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来势汹汹
    ..民国之忠犬撩人

    庄叔颐被大姐拉着,心里万分喜悦。这是她最喜欢的大姐。这是她从小梦想成为的榜样。那个无所不能大姐回来了。

    虽然从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庄叔颐被迫离开家乡的那份痛苦和不安,从来没有停止过。那是她的根。失去了扎根的土壤,无论去到哪里,她都只是一介浮萍,漂泊不定。

    可是这颗不安的心,在被大姐搂紧怀里的时候,彻底平静下来了。因为她觉得,大姐的怀里,让她若身处永宁。这是家的气味,平静、温暖、安全。

    但是杨波就苦恼了。他不敢靠得太近,榴榴这位大姐对他可没多少好脸色,虽然从没有阻止过他靠近榴榴。大抵是因为她是那个府里难得神智清明的人吧。

    庄叔颐靠在大姐身上,都走出去好长一段路了,才想起杨波的存在,顿感对不起他。但是又不敢在大姐这里做什么小动作,只好偷偷回过头去看他。

    “要看,就正大光明地看。偷偷摸摸地像什么样子。”庄伯庸看也不用看,就知道她在偷偷搞什么小动作。“你怎么到这里的,阿娘怕信会有失,所以没有详写。现在你可以好好地讲给我听了。”

    庄叔颐一听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做的那些蠢事,要是讲给大姐听,会不会被打啊。之前她告郝博文的状的时候,可一点没敢提她跳永宁江的事啊。庄叔颐苦恼极了。

    “如果被我知道你说慌,你就应该知道会怎么样?”庄伯庸的话里一点威胁的语气也没有,但是庄叔颐觉得这可比千万柄刀剑加身还要叫人害怕。

    庄叔颐老老实实地点头。对大姐说谎的,都没有好下场。

    她家三婶婶惯会装模作样,就算背地里做了什么小动作,面上却一直维持得很好,从没有被人怀疑过。直到她踢到了大姐这块铁板,不仅叫大姐掀翻了船,而且从此不敢对她们家指手画脚了。

    庄叔颐从前当然不是个乖巧的小孩子,说谎几乎是家常便饭。反正人家也不会仔细纠结她的话,毕竟人人都把她当背景板。除了大姐。

    她要是敢在大姐面前说谎,她就可以好好体验七八天坐不了椅子的感受了。那真是酸爽得叫人受不了。

    “大姐。我……我真的没有说谎。你可以不打我吗?”庄叔颐把事情从头到尾那么一说,庄伯庸的脸色那是沉得如同被人涂了墨汁。

    庄伯庸攥紧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庄叔颐面前的桌子上。那黄花梨饕鬄纹圆脚八仙桌应声塌了下去。庄叔颐看得心惊胆战。大姐是真的生气了,完了完了完了,阿年救我啊。

    “大小姐,榴榴她真的……”杨波看榴榴吓得那个样子,想上前抱着她安慰她,但是在庄伯庸面前,他还是不大敢做这种出格的动作,只好出声劝阻。

    “你闭嘴。”庄伯庸头一个就先教训杨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搞了什么鬼。你还有脸说话。现在滚到一边去。”

    杨波咽了咽唾沫,不敢说话了,乖乖走到一边去。庄伯庸的气势与当年在永宁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庄叔颐可怜巴巴地望着杨波,知道他救不了自己了,索性闭上眼睛,努力地做心理准备。做什么准备?当然是受罚的准备啊。

    大姐拍坏个桌子都是一掌的事情,打她还不跟捉小鸡仔一样容易啊。在阿爹的面前,庄叔颐还敢跑,在大姐这里,她是还没跑,腿就软得站不起来了。

    闭上眼睛,等待了许久,庄叔颐却没有感受到疼痛,而是温暖的液体。庄叔颐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泪流满面的大姐。

    “大姐,大姐,你怎么哭了?大姐,你别哭,都是我不对。你别哭。”庄叔颐惊慌失措到了极点。打她有记忆以来,只见过一次。

    就是她被绿壳绑走,差点死在那个洞穴的那一次。大姐抱着她痛哭流涕,这是平生第二次。

    “榴榴。是大姐对不起你。”若是那个时候她在的话,绝不会叫这种愚蠢至极的事情发生的。那些笨蛋,竟然叫榴榴再一次为他们做出这样的牺牲。

    难道叫她死一次还不够,还要第二次,第三次……直至她粉身碎骨吗!

    庄伯庸想到此处,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如同被人捏紧了一般,喘不上气来。她这可怜的小妹,从出生到如今,总是在受那些无端的牵连,从没有被人保护的时候。

    她拼命地想要变得强大,就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爱人,可是她什么也保护不了。不管是她的爱情,她的孩子,还是她的小妹。

    庄叔颐从小便想要成为大姐那样正直善良强大的人。她身上的诸多影子,只不过是庄伯庸的投射罢了。庄叔颐的哀伤、同情、多愁善感,都像极了她的大姐。

    所以庄叔颐心上的一分疼痛,便是庄伯庸心上的十分。

    “大姐对不起你,榴榴。又让你受苦了。都是大姐没有尽到保护你的责任。”庄伯庸紧紧地抱住她,泪流不止。

    当年她听说榴榴失踪的时候,也只是难过罢了,因为她知道杨波一定会保护好榴榴,榴榴也一定会好好的。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救了庄府上下血脉的妹妹,还会被这样地对待。明明在祖父,在祠堂,在列祖列宗面前发过誓的。那群背信弃义的混蛋!

    可是她又如何呢?

    民国七年的时候,她只能躲在暗处,眼睁睁地看着榴榴被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掳走。民国十三年的时候,榴榴再一次被人伤害,被人推出去做那权势的祭品的时候,她却仍然是什么也做不到。

    她是多么无能的大姐啊!

    “不是,不是大姐的错。”庄叔颐在万分的震惊之后,终于缓过劲来了,轻轻地抚摸大姐的背。“不是大姐的错。我知道,如果大姐在的话,必定是砸了那郝府,也一定会替我主持公道的。所以,这不是大姐的错。”

    听了庄叔颐的安慰,庄伯庸却越发地痛苦起来。为什么偏偏是她这懂事的小妹,要一次又一次地遇上这种事呢?天道何其不公啊!

    庄叔颐又柔声地哄了大姐好一阵子,这才叫她停下眼泪来。庄伯庸哭够了,一抹泪水,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强,开口问道。

    “好了,现在说说你和杨波的事吧。你们孤男寡女住在一块,也不像话,就搬过来和我住吧。”

    杨波忍不住先打了个冷颤,艰难地开口道。“大小姐,我和榴榴……”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庄叔颐便坦率地说了实情。

    “我和杨波已经成婚了。他是我丈夫,我们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可以的。”

    “什么!”

    杨波捂脸。榴榴,你这是忘了你家大姐那辉煌的战绩了嘛?真的会死人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