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所谓的一生一世
    庄叔颐听了这个问题,惨白了一张脸,她几次张口却都说不出话来。

    世事难料。就算庄叔颐肯定自己爱阿年胜过所有,即使时光再怎么流逝,她都绝不会改变。只是她若是能够确定未来的话,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呢。

    她想回去的永宁,现在连想这个字都开始不能确定了。

    “大姐。”庄叔颐所有的话语只剩下了这一句。

    杨波轻轻地握住了庄叔颐颤抖的手,给了她温暖的支持。“没关系。我知道,大小姐的意思。她说的是实情。就算我们不想要,这是总有一天会到来的问题。”

    庄叔颐不敢想的事情,杨波怎么敢去想象。庄叔颐离开杨波,只要重新寻找方向,必定是能够继续地生活。因为她是那么积极乐观,对生活充满了那么多的爱意。

    而他,大抵是什么也不会剩下了。

    “所有的财产,都属于她,包括我。这一生一世,只要我活着,绝不会叫她一个人。若我死了,也会留下足够她生活的东西。”杨波将那个装了地契、房契……所有契约书的小盒子拿到了庄伯庸的面前打开来了。

    上面所有的名字,都只写着庄叔颐。

    “你死了,谁来保护她。这么多东西,她这样的傻子怎么可能保得住。”庄伯庸的话说得好似很刻薄。其实是真心实意地爱护。

    杨波早就清楚庄府这位说一不二的大小姐是个什么脾气,笑着回答道。“是的,大小姐。我会努力不死的。”

    “人终有一死。但你可千万别死在这傻瓜前面,否则我非得被她的眼泪淹没不可。”庄伯庸教训过他,露出了一个真心的微笑。“你还说小伍,你自己也该改口了。”

    庄叔颐立刻明了,捂着嘴偷笑。大姐还是心疼她的。

    杨波反应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了这俩姐妹笑里的意味,一股难以抑制的狂喜涌上他的心头。这个面对生死毫不动色的男人傻笑得结巴起来。

    “大、大姐。”

    “哈哈哈……”众人皆是捧腹大笑。这场景实在是百年难得一见。

    庄伯庸抹去眼角,不知是欣喜还是笑出来的眼泪,接着连声答道。“哎,哎。好妹婿。我妹妹,可就交给你了。”

    那个被大雪和家人的忽视冻得浑身紫青的婴儿模样仿佛还在眼前,现在却已经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了。

    她家那可怜可爱的小妹终于要得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了。

    “大姐。”庄叔颐不知怎么地心头涌上了一丝不舍,抱住大姐的胳膊不肯松手。“大姐,晚上我们一起睡吧。”

    “真是拿你这丫头没办法。”庄伯庸搂了她,眼中满是宠溺。

    今夜这样的情况下,便是杨波也要退避三舍。这俩姐妹定是有许多的感触吧。

    庄叔颐与杨波的小院子当然不如永宁庄府那样大,不过是一进的院子,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北边朝南的正房有三间,做主人家的起居室;还有东西厢房各有两间,东厢房做了客房,西厢房做了客厅和厨房;南房三间本来没有做考虑,现下已经渐渐被庄叔颐买回来的书占满了。

    院子里铺上了古朴的青石砖,连接各处房门的甬道两旁摆放着台阶的角落里还爬上了些许青苔,窗前长着一片稀疏的青竹,映衬着月色,最为雅致。

    西厢房前还做了个架子,专门用来爬些葡萄的藤蔓,架子下面摆着一张汉席和小茶几,专用来夏日乘凉的。入夜了,可坐不住,穿堂风可强烈了。

    一行人便在正房里说了一会儿话,再各自散去了。正房本住的是庄叔颐和杨波,但是这会子自然是被庄伯庸征用了。庄叔颐屁颠屁颠地跟进去时,杨波简直无奈极了。

    “泡够半个小时,再出来。”庄伯庸像小时候一般盯着庄叔颐将脚泡够了时辰。这丫头身体弱,别看平日里上蹿下跳,一到了冬日里,感冒发烧那是必定少不了的。

    是以入秋之后便叫她用姜汁煮好的药汤泡脚。但是这丫头向来不耐烦这种琐事,脾气秉性实在是毛躁过了头。若是没人压着她,她恐怕一定会敷衍了事的。

    “大姐,我不是小孩子了。”庄叔颐显然也是想到了从前这些事情,忍不住撒娇道。

    “还说不是小孩子呢。”庄伯庸看她那动作,看得心惊肉跳。“快坐下再擦,没见过你这样的。”

    说罢,庄伯庸一把抢过她的脚巾,按住她的腿,温柔又细心地替她擦了起来。庄叔颐趴在大姐的肩膀上,不由地笑了起来。“大姐,你在,真好。”

    “我才不信杨波不会把你伺候好呢。说不准连脚也不用你抬。”庄伯庸看着庄叔颐的脸色便知道被自己说中“你呀,真是天生的小姐命。”

    “是啊,我本来就是庄三小姐嘛。”庄叔颐半点也不害臊,理直气壮地挺起胸膛来说道。

    “是是是。庄三小姐,请您快进被窝吧。否则脚就冷了。”庄伯庸摸了摸炕的温度,刚刚好,满意地点了点头,也跟着上了床。

    姐妹两个不知多少年没有钻一个被窝了,各自都是感慨颇多。

    “大姐,这些年,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得还好吗?”庄叔颐想到大姐独自一人在这北平漂泊了六年之久,便替她觉得心酸苦楚。

    “也就那样吧。你知道的,谁也拿你家大姐没办法不是吗?”庄伯庸自嘲道。她这张脸先给了她万众瞩目的资本,却也害得她被人欺负,不得不家破人亡,背井离乡。

    但是在这外面,却又因为她有这么一张脸,而颇受优待。在家外头的这几年,她倒是没有受过家里的那些苦。大抵这也算是一种讽刺的笑话了。

    “恩。我就知道大姐是最厉害的。”庄叔颐缩在大姐的怀里,笑道。

    “在你看来,难道不是你家阿年最厉害,最无所不能?”庄伯庸吃醋地说道。这丫头从前自然是最崇拜她的,不管自己去哪身后都要追着这个小尾巴。

    不过,后来,有了杨波。他在那暴风雨的夜里,用自己的一条命换了她的命之后。榴榴的眼睛里便再也看不见其他人的身影了。

    可是庄伯庸想,若是自己遇见那样的境况,恐怕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从天而降的英雄,而不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捉走的那些亲人吧。

    民国七年的暴风雨,这么多年来,依然笼罩着整座庄府,不曾散去。只要看着庄叔颐,每个人心里都会不由地升起无尽的愧疚之意。

    一想起年幼的榴榴曾经为了庄府的血脉而挺身而出,便对那时候什么也没有做的自己感到失望。庄伯庸这么多年来从没有一日停止练武,便是这股不甘心和懊悔在支撑着她。

    两姐妹靠在一起,脸对脸,眼对眼,情不自禁地吐露了心底最深处的话语,竟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对不起,榴榴。”

    “对不起,大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