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庄叔颐还没有开口,那丁攸嘉就看不下去了。这婶婶的法太不讲理了。这可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是远哥儿的救命恩人,岂能容得她这番质疑!

    “没什么意思。就是不知道这满城的卫兵也没能找到的孩,怎么会被一个姑娘家家找到。可别是自家搭的戏台自家唱的一出好戏吧。”那尖酸刻薄的贵妇人阴阳怪气地道。

    丁攸嘉立时便跳了起来,横眉竖眼地大骂道。“那也比某些想从中获利,咒人家的独的家伙要好太多。”

    这两句话信息量太大,直将那暗藏鬼胎的人给惊得脸色大变。丁攸嘉的那个婶婶先是慌了神,随后又强撑着,叉腰破口大骂起来。“的什么混账话,你这是谁呢?你有证据吗?”

    没有。还真没有。这种事情哪来的什么证据,只要远哥儿不是她亲手绑的,便算不得什么证据。至于背地里一,那谁能知道呢。

    丁攸嘉被气得脸发青。可是她到底年轻,还是被对方逼迫得不出辩驳的话来。那贵妇人发觉自己占了上风,更是不得了啦。“我看,也不知道是谁跟外人有了勾连,想拿我们宝贝的远哥儿做筏吧。”

    这话的,可比丁攸嘉那几句要恶毒多了。偏偏还似是而非,沾着那么一点现实的影。丁攸嘉真是要被气死了,却也只能干巴巴地回嘴,不能切中要害。

    她一个姑娘打不过嘴仗不要紧。这里不还有一个庄叔颐嘛。庄叔颐哭够了,哭痛快了,捏着帕起来只了一句,便叫那刻薄的妇人闭了嘴。

    “无利不起早。”

    看似毫无关系,但其实确实一语中的。这件事便是真的有心人在作怪,那也必定是有利可图的。没有什么好处,谁愿意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拐个警察署大佬的独生啊。

    这不是吃饱了撑着找死吗?

    是以必定有足够大的利益驱使着,才会叫人做下这等蠢事。丁攸嘉一个姑娘,她能图什么,少了远哥儿她也不能分到家产,也不可能染指大伯家的权柄。立时便将她给摘出来了。

    另外一桩,庄叔颐不知道,却也十分严实地将那丁攸嘉的婶婶给套了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