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唯一的你
    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不带任何温度的声音,叫庄叔颐不由地打了个冷颤。

    真实的阿年,便是眼前这一个被人唤作万先生,不在乎生死,冷酷无情的男人。

    扬波不再给她打断自己的机会,继续说道。“在你看来一个杀人如麻,践踏生死的渣滓,不配爱你吧。”

    “爱,没有配不配的说法。”庄叔颐摇头。“爱不过是心里的一种波动,只要有心,就可以爱。”

    “是啊。可是无论我多么爱你,无论我为你付出多少,你为什么都不肯爱我呢?难道你没有心吗?”扬波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

    他用了十一年编织一张网想要捉住他最爱的这条美人鱼,但是也没有能够。现在他只想要暴力地提着她的尾巴,将她扔进那只有他看得见的水缸里,叫她再也别想逃走。

    “所以,你感受不到我爱你吗?”庄叔颐望着他,只觉得他可怜极了。她还曾认为他们两情相悦过,而他却是一直只感受到苦涩的痛楚。

    他没有得到过,所以连得到的时候也没有察觉。这大抵是最悲惨的事情了。

    “你爱过我吗?在你心里面,你的父母,你的大姐,你的家族,你的哥哥……甚至于你的大义都要凌驾在我之上。你告诉我,这是爱吗?”

    很明显在扬波这里,答案是明确的。

    不是。

    这根本算不上是爱。

    她不过是如同一个女子爱慕一个男人一般的爱。那种肤浅又短暂的爱意。瞧啊,现在不就什么都没有剩下了吗?不过是听到似是而非的对话,就对他起了疑心,就不“爱”他了。

    这叫什么爱?她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给他。何谈爱!

    而他却是付诸一切,将她视为生命的唯一。他什么都愿意给她,只要她能爱他,只要她展露那一个没有忧虑的微笑,他愿意死。

    可是死亡是简单的,现实却复杂得多。

    扬波确定他现在为她死,她只会痛苦,却绝不会懊悔。她太无情了,她做下的决定是绝不会更改的。从前他觉得这一点很好,如今只觉得苦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