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时光荏苒
    令庄叔颐垂涎三尺的全聚德烤鸭,还得到过“京师美馔,莫妙于鸭”的美誉。全聚德烤鸭最早可以追溯到同治三年,可谓是历史悠久了。

    创始人杨老板精明能干,四处寻访烤鸭的个中高手,后来还请到了专为宫廷做挂炉烤鸭的一位老师傅。从此全聚德烤鸭也和清宫秘方挂上关系了。

    “让一让,让一让啊。”从挂炉上刚刚摘下来的烤鸭,还冒着热气,就这么被端上了餐桌。

    庄叔颐兴奋地差点想跳起来,手舞足蹈地庆祝一番。这烤鸭饱满丰盈得好似肉都要从里面满溢出来了一般,外皮也被烤得酥脆,呈现出梦幻般的枣红色。

    哪怕没有入口,庄叔颐也觉得已经感受到了这只鸭子酥香甜美的滋味了。

    烤鸭自然是要趁热吃。跟着烤鸭来的师傅举着一把锃亮的菜刀,手起刀落,不过是几个眨眼的瞬间,那鸭子外面那一层就被剥了个精光,像一只**裸的少女在等待他们。

    庄叔颐毫不客气用那荷叶饼包了三四片烤鸭并大葱黄瓜丝,,再涂上一层厚厚的甜面酱,一口塞进嘴里。

    牙齿咬下去的瞬间,肉汁便在舌尖绽开来了。仿若是有朵朵烟花欢庆盛典一般。烤鸭的皮是一层厚厚的脂肪,油脂四溢,肥而不腻呢。至于里面的鸭肉也是一绝,滋味满满,不腥不柴。

    这真是好吃得无法形容。

    庄叔颐根本来不及品味,等她发觉时,自己已经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将那一只烤鸭片下的部分吃了个干净。

    这可怎么了得,杨波连筷子都还没拿起来呢。庄叔颐不太好意思地说。“要不,我们再来一只。”

    杨波爽快地点头。他本来不饿的,被她这吃相都给勾出了馋味来了。更何况她这个可怜巴巴的模样,实在是可怜可爱极了。

    然后庄叔颐和杨波便联手干掉了三只烤鸭。鸭架子煮的汤面,那也是有多少来多少,丝毫没有节制的意思,看得大堂里的人目瞪口呆。

    来全聚德吃烤鸭的人数不胜数,跑堂的小哥还是第一次遇见片鸭子的师傅连走都还没走开就吃完的客人呢。

    “够了,这一次真的不能再叫了。”杨波喝掉了最后一口汤,赶紧打住。这东西可比大烟要让人上瘾多了,杨波来之前都觉得自己有七分饱,顶多尝个味道,没想到连他也吃了这么多。

    现在反应过来,胃袋涨得难受。杨波捂着嘴,不由地感慨道。看来消食茶还不能买少了。他也得喝一缸子才行。

    吃了饭,两个人沿着街道散步。上海已经是个现代化的大都会了,然而北平还沉浸在过去古来的岁月里,宁静又安详,到处都是牌坊,城楼,还有古时的建筑。

    但也不是完全的古老,在种种旧式建筑之中,都透露出新时代的气象来。比如用电的街灯,不需要像永宁一样一盏一盏点燃的煤油灯,只需要拉下闸,整个城市一瞬间便会被光辉所笼罩。

    这大抵便是现代的社会了。庄叔颐望着眼前这齐刷刷被点亮的街灯,忍不住笑道。“阿年,你说,这要是以前的人看到了,指不定会以为这是什么仙法呢。”

    “还有飞机,不就是你看的《镜花缘》里所说的腾云驾雾吗?”杨波也笑着附和。“要是古时候的人来此,恐怕要以为此处是仙境。”

    “腾云驾雾当然是《西游记》啊。你这例子举得可不普遍。不过若是这里是仙境,我们不就是仙人了?我是小仙女。”庄叔颐厚颜无耻地捧着自己的脸夸赞道。

    “恩恩,小仙女,小仙女。”杨波当然不回去反驳她啦。恐怕真正的仙女到他这里,都比不上庄叔颐的一根头发。情人眼里出西施,可不是说假的。

    庄叔颐很是有童趣地追着一粒石子,一边走,一边将它向前面踢去。这游戏,小孩子必定会喜欢,可见这丫头的年龄也大不到哪里去。

    杨波跟在后面,忍俊不禁。

    “阿年,我们以后做什么好呢?你可绝对不能再做那种事情咯。”庄叔颐踮起脚,揪住他的耳朵训诫道。“要是被我发现,我就真的不跟你好了。”

    “我知道了。绝对绝对不会再做了。”杨波郑重其事地向她保证。他也决不能容忍自己再叫她这般伤心难过了。决不能!

    “那你总要找个正经职业养活我吧。郑先生。”庄叔颐笑眯眯地亲了他一口,作为奖励。

    “恩。”这是当然的呀。杨波已经在考虑什么职业自由度大。毕竟他家有一个十分活泼好动的小姑娘。当然必须得是正当职业。否则这丫头非把他叨叨死不可。

    做惯了那些不能言说的事情,杨波可没有这样一步一步踏实干活的经历。现在可谓是头疼不已。“先不提这个。榴榴你呢?想继续读书吗?”

    庄叔颐背着手,晃晃悠悠地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回答道。“是吧。我还是蛮喜欢读书的,何况除了读书,我什么也不会啊。我就是个废物。”

    杨波三两步走到她前面,注视着她的眼睛。“榴榴,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你是天底下最聪明能干的女孩。你不必和凡夫俗子相比。你能做到他们所不能及的事情。”

    “我能做什么?”庄叔颐望着他的眼睛迷惑道。“可是我既不会做家务活,也不好看,也不听话。喜欢胡闹,也喜欢做蠢事,还喜欢说些什么破道理……”

    然后她的碎碎念就被他轻易地吞入腹中了。热烈的,亲昵的,毫无阻碍的。

    “小笨蛋,以后不许说这些傻话了。在我看来,你是最好的。”杨波望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是这世间最美好的存在。”

    那语气恐怕比刻在石碑上的《十二铜表法》更庄严肃穆,也更深远悠长。

    也许庄叔颐不信任自己,但是她信任阿年。自己在世人眼里够不够好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她爱的人觉得自己好,不就足够了吗?

    庄叔颐大笑起来。“你说得对。阿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