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痛心疾首
    “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也是叫人预料未及啊。今次查起来竟然占了大半的地方,若是不将这些蛀虫从国会里驱逐出去,恐怕大厦将倾啊。”说话的是那个被唤作是戴先生的人。

    庄叔颐和俞向晚两个人相视,压住了呼吸,调整了一个姿势,将影子也好好藏在了阳台里面。

    “是啊。驱逐虫子还是要趁早啊。戴先生来此有何指教呢?”这时说话的应当是传说中的杜先生。

    明明是个温和的男声,温文尔雅,但是庄叔颐听见他的声音竟然忍不住浑身一颤。因为他的传闻实在是太多,多得能叫夜里小孩止啼。

    居然能让这位杜老板称呼为戴先生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呢?庄叔颐正在疑惑,里面又继续传出声音来了。

    “不必唤我戴先生这么生疏,唤我季陶就行了。”里面的人是戴季陶,居然是戴季陶!《民权报》的创办人,孙中山先生的秘书,国立中山大学的校长,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曾在国民党一届三中全会上发表《民生哲学系统表》。

    这个人曾提出过所谓以“纯正三民主义”为中心思想的国民党“最高原则”的建议,旨在反对三大政策。这三大政策正是孙中山先生在去世之前制定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

    这样特殊的身份,加上躲在这外面偷听的俞向晚,庄叔颐已经可以判定里面的这帮人是在谋划些什么了。反正不是好事。

    庄叔颐想得出神,半点没有注意到俞向晚焦急的神情。俞向晚当然是猜到里面的人要谋划与党有异的事情才会到这里来的,他着急的是庄叔颐听了这等事情,恐怕会有危险。

    俞向晚很想将庄叔颐送出去,若是里面的人发现了,可就要给她招大祸了。但是这样的情况他也不能出声劝阻,只能不停地用眼角的余光去扫她的神情。

    “人手还是有些不足。不知您这边能否再……”里面的声音已经低下去了,几乎弱不可闻了。

    以庄叔颐的耳力也已经听不大清楚了。俞向晚只比她好一点,但为了能更清楚地了解内幕,他冒险往门那边挪过去。

    “季陶不必担心,我将这一位带来,正是为了弥补这一点呢。”杜先生说的话叫庄叔颐起了好奇心。看来在场应当还有第三人。

    不知道会是谁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