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民国之忠犬撩人

    “榴榴,我们走吧。”扬波哀求道。

    现在他算是知道什么是所谓的自作自受了。

    “我不走。”庄叔颐一把夺过袁晓彤手上的药箱子,扭头就向前走去。扬波抓住她的手臂,不肯放她去。“放开我!”

    “我不放。你现在去能做什么?”扬波拼命地忍耐自己。“那里已经有足够多的人了,你不过是一个人。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能不能不要去了?”

    “不能。”庄叔颐转过头来,眼神里满是冷酷,叫扬波一瞬间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庄叔颐意识到了这一点,慢慢地将自己的表情放缓了。

    “阿年,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却可能会太少了。自从孙先生去世以后,这个国家就已经没有领路者了。若是连跟从者也失去,那么我们谁也无法得救。”

    “从什么里面得救?这世道从过去到现在,还有未来,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改变。榴榴,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所以,这世界如何,根本无关紧要。”扬波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不是的。不是的,阿年。我们只是这世界中的一个蝼蚁,这没错。世界是否美好,都不能决定我们的生活。但是若是世界毁灭,国家覆灭。我们终究是活不下去的。”

    庄叔颐望着他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说的好。”袁晓彤听完,只觉得自己热血沸腾。但是这不是让榴榴也参与进来的理由。袁晓彤一把将那药箱子夺了回来。“但是这一次,不用你来了。我去。”

    “我也要去。”庄叔颐紧跟上,却被扬波抱在了怀里。

    “榴榴,我求你。不要去。”扬波紧紧的抱住她,不肯叫她离开。他真的承受不起失去她。“求你了,我们走吧。离开这里。”

    “可是我们离不开。若是不在这里站出来,在哪里也无法站起来。阿年,屈服于此,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庄叔颐摇头。

    “榴榴……”扬波抱住她的手渐渐地使不上力气了。他很想要强制地将她带走,可是他知道,若是这样做了,便再也无法回头了。

    她绝不会原谅他的。

    “阿年,放我走。否则我不会原谅为自己袖手旁观的。”庄叔颐冷静极了。但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声音在扬波的耳中听起来,有多么的可怕。

    扬波下意识松开了手臂,眼睁睁地看着她滑入人群之中。他还能怎么办呢?他从来就拿她没有办法,从前不能,将来不能,现在更不可能。他急迫地跟了上去。

    “你来做什么?你这个晕血的软包。”袁晓彤跟随这人群向前移动,眼角瞟见庄叔颐跟上来的时候,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她几眼。“快走开。你派不上用场的。”

    “她们呢?”庄叔颐不相信只有袁晓彤一个人会参加这样的游行。

    “事情闹大了,我怕她们受伤,将她们支去后援救助了。”袁晓彤自知不如庄叔颐的本事大,她接了庄叔颐的担子,可不想输给她。反正救援也算是示威队伍里的一员。

    “做得好。你比我聪明。”庄叔颐忍不住夸赞她。

    “才不好。她们都快把我骂死了。你这傻瓜,把她们保护得那么好,她们怎么能知道世事的艰苦?一个一个喊着要到最前面去,都被你惯坏了。”袁晓彤抱怨道。

    庄叔颐在时,她们即便是走在最前面也是丝毫不必担心的。因为庄叔颐总是有办法叫她们安全地回家去,从未例外过。她是她们最坚固的保护。

    以至于现在她们失去了她,仿若是失去了全部,但是除了袁晓彤,谁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知道。”庄叔颐回头望了一眼扬波,感概道。“被宠坏的人就是这样蛮不讲理的。对不对阿年?”

    “我不知道。”扬波很是机灵地回答道。他要是这么简单就入坑的话,就不是庄叔颐的阿年了。

    庄叔颐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恩,回答的不错。”

    “游行当中请保持肃穆。你们俩个要是想要打情骂俏的话,就快点滚开。”袁晓彤冲着他们俩翻了个白眼,气呼呼道。

    “好啦,好啦。我们错了。”庄叔颐立即认错道,揪着扬波的袖子,对他一阵挤眉弄眼。扬波捂嘴偷笑着点头。

    袁晓彤看了一眼,气得直跳脚。

    “也不许用眼神对话。你们在说我的坏话对不对?”

    “没,哪敢啊。”

    正闹着呢,前方传来了可怕的骚动声。

    庄叔颐立即竖起耳朵听。但是声音太嘈杂了,她分辨不出他们在说什么。扬波听了几遍,开口道。“他们好像在转头,说是后面的宝山路出事了。”

    说完,扬波就有些后悔了,因为这俩姑娘一下便向那方向挤过去。如果他没说就好了。但是就算他不说,她们迟早会知道事情的真相的。

    “宝山路……糟了。她们就在那里。”袁晓彤抓住药箱的手暴出青筋,可见力道之大。

    “什么!”庄叔颐瞪圆了双眼,大叫出来。“你怎么将她们单独留在那里?你明知道她们就是一帮没有自理能力的娇小姐。”

    “你也是。但是你做的那么好,她们凭什么就不能和你一样。脚长在她们身上,你管不到她们去哪里。你的保护欲太过了。”袁晓彤一口道破了那层薄壁。“你以为这是为她们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么她们永远也长不到,永远也做不了她们想做的事情。”

    庄叔颐苦笑起来。袁晓彤是对的。她做得太多,却没有想过叫她们自己成长去担当一面。她们在失去她之后,会遇上什么事情,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同样的话语,庄叔颐也曾对扬波说过。事实证明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

    另一边的扬波也很是无奈。明明说的是庄叔颐,却不知怎么地叫他膝盖有点疼。这话简直像是也在说他。

    “但是你也不是这样。”庄叔颐和袁晓彤两个相互抱怨起来。“你也不是这样对待她们的。我们俩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我和你才不一样。我有让她们自己好好锻炼。”袁晓彤说出这话,立刻便心虚了。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来。

    庄叔颐没有继续指责,因为她感受到一股奇怪的视线。那视线十分的熟悉,令她感到不安,还有恐惧。可是不管她怎么寻找也没能找出来,就像以前一样。

    不,现在不一样。这一次,她有阿年在身边。

    “阿年,我感觉有人在盯着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