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进击的姨姨
    ,精彩小说免费!

    庄叔颐虽病了一场,但好了之后也打起了精神。她是元哥儿的依靠,若是连她自己都倒下了,要怎么去找回他照顾他呢?

    打定了主意,庄叔颐的劲头越发好了起来。杨波却是万不敢掉以轻心,不为别的,就为了她那单薄的身子,连阵风也能叫她站不稳。她病好了,身上掉的肉可还没养回来呢。

    杨波一边更精心地调理她的身体,一边加快步伐寻找元哥儿。哪怕是一点线索也好。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还是叫他们寻到了一个见过长得像元哥儿这样孩子的人。但接下来的线索却断得彻底,叫人不由地灰心丧气。

    只是运气好时大抵一切自有缘法吧。那久违露面的俞向晚出现了。

    “我找到人了。但是位置很麻烦,我们没办法立刻把人弄出来。但是那边情况紧迫,我将地方告诉你,你先将名单给我吧。”俞向晚眼下有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可见是熬了不少的日夜。

    “啧,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若你说的是假话,我们失去了名单,你还有可能帮我们吗?除非见到人否则想也别想。”杨波已经确定这男人是党派里的,而且品行可靠,确不是个奸诈的说一套做一套的小人。

    他不是小人,可杨波是。他做惯了这等行当,半点没有自己捏着对方的把柄威胁对方有什么不妥之处。只要是能尽快解决这件事叫榴榴快些恢复原来的无忧无虑,便是叫杨波去弑神,他也是肯干的。

    俞向晚攥紧了拳头,牙齿将血也咬出来了,恶狠狠道。“你这披着人皮的魔鬼。你们家里人的性命是性命,难道其他人的命就如草芥吗?若是再晚恐怕就是有一次大屠杀。”

    杨波还想说什么反驳他,却被庄叔颐阻止了。她拿起那本书毫不犹豫地递到他面前,然后哀求道。

    “给你,但是请您告诉我元哥儿的下落。我知道别人的命也同样宝贵,如果是我自己的命,我绝不会怜惜。但那孩子真的太可怜了。请您可怜可怜那个没有了父母,从未享受过幸福的小孩子吧。”

    俞向晚望着庄叔颐欲泣的模样,咬牙,道。“我带你们去。这名单我送回去就回来。若你们不放心,大可以派人跟着我。”

    “我信你。求您快些。”庄叔颐那百般哀求的模样,说老实话,便是那铁石心肠也要破例了。

    俞向晚果然遵守承诺,送回名单交代了两句,便立刻回来了。其实他若是真不回来,杨波便是绑也要把他绑回来的。庄叔颐可以做真君子,可杨波却是真小人,以恶意揣度他人不过是他的本性罢了。

    “从这里开始你们要小心。再往前走穿过一个小巷子就能瞧见很多帐篷就是了。”俞向晚小心地带路。他腰间挂着一柄长刀,叫人看了便觉得前路危险。

    其实便是他不说,跟着的人也知道危险了。这不难猜,前头已然挂着几面的国旗。这儿已经是公共租界了。一般的地下世界也不敢在这里出头。这不仅是外国人的地盘,还是青帮的地界,他们虽也是混道上的,但是地位和势力不可相提并论。

    杨波已经是这上海滩人家轻易动不了的人物。可便是他和他组织起来的人马,在这庞然大物青帮面前也不过是人家一个指头便能碾死的蝼蚁罢了。是以之前榴榴才会落到了日本人的手里,而杨波却连个风声也没有提前收到。

    这一次的事件不管是牵扯到外国人还是青帮,都不是什么好解决的事情了。幸好榴榴被他骗在了家里,没有跟来,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嘘。”俞向晚的手势打断了杨波的思考。“这里。”

    杨波仔细顺着他的手望去,一扇黑黝黝的铁门牢牢地将他们关在了外面。里面虽没有守卫,但不远处便是个高塔,上面挂着巨大的灯将四周照得通亮。他们几个便是踏进去半步也得给照出来。

    “这里已经是偏门了,正门守着的人更多。而且我们得赶快,不然巡逻的人一来,就完了。”俞向晚一边说一边拿了把小锯子艰难地动那大门的锁链,还得小心别发出太大的声音,可为难死他了。

    然后杨波瞟了他一眼,说道。“一边去。”说完将俞向晚挤到一边,掏出一根铁丝来,三下五除二就把那铁门给捅开了,比人家正经的开锁匠还要麻利,看得俞向晚目瞪口呆。

    “你以前是锁匠?”俞向晚下意识地问了个蠢问题。

    “我是给锁匠招呼生意的。问这么多做什么,进去。”杨波除了对庄叔颐,对别人那是半点耐心也没有的。

    接下来便顺当多了,杨波带来的都是好手,动起手来半点声音也没有不说,还轻车熟路极了。高塔上的两个用个麻醉的小箭筒给放倒了,然后溜进关着众多孩子的地方,找起人来。

    里面自然也是有看守和想要大叫通风报信的傻子。杨波连眼皮子也没抬就给撂倒捂上嘴拖到一边捆上了。

    但是到找人的时候,众人皆傻眼了,这么多的孩子将一屋子挤得满满当当,得看到什么时候去啊,便是一个一个看也得找到后半夜。

    杨波无法只好唤道。“元哥儿,我是你姨姨的丈夫。元哥儿,你姨姨想你了……”诸如此类哄小孩子的话。

    可是应声的没有几个,全不是不说,还引起了众多孩子思家的哭喊声。

    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一时之间,那些孩子的闹声根本压不下来,外头巡逻的一听就觉察出不对劲,就要进来。

    就在杨波摸上腰间的枪时,远处传来了惊呼的救火声。这是失火了?怎这么巧。外头的巡逻人根本来不及思考就被浩浩荡荡的队伍给劫走了,这里都是帐篷若是真烧起来可不得了呢。

    杨波正疑心呢,旁边的布就窸窸窣窣地响动起来。杨波上去一提,立刻吃惊地叫出声来。“榴榴,你怎么来了!”

    “阿年,你找到元哥儿了吗?”庄叔颐根本来不及辩解,脸上全是一道道的黑灰,狼狈极了。

    可她那双眼睛实在是亮极了,充满了希望和生机,叫杨波根本不忍心责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