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人不可貌相
    、第二百三十六章人不可貌相

    周围的一切都是混沌的。

    庄叔颐一会觉得自己被埋在沙子里,周围是粗粝又闷热的空气;一会儿又觉得自己被吹到了半空中,轻飘飘地找不到底。

    突然头顶上响起了声音。这说法真是奇怪,不是吗?庄叔颐还十分的迷糊,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

    “有没有陌生女人进来?”糟糕,这一句问话,立即将庄叔颐从缥缈之中拉回了神智。这是在追捕她的人。她记得这该死的声音。

    庄叔颐努力地睁开了眼睛,但是没什么用,她的眼前一片黑暗。庄叔颐还以为自己还在犯病呢。

    她伸手小心地摸索,上下左右,全是木板,味道不怎么好闻,看起来也不怎么牢靠。这是一个箱子吗?那个叫爱银的女人,竟然有胆子把她藏起来。

    这是庄叔颐想不到的。

    但是这也只是一时之计。这箱子抵挡不了多久。只要对方铁了心搜查,她根本藏不住。庄叔颐渐渐适应了箱子里的黑暗。姑且称之为是箱子吧。

    庄叔颐没有怎么多想,摸索出自己怀中的勃朗宁。她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哪怕是到了绝境,也要拼死一搏。这才是永宁的姑娘。

    就在她要拉开保险的时候,听见爱银的回答声音。

    “老总,我没有见过。这里人太多了。我可能见过也没有印象。”

    她居然敢回话。这女子的胆量超乎庄叔颐的想象。她竟然还敢阻止他们搜捕房间,但是很显然一个妓女的话并不能阻止这帮丧心病狂的家伙。

    他们甚至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开枪杀人。

    庄叔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顺着微弱的光线,找到了一条缝隙。她紧紧地扒着那条缝隙,试图探查外面的情况。

    有五个人,屋子里有三个。爱银正在苦苦哀求对方,一个拦不住便去拦另一个。但是她谁也阻止不了。就像她身上的那些伤痕一样。她什么也抵抗不了。

    这个可怜的好心肠的女人。

    庄叔颐握紧了勃朗宁,屏息以待。现在出去还能掌握点主动权。但是用脑子想想也知道,这一点主动权在以少对多的情况下有多没有用处了。特别是这个少,指的就是她一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