。等到天气热起来的时候给她最开胃的小点心,或是冲温水喝也不错。

    “哇,是樱桃,好好吃的样子。”庄叔颐果然高兴得不得了,冲上来便捏了一颗小巧玲珑鲜红圆润的樱桃塞进了嘴里。“好甜。”

    “你喜欢就好。”扬波正准备点炉子,熬果酱,就被庄叔颐塞了一颗樱桃。扬波顺势亲了亲她的手指,然后皱紧了眉宇,关心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是吗?是你太热了吧。”庄叔颐盯着他那一抹鲜红,只觉得这个可能要比那樱桃更甜美呢。她凑上去对着他啃了又啃,直将这颗最好的果实吮吸了个干净。

    “榴榴,我手上还有锅子。”扬波停下来,喘了喘气,无可奈何地搂紧了她,笑道。“别碰伤了。”

    “还没点火呢,怎么可能会伤到我。”庄叔颐将自己全身心放在他的身上。“我又不是豆腐做的,哪有可能那么脆弱。”

    “在我看来,你比豆腐软多了。”扬波笑着将她扶起来,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小调皮,晚上想吃什么呢?这边熬上果酱,就给你做。”

    “我想吃豆腐锅。”庄叔颐刚刚说起豆腐,便忍不住嘴馋起来了。这样凉飕飕的天气,吃热乎乎的豆腐是最好的呢。

    “好。只是这里没有我们那边的豆腐,你可要先做好准备哦。”扬波也不是没有给庄叔颐做过豆腐,只是这小丫头吃完了还没察觉那也是豆腐呢,还问豆腐怎么还没上。

    “好啦,我知道了。”庄叔颐笑嘻嘻地趴在他的背上,撒娇道。“我还想吃点别的东西。”

    “好好好,你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扬波当然不可能拒绝她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只要是她的要求,他都会不顾一切地去达成。

    庄叔颐冬天的手脚总是发冷,便是到了五月也没有改善。虽然扬波和庄伯庸都有好好压着她泡脚,但总也没有改善。

    扬波虽想过叫她再去看看医生,但是以榴榴那胆小的性子来说,这恐怕不太容易。况且有他这样的暖炉在,便是冬天没有炕也没有什么关系。

    “好吃。”庄叔颐捧着碗,幸福地感叹道。外头还刮着呼啸的风,里头却是再温暖不过。豆腐锅子在小小的炉子上咕咚咚地冒着泡泡,浓浓的白气袅袅地升起来,清雅的香气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这火腿是大姐叫秋兰带来的,用来炖汤倒是不错。”扬波捞起一片放在她的碗里。“就是不知道炖了汤以后还有味道没有。”

    “好吃。”庄叔颐嘴里现下便只剩下这一个词了。这豆腐汤用了骨头棒子做底,放了火腿片、笋干,还有自家手打的肉丸子,熬了一会便呈现出乳白色,看起来便可口极了。

    旁边还有白菜做的小菜,用了芝麻酱等调味,正是隔壁的李嫂子教给庄叔颐的地道北平滋味。只是吧,李嫂子大抵想不到,庄叔颐家里掌握灶台的可不是这看似乖巧的庄叔颐啊。

    庄叔颐是想试一试,因为听起来简单,不过是用水焯过再拿些调味料来拌起来便是了。但是在做糟践了整整六七颗白菜之后,庄叔颐才算是死心了。倒是扬波不过看她试过几次,便成功了。

    庄叔颐夹起一筷子,塞进嘴巴里,好吃得脸颊都要掉下来了。滋味清爽且回味无穷,实在是叫人欲罢不能。

    扬波看她吃得高兴,自然也是高兴。他拿起一个小碗替庄叔颐盛汤,先在碗底撒些碧绿的葱花,再往里头加汤,最后加上些胡椒粉便好了。

    “好好喝。谢谢,阿年。”庄叔颐接过汤,一口气喝干了,出了一头的汗,爽快极了。

    吃了热火朝天的一顿晚饭,两个人用锅子上热着的水洗漱一番,回了炕上。明明都是五月了,还是叫人情不自禁想要生火,睡在暖烘烘的炕床上实在人生的一大享受啊。

    “阿年。”庄叔颐靠了过去,轻轻地握住了扬波的手。“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能够遇上你,我真的很幸福。”

    “那真是太好了。”扬波将她搂进了怀里。应该是我谢谢你,榴榴。

    “我爱你,阿年。”

    “我也爱你。榴榴。”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