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硝烟四起
    ..民国之忠犬撩人

    扬波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庄叔颐所要做的,不过是舒舒服服地吃掉她的早餐,然后坐上车就行了。

    庄叔颐捧着一大碗的小米粥,面前是好几碟子下粥的小菜,白切里脊肉、香椿炒鸡蛋、凉拌三丝、炸花生米、酱萝卜片,并一块绍兴火腿腐乳。

    “阿年,我就是猪也吃不完这么多啊?”庄叔颐近来胃口虽然好了,但是之前因为饥饿紧缩的胃袋却还没有恢复正常。

    “不必吃完,你慢慢吃。”扬波笑着又打了一碗的小米粥放在自己面前。“那我陪你再吃一点好了。”

    “恩恩。”庄叔颐笑着点头。她总觉得好久没和阿年一起吃饭,其实呢不过是近来事情多发,她吃起饭来慌忙,根本没有在意罢了。

    虽说庄叔颐每吃一口都展露出幸福的表情,但其实她也只吃完了那一块腐乳,其他的菜肴只是吃了几口罢了。

    坐上了车,庄叔颐还不由地感叹。“那腐乳真好吃,不愧是鲁迅先生家的。”

    扬波听了,直发笑。“别傻了。鲁迅先生原籍在绍兴没错,但是谁说他家里会卖腐乳了。小傻瓜。”

    “我不管,反正我就说是他家的。”庄叔颐吃饱喝足,又开始蛮不讲理起来。

    “好吧,好吧。你说是他家的,就是他家的吧。但是你不是不喜欢他吗?”扬波还记得她和女同学在家里大吵一架的事情呢,就用了鲁迅先生相互搏击。

    “别傻了,阿年。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鲁迅先生呢?”庄叔颐又拆开一包蜜饯,塞了一口到扬波嘴里,然后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你不是刚吃了饭吗?”扬波觉得奇怪。她的嘴好像只有两个用途,一个是和人吵嘴,一个是吃饭。

    “饭后点心是去另一个地方的。”庄叔颐笑眯眯地说。“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小的哪敢。”扬波笑着打趣。“我哪敢给庄三小姐提意见。”

    “也是。我已经晋级了,现在请叫我‘小东楼主’。”庄叔颐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纠正他。

    “是是是,楼主大人,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把东西收一下?”扬波忍俊不禁。“我们快到了。”

    “要坐火车去北京吗?”庄叔颐高兴起来。她上一回坐火车都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小孩子嘛,坐这样奇妙的交通工具总是要兴奋一些的。当然大“小孩”也不例外。

    “不,我们要先坐火车去南京,再转道去天津,从那里的火车可以直接到北京了。”扬波一边说,庄叔颐一边掰手指。

    “天哪这么远?”庄叔颐回忆了一下。“我怎么觉得以前很快呢?”

    说的是当年跟着她阿爹从北京城逃回永宁来的事情。对了,就是在那次的火车上遇见的阿年。

    “是啊,你光顾着玩我了,当然快。”扬波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来,当然记得甜蜜。但是那时候大抵是只有无奈和郁闷了。

    被一个**岁的小姑娘当作解闷的玩具,可不是好玩的事情,特别是对方精力充沛,又格外的活泼的时候。

    那时候老爷和太太都愁云满面,根本顾不上她。她只能缠着扬波打发时间。两个人几乎把整座火车都走了个遍,连车头的驾驶室都趁着人家不注意溜进去看过。虽然之后被抓起来赶走了。

    但那大抵便是他们俩个的开始吧。

    扬波那时不过是知道,若是不跟着她,他就完了,才那般听话又用心。只是到后来,大概是真的挺好玩吧。他全身心投入,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是跟个丁点大的孩子混一起了。

    “我才没有。明明你恶作剧比我过分多了。”庄叔颐对他做了个鬼脸。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街道渐渐的拥挤起来,学生、市民、工人脸上都带着义愤填膺的表情,挥舞着手臂,聚集起来。

    庄叔颐这时候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吃得有些撑,又劳累了好几天,此时有些昏昏欲睡,只是有些许意识到了不对劲。

    而扬波已经在看见他们手上的报纸和旗帜之时,便已经了然了。毕竟他只差一步,便也是这名单上的一个了。

    他虽然因为榴榴没有参加,但是并不是说他可以高枕无忧了。榴榴她若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上海。

    扬波将车子停在了巷子里,拿下行李。“榴榴,今天可能有集会。人多,也没多远,我们走过去吧。”

    庄叔颐此时还有些糊涂,自然是他说什么,听什么,就算心里有些许疑惑但半句反驳的话也没有。在她看来自己都要离开上海了,若是真有什么示威游行,她也管不了。

    只盼望袁晓彤能成长起来,别让小东楼的女孩们受到什么伤害。

    庄叔颐正这么想呢,迎头便与那袁晓彤,眼对眼遇上了。“圆圆?”

    “榴榴,你还在这里?”袁晓彤拎着药箱子,吃惊道。

    “是的。不过,马上就要走了。”庄叔颐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袁晓彤不假思索地隐瞒,甚至不需要扬波给她任何的暗示。俗话说的好,敌人往往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做过庄叔颐的敌人,袁晓彤早已明白她的思维方式。

    若是将眼下这件事情说予她听,庄叔颐肯定不愿意离开的。

    但是没有必要。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袁晓彤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确实忍不住想要用自己的方式保护一次她们的“小东楼主”。

    “你快走吧。今天有集会,你再不走,我就要拉你去尝尝她们新出的菜了。听说放了紫甘蓝和芥末。”袁晓彤故意这么说。

    果然庄叔颐立刻露出了嫌恶的表情。“我的天,她们还没有停止糟蹋食物吗?这听上去就够恶心的了。”

    “相信我,你会很庆幸自己错过,她们学英国菜的那些日子。”袁晓彤脸上的表情真是难以言说。庄叔颐立即给了她一个同情的眼神。

    两人正笑着拥抱,然后打算道别的时候,旁边路过了几个赶去游行的学生。他们一脸悲愤地大声讨论道。

    “真是太可怕了。什么中华共进会,就是一群强盗土匪。”

    “整个工人纠察队都被解散了。”

    “一夜之间就死了一百多个人,实在是太残忍了。”

    庄叔颐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在这一瞬间凝固了。

    她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终于知道她曾错过的真相是什么。

    她的阿年差点成了刽子手之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