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追杀
    ..民国之忠犬撩人

    扬波轻轻地梳理了一番庄叔颐的头发。刚刚那跑动把她的头发都弄乱了。扬波梳理得很认真,却半点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

    他只是将自己的外衣脱去,再胡乱地抹去了脸上的血渍,就着急忙活地来照顾她了。在他看来,若不是自己身上的血渍会吓到她,他都懒得做这番清洗的举动。

    “真的。所以,这是那个人出手了吗?”庄叔颐心疼极了。“你上药了吗?”

    “上过了。榴榴,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扬波现在只想要尽快离开上海。那个人能伤到他,还可以在他警觉的时候逃走,证明实力不菲。

    更何况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证明之后的后续会更加糟糕。他既然已经出局,以后大抵也没有办法再入局了。

    但即便是有这样的资格,他也绝不会再违背榴榴的意愿了。

    “好。”庄叔颐刚开口,便被扬波一把抱住,飞快地就地翻滚,躲闪过几支充满杀气的箭。庄叔颐重新拥有视觉,感觉也不如在黑暗中敏锐了。“是谁!滚出来。”

    “榴榴,别说话。”扬波察觉到了,这大抵是个刺客。

    说来也是好笑。在这个热兵器当道,冷兵器彻底退场的时代,居然还有用着如此古老兵器的冷僻职业。但是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明了地描述对方的举动呢。

    庄叔颐立即乖乖地听话,闭上了嘴巴,紧紧地抱着他。

    扬波一只手牢牢地抓住她,然后拼命地寻找躲藏的空隙。对方射了几箭,又立刻隐藏起来,叫人根本没有办法确定他的位置。

    扬波从前打的都是正面战,或者说是从背后袭击的手法。这种敌人在暗,他在明的情况,他还真没怎么遇见过。特别是在敌人如此难缠的情况下。

    当然他伤了一只手臂,怀里的榴榴都已经不能算进劣势里了。

    “榴榴,掏出枪。”扬波腾不出手来,其实要由他来,大抵也是射不中的。看不见人,难道射墙吗?但是庄叔颐就不同了。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啊?”庄叔颐虽然将枪掏了出来,但是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的枪法不如阿年,而且对于敌人的感知也不如阿年。她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由自己来射击。

    “榴榴,我现在腾不出手啊。”扬波一只手半垂着,一只手用来固定庄叔颐,根本没有第三只手可供他使用啊。

    “那你把我放下来。”庄叔颐只是刚刚被吓得不清,其实身体上根本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不。”对方明显是冲着榴榴来的,扬波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松手呢。

    两个人僵持不下。

    庄叔颐勉强开了两枪,但是很显然都没有打中敌人。庄叔颐更是气愤了。“都说我打不到了。你来打,总共就几发子弹,我们不要浪费了啊。”

    “什么浪费了?”

    庄叔颐顺着这熟悉的声响看去,一眼便瞧见了带头的袁晓彤。那个笨蛋竟然还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笨蛋,快走。”庄叔颐这下立即便挣脱开扬波的束缚,飞快地拉了他,将众人推出这巷子。这个时候她的感官倒是敏锐起来了。

    她刚将袁晓彤等人推过去,几支箭便射在了她们刚刚站过的地方。

    “什么时代了?还有人用弓箭!”众女孩还有心情说这等傻话。

    庄叔颐翻两个白眼。“伎俩只要管用就好了,管它老旧不老旧的。你们快点走开。阿年不是叫你们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什么叫让我们走了。明明是你们偷偷开溜。好吧,不计较这么多了。到底是谁啊,用箭射你!”袁晓彤撸起袖子,就想要上去和那刺客干架了。

    一见她这样,剩下的姑娘们那更是义愤填膺,气得不得了啦。

    庄叔颐无奈地扶额。看来被她宠坏的不止是其他人,连袁晓彤这家伙也被她惯坏了。庄叔颐一把拽住她。“你干什么?阿年都不一定打得过他,你说什么蠢话啊。回来。”

    “那好吧,放过他一次。”袁晓彤看了看众人,只好乖乖应声了。她好歹学过几招,剩下的这些就是按着对手叫她们打,恐怕也打不中。

    “快走。”庄叔颐这个时候倒是厉害了,三发子弹,竟有一发擦中了对方的手臂。箭枝的攻击立时便停了下来。

    庄叔颐等人也不敢松懈,转身就跑。扬波只能无奈地跟在后面,帮忙掩护。几发子弹又看不到人,只一会功夫便没了。

    “阿年,接下来,怎么办?”庄叔颐扶起一个差点被绊倒的姑娘,焦急地询问。

    “进入人群。只能这样了。”扬波只说了一半,但是另一半即使他没有说出口,庄叔颐也已经明白了。

    只要进入人群,这些不是目标的姑娘们自然就能顺利脱身了。

    “不行。我们怎么能将你们独自留下呢?你以为我们这么不仗义吗?”袁晓彤大声地反驳。

    沈寄夏等人倒是明白现下的状况。她们在也不能帮上忙来,只是会拖累庄叔颐和扬波。所以相互一视,齐心协力抓住袁晓彤,就把她拉走了。“榴榴,你自己小心,不管你还回不回来,请一定要给我们一个安全了的讯息。”

    庄叔颐对着她们点了点头,挥了挥手道别。她当然舍不得她们,可是现下这状况,也并非是她们可以说话的时机。她眼中的泪珠子还未落下,就被她擦干了。

    “我们走吧。阿年。”庄叔颐强忍着,笑着说。

    “好。”扬波没有多说什么。他当然只希望她的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但是他也再清楚不过了,那样的话庄叔颐会有多么的寂寞和孤独。

    她是天上的月亮,注定要在黑夜里伴随着群星闪耀。

    就在庄叔颐和扬波准备从人群的稀疏处离开的时候,耳尖的庄叔颐听见了拿着枪的两个士兵的窃窃私语。

    “剩下的人怎么办?”

    “趁乱随便抓几个充数吧。真是的,这么多人还要分辨出带头的,长官也太为难人了。”

    庄叔颐望着他们走去的方向,竟正是袁晓彤她们撤退的位置。不行,她决不能叫她们受到任何的伤害。既然她做了这一日的小东楼主,就要负起保护她们的责任来。

    远处,那双久久窥视着庄叔颐的充满敌意的眼睛再一次锁住了庄叔颐的身影。

    “榴榴,你想做什么?”

    “阿年,对不起。我又要任性了。”

    “没关系。”

    扬波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

    为了你,我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