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咫尺天涯
    ,精彩小说免费!

    “只是我没有想到这贼这么美貌啊。若是如此,倒是可以多来几个。”门里面不是一群等待救援的孩子,而是一群武器齐全的蓄势待发的捉贼人。

    说话的这个男人坐在一个宽大的沙发上,双脚翘在精致的玻璃茶几之上,悠哉至极地抽着雪茄,笑道。“还不捆起来,难道还嫌这几个不够,想多集几个漂亮姑娘再动手?捉活的。”

    庄叔颐被如此称赞还是头一回呢。但是这个时候可真是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兄弟们上!”随着一声喊,所有人都拿着绳套或是大木棒蜂拥而上。若是别的人被这么许多武装着的大汉围着,必定会慌了神。

    只可惜,被围着的人是庄叔颐和扬波。俞向晚这等不过是个附赠品。

    庄叔颐在永宁时有个诨名叫做永宁城的大魔王,如今在这上海滩也闯出了一个小东楼主的名号来。这种场景庄叔颐见识的可真是不少啊。

    更何况又有阿年在她身边,是以她半点也不慌。庄叔颐冷笑一声,一脚踹向那木门,立时叫那扇门上多出了一个大洞来,木屑落了一地。

    众人皆是被她吓得目瞪口呆。这年头刁蛮的女人当然不少,在这乱世之中习武的女人也多些,但是如她这样一副娇滴滴的大小姐模样,却能出如此可怕的效果实在是叫人叹为观止。

    庄叔颐的手臂比可比柳枝粗不了多少,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退完,看起来不仅可爱,而且是弱不禁风的模样,像是春风再大一些便会将她吹跑一番。

    可是偏偏是这样一个少女,做出了如此反差的举动,可不叫人不由地心生惧意吗?这还不算完,庄叔颐趁着众人吃惊的空隙,一口气抢了三根木棒子,一脚将守在外面的敌人踹倒一大片。

    这下周围的凝固总算是开始流动了。

    众人见他们要跑,便连吃惊也顾不上了,立时挥舞着棒子冲了上来。庄叔颐三人背靠着背,成三角之态向外对抗。

    俞向晚虽然察觉到庄叔颐和扬波的武艺高强不在他之下,但是他没想到两个人联手施展拳脚的样子如此得令人惊艳。

    庄叔颐和扬波不仅是从小长起来,相互之间的了解非同一般。特别是在扬波如此刻意去贴近庄叔颐的情况下,两个人几乎是心有灵犀,不点则通。而且两人又是习的同一套拳法,这么多年下来更是配合默契了。

    扬波一出拳,庄叔颐就知道往旁边闪的同时配合地出扫堂腿。两人一合,这一头几乎是无懈可击。便是七八个壮汉同时冲上来,也别想靠近分毫。

    但是与此相对比,另外两面便有些岌岌可危了。

    扬波和俞向晚两个人本就相互看不对眼,原则和为人处世之道各不相同,谁也看不上谁。别说打配合了,没有相互揭短,暗中打对方一棒子就算是和睦相处了。两人之间不知道有多少空隙。

    但是就算双方之间争锋相对,好歹两人的水准也不是一般人能打败的。是以一群人冲上去那就是被他们俩用蛮力掀翻的。

    另一边庄叔颐和俞向晚这边可就不好说了。

    庄叔颐的力气本就比男子小,一向来都是投机取巧地进行攻击,从不肯与比自己力气大的男人正面对抗。这也是生存的智慧。若是扬短避长,那才是傻子。

    可这一次不同,若是她退到了后头,她们这边便要俞向晚一个人撑着了,想也知道立即便会被击破。庄叔颐不得已只能硬撑着。

    俞向晚当然有顾及到庄叔颐想多分担一些。但是他们两个没有配合过,相互之间不免要冲突。有时候庄叔颐出拳,俞向晚也跟着凑过来了,好险没有打在他脸上。

    这边的危急性便不言而喻了。

    到了后来的时候,敌人也意识到他们防御的薄弱点,一口气全都向着这一边冲了上来。俞向晚本就有着怜惜她的心理,更是想要多照顾她一些。

    俞向晚抽身的瞬间,有人便向着他与扬波之间的插进去,想要打破这铁三角。扬波已经很是分心偏向庄叔颐那一边,想要回顾也来不及。俞向晚立时便回身去救。

    这便叫庄叔颐的右侧出了一道空隙,敌人想也不想便向她挥去。庄叔颐侧身躲过。这一下,平衡便被打破了。

    敌人乘胜追击,一下接一下,将庄叔颐和剩下两人分离开来。扬波一见轻视不妙,便下了狠手,倒下去的人再也没能站起来,可见他下了怎样的重手。

    但是说实话,离了他们两个,庄叔颐反倒是占了优势,她满场乱窜,以她的脚力和身手,根本就没人追得上。

    三个人围上来,她一个低头扭腰,从他们中间的空隙便滑了过去,丝毫不费力气。她还有心冲他们做鬼脸。

    “你们真是不像话,不过是三个人罢了。有这么难吗?不过,这姑娘真是够辣。”在这般乱糟糟的状况下,这声音显得格外的悠闲。

    众人的视线不由地被吸引过去了。只见那油头粉面的男人左手举着一只雪茄,右手则是玩转着一支带着红须的镖。

    这并没什么,不过是个有特殊爱好富家公子哥的样子。但是问题在于他那只右手边上正站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嘴也被堵上的男孩子,不过才五六岁样子。看来便是之前应了庄叔颐呼喊的那个声音。

    那男人玩够了,就将一头抵在那男孩子的太阳穴上。“我想,你们就是来找个活的吧。”这阴森森的话语几乎是一下子便将庄叔颐给压垮了。

    “你放开他。”庄叔颐几乎是和疯了一般冲了上去,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元哥儿,元哥儿,她的元哥儿!

    她本就不是能正面与人对抗的类型,这下连理智也没有了,自然是如待宰的羔羊,一下便被人逮住了。可是她仍然像是什么也没感觉到一般,拼命地伸长了手去够那面目不清的孩子。

    那是她家的小孩子,那是她大姐唯一的儿子,那是她的元哥儿!

    庄叔颐拼命地,拼命地向他伸出手去,泪水已在不知不觉间浸透了衣襟。她哭泣着,哀嚎着,却自始至终碰不到那孩子。

    这命为何会如此的绝情!

    “元哥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