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再见,上海
    ..民国之忠犬撩人

    “让她们走。”

    扬波挥剑的动作一瞬间便停滞了。

    他欣喜至极地转过头去。“榴榴。”然后又随即想起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立刻将自己手上的匕首藏在了身后。

    “榴榴,我……”

    庄叔颐虚弱地挪动自己的脚步,脸上却依然挂着微笑。

    扬波赶紧上前去扶住她,但是那个瞬间又害怕自己会被躲开。他又做了恶事,又被她看见了。这真是再倒霉不过了。

    但是庄叔颐没有躲开,而是顺理成章地靠在了他的怀里,将自己整个力量都依靠在他的身上。

    她没有生气?

    扬波感到不可思议。不应该啊。但是她没有排斥他,便是最好的回答了。扬波不觉得榴榴会改变心意。她总是将别人的性命看得太重。她太善良,太正直了。

    而这些特性既然不会因为死亡和爱改变,自然也不会轻易地在这样的地方更改。她不应该不生气的。

    “榴榴,你没有生气吗?”扬波小心地试探。

    庄叔颐摇了摇头。“没有。她差点杀死我,你是为了我才想要对她们动手的。我没有理由生你的气。阿年。”

    扬波立时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怕再惹她生气一次。

    “可是阿年,以后别轻易地取人性命了。”庄叔颐捏了捏他的耳朵,笑道。“她不无辜,也并不代表你可以杀死她。现在可不是从前了。现在可是民国,我们**制。”

    “那些设立法律的人都被杀了,那些听从法律的人也被杀了。法制有怎么样呢?民国不民国的,还不是弱肉强食。”扬波忍不住反驳。但是随即又有些懊悔。“对不起,我、我知道了。榴榴,你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疼,疼死了。阿年,我们走吧。不是要去北京吗?我们的火车已经开了吗?”庄叔颐靠在他身上,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好。”扬波单手抱起庄叔颐。

    “阿年,这样不舒服。我自己走吧。”庄叔颐摇头拒绝。

    “可是你背上的伤口。”扬波说到这里,又是狠狠地瞪了那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女人。“我不管你们是为了什么缘由对榴榴动手。但是我警告你们,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如果再让我碰见你们,我绝对要杀死你们。”

    “阿年,不许说胡话。”庄叔颐嘟着嘴,不高兴地捏了捏他的耳朵。“刚刚才答应我的,不许说这种话,威胁也不可以。”

    “好好好。”扬波无奈极了,他就是随便威胁她们一下,免得她们再来纠缠。但是说老实话,若是她们真的再出现在他眼前,他可能还是会忍不住想要消除这个威胁吧。

    只是下一次,一定不能再让榴榴发现了。

    “我知道,我的阿年一言九鼎的。这样吧,如果你背弃我们的誓言呢,就罚你……不,就罚我一天不吃饭。情节严重呢,就三天不吃饭。你考虑一下。”

    庄叔颐知道惩罚他,那是没有意义的。阿年什么承受不了呢。别说是叫他十天半个月不吃饭,就是让他为自己去死,他也绝不会有怨言的。

    但是若是这惩罚是落在她身上的。他就绝不会坐视不理。

    “榴榴。”扬波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还真是叫她抓住了软肋。

    “放心吧。我绝不欺负你。”庄叔颐笑眯眯地说到一半,突然就面目狰狞起来。“好痛哦,阿年。我的背好痛。”

    “糟了,你别用力,伤口裂开了。”扬波像抱孩子似的将她抱了起来,使她受伤的背部不必遭受到摩擦。但是鲜血还是不住地流出来。

    榴榴的皮肤太娇嫩了。那个暗器其实并没有刺进她的肉里去,只是将她的皮肤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来。但就是这样,也叫扬波好一阵心疼。

    在他的保护之下,庄叔颐不知有多少年没有流过血了。不对,上次日本的袭击中她的左脚也受过伤。扬波一想起来,就恨不能将这帮蠢货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哦,对了,他已经答应榴榴了,以后不能做这种事情了。

    他就是拿她没办法。

    “好痛哦,阿年。”庄叔颐失去了刚刚的勇气和忍耐,像极了小孩子,哭闹个不停,一边撒娇,一边蹭阿年脸。

    “小猫咪,你别这样动来动去的。”扬波简直是要为她操心死了。这背上的一道伤可不能随便动啊。偏偏她本人毫无知觉。

    庄叔颐当然知道这么浅的伤口很快就能好。但是她疼啊。何况有阿年在,她就是想要冲着他撒娇。

    “庄小姐!”爱银咬牙站了起来,对她喊道。“我保证以后她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谢谢您的不杀之恩。”

    而那个刺客却依然是一脸不屑的样子,拉着爱银的袖子摇头。“别谢她。”

    “鹤,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爱银赶紧蹲下来,查看她的伤势。右手的手筋被挑断了,鲜血流了一地,她可能再也无法用右手使手里剑,或者别的什么暗器了。这对她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人生在世各有各的命。”若是能安稳度日,做个靠和歌打发闲暇时光的闺中少女,谁不想那么做呢。只是她们得不到罢了。

    扬波一只手果然不好用力,虽然能够抱起庄叔颐,但是姿势令她很不舒服。扬波只能把她放下来,重新背了起来,这一回,庄叔颐总算是高兴了。

    “我们刚刚怎么没想到嘛。好笨哦,阿年。”

    “注意一下用词,你现在的交通工具可是我。”

    “恩……阿年好棒,阿年真好。”

    “这还差不多。”

    “哈哈哈……”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足够了。今后要去的地方也是一样的,无论在哪里,只要拥有彼此,便是绝对的天堂。

    庄叔颐静静地靠在扬波的背上,像过去的日子一样,令她感到宁静、美好,还有安全。这里才是她在暴风雨中的归属。

    “榴榴,你睡着了吗?”

    “恩,我睡着了呀。”

    “小骗子。”

    无论这个时代最终会走向什么地方。

    只要他在她身旁,她都会幸福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