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萧条的时代
    庄叔颐摆好姿势才发现。“恩……美国的劫匪年纪都这么小吗?”

    眼前的两个劫匪,一个个头到庄叔颐的肩膀,另一个则是还不到她的腰呢。看起来不仅是青涩,简直稚嫩得可怜。而且他们打劫用的武器,也不过是一根断了半截的球棒罢了。

    这样的阵容,别说是抢劫了,就是出去乞讨也不合格啊。

    庄叔颐一下子就泄了气。“搞什么鬼。还说这是什么“帝王之座”,起码北平的市中心是绝不会有这样的宵小的。”

    “是中国佬。听不懂人话吗?快把你们的东西交出来。”个子比较高的那一个凶神恶煞地大骂道。

    庄叔颐忍了又忍,转过头来对扬波说。“你能帮我望个风吗?”

    “怎么?你觉得羞耻吗?”扬波笑眯眯地真的转过头去,替她看顾左右。“怕有熟人看到,会笑话你以大欺小吗?”

    庄叔颐咳嗽两声。心知肚明就好了,说出来就不好了。

    她卷起袖子,先是折下行道树的一根小树枝,不过是学着大姐的动作,挥了几个像模像样的剑花,三两下便将对方的球棒打飞出去。

    然后在两个少年的惊呼声中,庄叔颐扔了那树枝,揪住两个人痛揍一顿,一边打一边学了他们的口音回答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出来打什么劫。等等,《弟子规》怎么翻译?算了,你们……等等,过来!”

    庄叔颐拉着他们,走到了街灯之下,这才发觉,这两个少年瘦得皮包骨头了。“怪不得我觉得怎么手感不对。阿年,快来,刚刚在酒吧打包的食物呢?”

    那两个少年听见“酒吧”两字时脸上有多少愤恨之情,在听见“食物”两个字时眼睛就有多闪亮。

    “慢点吃吧。”刚刚庄叔颐在酒吧那是一点食欲也没有,只顾着欢快地炫耀了。这个时候看他们吃得那么香甜,庄叔颐也觉得有些饿起来了。

    但是说老实话,这里的食物实在是不怎么合庄叔颐的胃口。在国内她也不是没有吃过西餐,可是从没有觉得这么叫人难以下咽呢。

    简直是一团生肉,只放了一点粗盐巴来调味,旁边放着的土豆泥和鹰嘴豆除了颜色根本分不出你我。配着的面包片干巴巴得好似用泥土捏起来了。别说色香味俱全了,就是回想起来就叫人胃里难受。

    是以庄叔颐一口也没有吃那东西,本想等会再去寻家可以入口的餐馆。这会子被他们挑起了食欲。

    庄叔颐情不自禁伸出手掰了一点面包,学着他们的样子沾了点土豆泥或者说是鹰嘴豆泥吃。“呃。你们觉得这东西好吃?”

    美国人民还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啊。

    “真是浪费。你会遭天谴的。”那个小孩子教训了庄叔颐一顿,小心翼翼地将庄叔颐扔掉的面包捡了回来。

    “都掉在地上了,会吃坏肚子的。不过,算了。你们没东西吃吗?”庄叔颐对小孩子就是没有抵抗力,哪怕这孩子对她凶巴巴的。

    “这是我们这个月吃的最好的一顿。”小孩子总是比较坦诚。大孩子噘着嘴不肯回答的时候,小一点的少年已经说了出来。“剩下的我们可以带回去给妹妹们吃吗?”

    “当然可以。妹妹们?你们还有妹妹啊。对了,你们的父母呢?”庄叔颐掏出帕子擦了擦他们脸上的脏污。

    “爸爸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妈妈说在爸爸找到工作前不会回家了。可是我们交不出房钱,房东已经把我们赶出来了。不知道爸爸能不能找得到我们呢?丽莎每天都去门口等爸爸……”

    “够了。不要什么都跟别人说。她还是个中国人呢。”庄叔颐注意到他们的用词在这里已经变了。原来是带有侮辱性的“中国佬”,现在却是用了中性名词的“中国人”。

    看来食物拯救世界这句话并没有什么错误。

    “好吧。你们可以带走这些东西。对了。你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的话,我可以再给你准备一点食物给你们的妹妹们。”庄叔颐确实好奇。不过,另一个角度也是想要好心帮帮这两个孩子。

    “不用了。我们不是乞丐。”大的孩子顽固地别开脸,拉住小点的那个,拖着食物的袋子便要走。

    “这是工作哦。你现在可以为我工作,我付给你报酬,和乞丐可不一样。”庄叔颐笑着拦住他们。明明都已经饿到要去打劫了,却不肯接受施舍吗?

    庄叔颐突然想起了那一句“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心里越发地柔软起来。即便是隔着太平洋,彼岸依然存在相同的东西啊。

    “那好吧。什么问题?你问吧。”大的孩子听了庄叔颐的话,认真起来。如果是工作的话就没关系了吧。

    “我想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餐馆吗?”庄叔颐笑着问。

    那孩子立刻羞红了脸,但还是强撑着没有说破庄叔颐的好意,认真地在前面带路。真的将她们带去了本地人才知道的好餐馆。

    只是那餐馆的老板还十分不耐烦,不愿意接待像庄叔颐这般的外国人。准确的说,无论这座城市给了那梅大家多少的赞美,依然对中国人非常地不友好。

    “滚开,这里没有给中国佬吃的东西。”那老板用很重的口音嘲讽了几句她们,便将她们赶了出去。

    庄叔颐还没生气呢。那两个孩子反倒是表现出了出人意料的一面,帮着庄叔颐她们恶狠狠地对骂了回去。离开的时候,他们还安慰庄叔颐。“是我们选的不好。不是你们的错。”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庄叔颐生气当然是生气的,她已经暗搓搓地琢磨找个阴暗的地方套那臭家伙一顿麻袋。可是他话语里的异常,也叫庄叔颐有点好奇。

    说来这座城市也真的十分矛盾。街道繁华,人们的衣着也新潮,看起来富有的人很多。但是同时也有着大量的流浪汉散落在阴暗处。

    弗兰克和威廉也只是其中一员罢了。对了,这就是刚刚被庄叔颐揍了一顿之后雇佣来带路的两个少年。

    虽然城市里确实有很多餐馆对庄叔颐她们这样的外国人有歧视,但是也有不少热情大方的餐馆欢迎她们这样与钱包干瘪的本国人不同的有钱外国人。

    庄叔颐想帮助弗兰克和威廉他们,但是又不能做得太明显。是以她便在停留美国的这段日子雇佣他们做向导。

    虽然如此,扬波还是十分警惕地防备着他们。毕竟这不是在自己的国家,若是榴榴有个闪失,他也没办法使力。

    一行人便在短短的几天里,好好地游玩了一遍纽约。特别是百老汇的歌剧,实在是叫庄叔颐着迷。那些她曾读过的莎翁剧,在舞台上简直是熠熠生辉,叫人移不开目光。

    站在回去的轮船上,庄叔颐一边向给她们送行的威廉和弗兰克挥手,一边感慨道。“这里是个好地方啊。”

    庄叔颐靠在扬波的身上,有些不舍离别的伤感。隔着整整一座太平洋,大抵是此生不复再见了。

    “榴榴,如果有机会,再来吗?”

    “恩。一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