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窃听风云
    “丁家可不是这么教孩子的。你这样还叫人家以为丁家没教养呢。”前几日吃了个大亏,她竟半点也不知悔改,反倒是怨恨上庄叔颐和丁攸嘉来了。“一个便罢了,两个聚在一起可就太显眼了。”

    丁攸嘉刚刚被人激起火气,这下可是半点也忍耐不了。“我呸。你算什么东西,还好意思说我。有本事就管住你儿子别睡有夫之妇,那才叫丁家颜面无光。”

    “你说什么!”丁攸嘉的婶婶一听立即跳了起来。家丑不可外扬,就算她再怎么傻也不至于认为这是件光彩的事情。“你哥哥是清白的。你怎么能乱听外人的鬼话!”

    “是不是鬼话,你自己心里清楚。”丁攸嘉那是半点不肯想让,她都快气死了,才想不起来,一笔写不出两个“丁”字,只想出了心里那口恶气。“反正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何况就是叫我相信淤泥是清白的,也比信他强。”

    丁攸嘉的婶婶立即跳起来就要和她打。庄叔颐见势不妙,赶紧上来劝架,当然不是做和事佬和稀泥。“请不清白的,不关你的事,也不关她的事。更不关这晚会主人的事,你们在这里大打出手,叫丁老爷的面子怎么过得去。”

    两个人都听进去了。若是和稀泥,谁也是不肯停的。但是这一句倒是戳在了两个人肺管子上。一个担忧大伯的脸面,这便熄火了;另一个是想着自家的荒唐事还要依仗人家,便也心虚了。

    可是就这么放过对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这两个人倒是难得地想到一块去了。庄叔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正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转移话题好,不远处的酒吧台里接连响起了木塞崩开的巨响来。

    庄叔颐立时眼睛一亮,扯住丁攸嘉的胳膊就往那边去,嘴上还不由地说道。“快来,在开汽水了,我可得好好看看,据说很有趣呢。”

    丁攸嘉不甘心也只能这么算了。

    汽水这东西虽是外来的舶来品,但其实在清末的时候便有人研制出了配方,还将之称为是“**”。

    这名字是因为开始时传入国内的西洋景物都是从荷兰来的,故而老辈人就总是叫这是荷兰来的,那是荷兰来的。其实早便不是了。连那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的大不列颠都已经快要日落西山了,更何况是更早之前的荷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