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豆蔻年华
    这可真是一份大礼。就是庄叔颐这不好打动的木头也着实被感动了一番。

    “攸嘉的大伯真的这么厉害啊。怪不得你非要我去。”庄叔颐到了这个时候才意识扬波的不对劲。平日里恨不能把她藏在口袋里的家伙竟然肯主动叫她,这可真是不得了。

    只是那时庄叔颐被元哥儿的事刺激了好几次,实在是没有精力再想其他。再者那远哥儿多多少少也分散了一些她的注意力。孩闹腾归闹腾,还是可爱得紧。

    “厉害。整个上海滩他一,敢二的没几个。便是这几个也不想和他明着干。”扬波的话庄叔颐不是很了解,但她也只要知道自己可以自由地出门就足够高兴了。

    “那是很厉害。”庄叔颐接着问。“那日本人真的不敢再来找我麻烦了?”

    “明面上不敢,暗地里,只要想在这上海滩安好地待下去,他们就不敢。”扬波闷闷地给庄叔颐解释,但是不用看脸,庄叔颐就知道他脸上的表情有多沮丧。

    自己弄了大半天的事情,叫别人一句话的功夫就摘了果,换谁都高兴不起来。更何况这还是榴榴的事。对扬波来这两点足够他郁闷一个月了。

    庄叔颐可不会任他郁闷下去。“太好了,我早就想回学校了。对了,现在这天气晚上吃火锅可好。我早就想去江边那家,我们带理查德吃过的……来理查德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东一榔头西一棒的话方式,也只有扬波听得懂,还忍受得了。庄叔颐才不知道呢。她现在高兴得简直要跳舞了,虽然她确实不会跳,但是手舞足蹈是必定的。

    扬波听她这一连串的“早就”“早就”,心更酸了。都怪他能力不够,若是他也在那样一个位置上,她哪还会受这些苦楚啊。

    就是在永宁,谁也不曾敢给她这些苦头吃啊。要是柳椒瑛知道她的宝贝女儿受这些,肯定现在就举着砍刀冲过来,要好好治一治这女婿了。

    “对了,阿年,这是什么?”庄叔颐得高兴,一箩筐的话完,口干舌燥起来,喝水的时候顺便瞟了一眼那桌上的请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