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暗中的杀机
    ..民国之忠犬撩人

    “榴榴!”

    庄叔颐拼命地撑住自己的身体,然而眼前已经漆黑一片了。她紧紧地拽住扬波的袖子,不让自己倒下去。

    她不能在这里倒下去。

    她们需要她!

    “放手!”庄叔颐冲着前方大喊,然后毫不犹豫地松开扬波的手,推了他一把。“快去救她们,阿年,去救她们。”

    “可是榴榴。”扬波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她,他才不管那些蠢货的生死呢。但是他不管还真不行。摊上这样一个老婆,真是上辈子积福了。

    但是扬波就算不能不理庄叔颐的请求,也绝不可能离开庄叔颐的。特别是这种慌乱的情况下。

    扬波一把将庄叔颐扛在肩上,然后几步跳到那边去,三两下将被抓住的姑娘夺了回来,然后带着她们向后撤退。

    “榴榴,你的丈夫,好像和你一样厉害。”众姑娘皆眼睛冒星星地望着庄叔颐。不要质疑为什么?因为在她们心里面最厉害的人的当然是庄叔颐。

    庄叔颐看不见。但是她确实接受到了这古怪的视线。“哈哈哈……过奖过奖。”她倒是厚着脸皮,毫不客气。

    袁晓彤上去揉了一把她的头发。“你这个晕血怪人,不要再笑了,你这样看起来很傻耶。怎么样?看得见了吗?”

    “看不太清楚。”庄叔颐现在已经渐渐地恢复了。也许是近来见的血过多了,她的恢复力开始变快了。只是眼前还是灰茫茫的一片,意识的强大并不能改变她身体的怯弱。

    “我不懂,按理说一般人也打不过你。你怎么就看个血就倒了呢?”袁晓彤不知道她惨痛的过往,自然也不会了解这其中的缘故。

    庄叔颐也不会自揭其短。她也不想和人提起,仿若自己有多悲惨似的。她不愿去博取别人那无谓的同情。“人家比较娇弱嘛。”

    袁晓彤听了,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许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太可怕了。”

    一行人皆是大笑起来。

    明明是可怕的乱局,但是每一个人心中都还怀揣着希望和欢笑。庄叔颐松了一口气,可见时局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

    庄叔颐安心地抱着扬波的脖子,等待眼前的黑暗驱散。她已经渐渐摸到窍门了,只要她不敢到害怕,一刻钟之内一定便能恢复过来的。

    眼睛看不到的时候,感官便格外的灵敏。庄叔颐有感觉到了那个奇怪的视线,带着敌意和杀气。

    “阿年,那里有人吗?”庄叔颐之前和扬波说的时候,扬波只抓到一个背影,没有看到正面。可见那个人躲闪得多么快。

    “没有。你又感觉到了吗?”扬波紧皱着眉头,仔细地搜寻。以他那敏锐的感官居然也没有察觉到,这便十分的蹊跷了。在警觉方面,榴榴不如他,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是这并不是说他觉得榴榴只是错觉。他总是无条件地相信她说的话。没有什么别的理由,只因为她是榴榴罢了。

    “恩。我觉得和之前的是同一个人。”庄叔颐现在看不见,感觉却格外的清楚。“我觉得之前好像他也跟踪过我。好几次。”

    很好。这句话成功地激起了扬波的杀意。那个混账。

    “榴榴,你之前为什么没有和我说过。”扬波现在更在意的是这个。

    庄叔颐挠了挠自己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感觉以前没有这么清楚。今天才确定的。阿年,我是不是变厉害了?”

    “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真是不要脸。”袁晓彤刮了刮脸,笑话道。“这里有这么多人,有一个两个看你不顺眼也是很正常的。我就看不惯你。”

    “没和你说话,闭嘴,圆圆。”庄叔颐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只好冲着说话的地方狠狠地翻了几个白眼。“等等,趴下!”

    若是从前大抵听她这怪胎说话的不多,但是如今现下,她可是小东楼主。周边皆是小东楼的姑娘们,下意识地遵守了她的命令。

    人都有从众心理。当周边所有的人都做出同一个动作的时候,就会带动其中的人一同服从这个指令。

    扬波是第一个趴倒的,他还先将庄叔颐护在怀里,才倒下去。

    就在大多数人趴倒下去的时候,响起了一片密集的枪声,扫射四周。鲜血就这样在众人头顶绽开来,洒了一身。

    庄叔颐在闻到气味的一瞬间,眼前便浮现了想象出来的可怕场景。血肉模糊,横尸遍野的那画面,只用了一瞬间,便叫她昏厥过去。

    趴倒的人群当然没有防护,但是那些士兵攻击的也不是这些撤退的,没有攻击意图的人,而是那些站着,企图反抗的人们。

    扬波才感到无奈,想摸一摸自己怀中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大宝贝,突然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这一阵枪声之中,另藏有一番杀机。

    在这种情况下,他便是察觉到了,也根本躲不开。更何况他怀里还有一个榴榴,只要他移动,就有可能将榴榴暴露在敌人的视线范围里。

    杀机化作了实质的箭枝,这古老而朴素的冷兵器狠狠地咬住了扬波的手臂。

    扬波却连一声呻吟也不曾发出,简单明了地拔出那支箭,用布条止血。他低头去看,还好榴榴已经昏过去了,否则被他的鲜血一溅,恐怕现在她非得晕上好几遍。

    哦,还得叫他耳朵疼。

    扬波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脸。这一天真是把她吓坏了。还说自己不是孩子了呢。

    “阿年……”庄叔颐迷迷糊糊清醒过来的时候,乱局已经结束得差不多了。扬波早就顺利背着她逃出去了。至于小东楼的女孩们,他也顺手带出去了。

    如果他不这么做,不难想象榴榴知道真相以后,会不会气得再也不理他了。扬波正叹气呢,便看到榴榴睁开了眼睛。

    “榴榴,你醒过来了?”扬波欣喜道。

    “恩。阿年,她们怎么样了?”庄叔颐开头的第一句便是这个。

    扬波无奈地回答。“她们没事,我让她们先回去了。你别担心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当然在庄叔颐昏迷的时候,他已经将她全身都检查了一遍,以免她受了伤,他还不知道。

    “那就好。我没有不舒服……阿年!阿年,你的手臂怎么了?”庄叔颐看到的自然是已经包扎好的,只是扬波的衣服遮不住这明显的突起,否则也不必引起她的忧虑了。

    “没什么。只是受了一点小伤。榴榴,你是对的。确实有人在暗中觊觎你的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