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义结金兰
    被庄叔颐唤作小伍的这个男人正是杨波曾经的手下,跟随他们从永宁到达上海,如今竟也到了北平。而在庄叔颐的心里还存着另外一桩事情。

    那便是在上海时,庄叔颐为了从叛变的人那里逃走,而将小伍留在了那个院子里。之后虽然杨波再三表示对方已经没事了,但庄叔颐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毕竟杨波为了叫她安心,什么谎话大抵都说得出来了。庄叔颐有这个自信。

    只是现在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完好无恙,庄叔颐真的是松了一口气。若是他真的因为自己遭遇了什么不测,大抵她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但对于一条生命来说,她的良心不安却并不值得什么。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小伍,你还好吗?”庄叔颐傻傻地只问得出这个。、

    “托太太的福,我很好。太太看起来气色也不错。”小伍笑着捧出了一盒子奶酥。“太太喜欢吃这个吧。从火车站来的时候路过一间排长队伍的,我想应该很好吃。”

    “太棒了。”庄叔颐立刻笑了起来。

    “我们先进去说吧。”杨波刚起了个头,就被庄伯庸打断了。

    “你们可别特寸进尺啊。”庄伯庸这么一说,庄叔颐立刻想起来了,大姐的存在。这下可麻烦了。若是大姐非要把她带走,就是在场的所有人来拔也拔不过她啊。

    庄叔颐立刻计上心来,轻轻地踮起脚尖走了两步,拉着大姐的胳膊撒娇道。“大姐,家里有客人呢。我们留下来招待完客人再走嘛。”

    “不行。”庄伯庸说话的语气已经有些软化了。

    庄叔颐再接再厉,整个人都挂在大姐的身上,声音甜得像一朵软绵绵的棉花糖,叫人听了连骨头也要融化了。“大姐~好大姐,大姐最好了。他还不是一般的客人啊,他还救我过。”

    “天下的人大抵都救过你这个笨手笨脚的傻丫头。”庄伯庸叹了口气,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额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庄叔颐欢呼了一声,结果刚刚从墙上跳下来都没事的脚踝,便因为踩中了小石头崴到了。“好痛哦。”

    庄伯庸和杨波立时紧张地冲了过去。“榴榴,伤到哪里了吗?”然后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将庄叔颐全身检查了一个遍。

    “没事,没事啊。我就是腿受伤了。别的地方没事啊。”庄叔颐不由地纳闷。怎么现在这个时候受伤呢?刚刚她还想着要装一下,博取大姐的同情呢。

    这一招对杨波好使,对大姐可不行。

    想想,大姐对于人家说谎深恶痛绝,要是知道她说谎的话,非得把她的腿打断不可。庄叔颐立刻便熄了这个心思。

    但是没想到她不过是一动这个歪脑筋,便报应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眼前的两个人关心则乱,完全没意识到她不过是崴了脚罢了。

    “我看还是送去医院看看吧。”庄伯庸起了个头,杨波便是不住地点头,一把将庄叔颐抱了起来,转身就走。

    庄叔颐哭笑不得道。“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就是崴脚了。”

    然后好说歹说,两个人这才放弃这个傻瓜念头。出了这档子事情,庄伯庸也不再坚持什么原则,很是自然地指挥杨波将榴榴带回小院子去休息。

    “太太喝茶。”杨波在忙着给庄叔颐准备冷敷的东西,小伍便下意识地像从前那样担负起泡茶的工作来。顺带将自己带来的点心装在盘子里端上客厅招呼大家。

    “还叫她太太。”杨波拿了一盆井水并干毛巾进来,听见他这般说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该改口了。”

    “改什么口?”庄叔颐觉得奇怪,她被那冰凉的井水刺激了一下,大叫起来。“好痛啊。不要,我不要冷敷了。”

    “是严重起来了,都红肿了。”杨波更加放轻了自己的动作。“这样也痛吧。冷敷完就会好很多的。你且忍一忍。”

    “不要,我不要忍。好痛哦。不要。”庄叔颐刚刚还生龙活虎的,现在这下子,可比病虫还要可怜。

    杨波看了她那眼泪汪汪的模样,根本下不来手,犹豫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放任她,但是他怎么也拿她的眼泪没办法。

    庄叔颐见自己的办法起了作用,更撒娇得不行了。“我不要,我不要……”

    “忍着。不要什么,你难道不想要脚了嘛?”庄伯庸对这俩傻瓜忍无可忍,一把按住庄叔颐的腿,对杨波命令道。“快敷,动作轻柔一点。你,去找药膏;你,把奶酥端过来一点。至于你闭嘴吃点心,不许说话。”

    庄伯庸一下命令,众人立即便听从地动起来了。

    小伍跟随杨波多年,当然知道他收东西的习惯,立即便去翻找药膏了。在这四处充满了家的温情小院子里,束手束脚的女贼橘子很是不知所措,但是做移一移点心碟子的事情还是简单的。

    杨波当然可以选择不听从庄伯庸的,毕竟对他来说庄叔颐才是最重要的。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听从她的,选择对庄叔颐好的那一面。

    庄叔颐本来还很不情愿,但是既然有点心塞着她的嘴了,自然也没空说些什么抱怨的话来阻止他们。

    庄伯庸见他们都乖乖听话,很是赞许地说道。“好,那我们晚上吃锅子吧。我叫了正阳楼的锅子,晚上就当给你们做迎风宴吧。”

    “好棒哦。正阳楼的涮羊肉最有名啦。”庄叔颐欢呼地想站连起来,众人忙将她压住。

    “你可不能乱动啊。”杨波赶紧按住她。

    庄叔颐这般高兴不是没道理的。来北平有许多不得不品尝的美食,但是其中最棒的两样可是千万不能错过的。其一便是以闻名世界的北平烤鸭,另一样当然就是叫庄叔颐等不及天黑,兴奋不已的涮羊肉了。

    正阳楼用的羊肉质细嫩,不膻气,口感极佳。将羊肉切好码垛,上下用锡纸铺盖,还要用冰块儿压住,将血水挤出来排干净,这样吃的时候肉质会更加细嫩鲜活。

    庄叔颐想着想着,又忍耐不住,想站起来看看那锅子来了没有。杨波无奈,只好眼对眼地看守她,不叫她乱来。“你别乱动啊。”

    “可是好无聊啊。”庄叔颐手里的书老半天也没有动一下,她实在是看不进去。谁家大姐叫了那种东西嘛。

    杨波只好拼命地想话题转移她的思绪。“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叫小伍改口嘛?其实这件事情我应该先知会你一声的。但是我想你应当也不会反对,所以我先和小伍说了。”

    “什么事情啊?”庄叔颐好奇起来。

    “我想和小伍结拜为兄弟。”杨波笑着答道。

    “什么!”庄叔颐还没出生,刚进来的庄伯庸吃惊地叫了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