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真假女贼?
    庄叔颐和杨波住的这个四合院位于猫耳胡同的中段,不远处是一个圆形的转盘,转盘正中间是一颗不知几百年的银杏树,秋季时,正是满树金黄,美不胜收。

    再过一段日子,大抵便是可以去树下捡些银杏果子了。庄叔颐还是蛮喜欢用那银杏果炖鸡蛋羹和炖肉的。现下连篮子都放在院子门口备着呢。

    庄伯庸虽说不知道教训了她几回,但是她自己毕竟是有工作的人,管不住庄叔颐这么许多。庄叔颐便趁着她不注意便溜回来了。

    “阿年,阿年……奇怪不在家吗?”庄叔颐敲敲了自家的大门,喊了几回,确定没有人在,这才失望地爬上墙翻了进去。一堵墙可拦不住她,只是感觉不一样。

    庄叔颐坐在墙上,突然听见一声呐喊。“抓住那个贼,就是那个女贼!”

    什么女贼?庄叔颐感到莫名其妙,她爬自己家的墙,管别人什么事啊。不过,庄叔颐在看到远处一帮人追着一个女孩往这边来的时候,这才意识到不是在说她呢。

    既然决定以后要在这里生活,应该还是要睦邻友好吧。就算没有这一点,就爱这打抱不平的庄叔颐大抵也是会上前去凑热闹的。谁叫她闲不住。

    庄叔颐从墙头跳了下去,正将那女贼扑个正着。两个人厮打成一团,在地上不知滚了几圈才停下来。那女贼还会些功夫,差一点便要从庄叔颐的束缚中逃走了。

    但是哪那么简单啊。庄叔颐一把揪住对方的辫子,就叫对方吃痛得动弹不得了。那女贼还不死心,想要还击也揪庄叔颐的头发,可惜的是庄叔颐的头发不仅短,而且太顺滑了,根本就揪不住。

    这下,她算是逃不走了。

    眼见的人群围了上来,庄叔颐见她跑不了便从她身上爬起来,但也没有松开她的辫子,得意洋洋道。“我捉的贼没有几百,几十还是有的,你想跑,没那么容易。”

    “你这个女贼,快松开我的辫子。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贼喊捉贼。”那女孩也是装作一副愤愤的模样,对着庄叔颐唾骂道。“现在大伙都在,你想跑才难呢。”

    众人一下就被这俩女孩的话给弄懵了。

    他们本来追着的是一个,怎么不知不觉变成了两个呢?北平城里好热闹的人多,好打抱不平的也多,起先一个人喊捉贼,后面的全是后来跟上来的。

    虽然庄叔颐和那女孩长得半点不相似,但是倒霉的是她们居然都穿的是一个颜色花纹的衣服,并且两个人都穿着裤子。这样的装束实在是太有迷惑性了。

    但是她们的发型完全不同啊。庄叔颐无语道。“她是长辫子,我是短头发,难道你们追了这一路都没看清人家长什么样吗?”

    “当然看清了,是个有长辫子的。”一个人这么说。庄叔颐正松了一口气,就听见另一个傻子说。“不对,是短头发的。”

    然后众说纷纭,七嘴八舌吵成了一锅热粥。

    庄叔颐扶额。这简直是一帮糊涂蛋。这么大的区别这么会不记得呢?那女贼尝试想趁着这乱局溜走,却被庄叔颐揪着头发给拉回来了。她还恶人先告状。“好啊,快看,她要跑,被我抓回来了。”

    “呸。”庄叔颐愤愤地啐了她一口。“你拿什么抓?用你的辫子?那倒是了不得的技能呢。凭着这一手,你就是去天津卫卖艺谋生也比做贼好。”

    “你才去穷乡僻壤卖艺呢。我是正经人家的小姐。”那女贼狠狠地瞪了庄叔颐一眼。庄叔颐才不惧她,也瞪了回去。

    可是这场面陷入了僵局。庄叔颐算是看透了,这群老少爷们大抵只是来凑个乐子的,并没有什么真心想帮忙捉贼的意思。

    而那喊捉贼的原主就更郁闷了,他本来很肯定是个长辫子的,但被众人这么七嘴八舌地一说,记忆都有些不清楚起来了。

    “我看啊,还是两个都送去警局就好了。警长总分得出来谁是贼了。”这说话的还真不负责人。这一帮追的人都不知道是哪个,难道警长有火眼金睛,立刻能分辨谁是六耳猕猴?

    庄叔颐只觉得见鬼了。她还没有打抱不平这么愤懑过。早知道不理这帮蠢货了。否则她现在早就坐在葡萄藤下的席子上舒舒服服地等阿年回来了。

    “我才不去呢。凭什么我帮忙捉个贼还要去警局,我可不去。”庄叔颐还没抱怨,那女贼倒是先出声了。

    庄叔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叫什么事啊。

    “那叫剩下一个去警局说清楚就好了。如果这一个不是,那就是另一个了。”好吧,看起来这不仅是个搅屎棍,还有可能是浑水摸鱼的同党。

    庄叔颐却不由地发了愁,她要怎么脱身呢。这一群老爷们跑了这么一大段路,又挤在一块,味道可够呛。幸好秋天风大,如果是夏天,她非被熏晕过去不可。

    “庄叔颐,你果然在这里。”这个声音,倒是叫刚刚还满不在乎的庄叔颐一下子懵了。

    “大、大、大姐。”庄叔颐吓得连手上的辫子也松开了。

    “我怎么不记得我妹妹是个结巴。”庄伯庸见她吓了一跳,苦笑不得地安抚着,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耳朵。

    “大姐,你取笑我。哼,不与你好了。”庄叔颐很是僵硬地转移话题。

    “你怎么还这一句,三岁起就只会用这个威胁人。你还没长大呢。”庄伯庸头也不抬,将自己手上的东西扔了出去,那女贼应声而倒,简直比人家对准靶子扔得还要准。

    周围看热闹的人立时便兴奋地欢呼鼓掌起来。

    庄叔颐无语。这帮人还真是来看热闹的。

    “吵什么,一帮爷们,要遛黄雀的遛黄雀去,斗蛐蛐的斗蛐蛐去,围在这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扰乱治安呢。”庄伯庸这么一说,当场便有好几个拍了脑袋跑了。

    旁人看来大抵这种活动只能算是娱乐行为,但是对于生活在老北京的爷们来说,这可算是一项正事。饭可以不吃,蛐蛐和鸟的饲料可不能将就。

    “你凭什么砸我!你妹妹才是贼。不对,你和你妹妹是一伙的吧,竟然欺负我一个。”那女贼一边假装抹眼泪,一边哭诉。

    庄伯庸走过去,捡起刚刚用来扔她的食物包,拽着她的领子,将那女贼从地上领了起来,冷脸道。

    “第一,你骂我可以,但你要是敢污蔑我妹妹的声誉,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说到做到。听懂了吗?”

    那女贼被吓得血色皆无,整个人汗如雨下,如被一只猛兽盯上一般,毫无反抗的能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