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直捣黄龙
    ,精彩小说免费!

    “哎哟,哎哟,我的头,我的腿,我的手,我的腰喂……”那惨叫不断哀嚎连连的正是被庄叔颐从里到外重新改造过的倒霉鬼。

    不说别的光看他那两个堪比熊猫的黑眼圈,众人就忍不住一哆嗦。这下手真是有够黑的。

    “叫个头。”庄叔颐拿着帕子仔细地擦手。她连揍他都嫌弃沾了脏污呢。

    众护卫那更是一声也不敢吭,打水的打水,端盆子的端盆子,取皂角的取皂角,务必要将他们家尊贵的太太伺候好了,别回去告状。要是家里的先生知道他们放任她做了这样冒险的事情,别说第二天的太阳,今儿晚上就得瞧不见月亮了。

    “太太,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去报信的人还没回来,但是众人已经将心提到嗓子眼里了。

    “好吧。”庄叔颐望了望天,都这个时候了,再不回去,阿年肯定要唠叨了。她低头嘱咐道。“看牢了,问出他们老窝来,必定要告诉我。”

    “告诉你?难道你还要去冒险!”这声音是!

    庄叔颐顿时紧张起来,转过头去讨好地冲来人笑了笑,用了甜软至极的语气撒娇道。“阿年~”

    “你还记得我在家等你吗?我都快要被你吓死了。”杨波没好气地抓起她,一把扛在肩膀上就要抢回家去。

    “阿年,阿年这件事很重要。如果元哥儿是被人贩子拐走的,找到他们的老巢肯定能找到元哥儿的线索。”庄叔颐急忙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生怕错过了一个大好机会。

    “榴榴,不是说好了,你自己不能亲自去冒险的吗?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让这么多人跟着你啊。他们才是要做事的人啊。这件事就此打住。后续我去跟,你不许问。”杨波恶狠狠地打了两下她的屁股,其实呢力道连只蚊子也打不死吧。

    “不行。事关元哥儿,我是一定要问的。你若是不让我冒险,那你把元哥儿找回来,我必定听你的。”庄叔颐挣扎着从他的背上滑了下来,踮起脚抱住他的头,和他四目对视。“阿年,你不能叫我不管这件事。那是元哥儿的事。”

    “我知道,我知道你放心不下他。但是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怎么做?是拿着枪杀了他们还是杀了你自己?”杨波说的话叫庄叔颐不由地沉默了。

    “榴榴,元哥儿的事很要紧。我肯定会用尽一切努力的。你要相信我。难道你没办法相信我吗?”

    “不是的。我相信你,阿年。”只是她真的待不住,只要那孩子一天不平安回来,她就一天坐立难安。她知道只要是阿年答应过的事情都必定会做到的,他从未对她食言过。

    但是,但是她庄叔颐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她就是想要,为元哥儿做自己所有能做到的事情。她是他的姨姨,是他母亲的妹妹,是他血浓于水的亲人。

    “阿年,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到的。你肯定能将元哥儿带回来,但是我不可能什么也不做,呆在家里只会做无用的祈祷。”庄叔颐哀求道。“就让我一起去吧。就让我做一些事情……”

    就让她一些叫她能够减轻内心的愧疚感的事情吧。

    庄叔颐眼睛里的痛苦是这般直白地说的。杨波无奈极了。她现在的状况根本不能长时间外出,若是被有心的人抓住了,那可便是一场灾难。她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呆在安全的地方什么也不做。

    但是什么也不做的人绝不可能是庄叔颐这样的。她生性就是这样,任是老天安排了这么多风波也没能改了她这要人命的性子。还有偏偏现在在她身边的不是别人而是这个对她言听计从的杨波。

    他明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偏偏还是拗不过她自己的意思。

    杨波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若是知道那地方了,我带你一起去。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你不许自己亲自动手。”

    “那不是我先动的手……”庄叔颐抱怨了一半,立时便知道说漏嘴了。

    她为了出气打这家伙一顿,杨波绝对举双手赞成。但若是这家伙先动了手,护卫们没拦住,最后是庄叔颐自己动的手。这差别可就打了。

    庄叔颐看着周围人那凄惨的表情,立时拉了他的手打圆场道。“阿年,不是他们不拦着,是那家伙不好。你可不能责怪他们呀。哎呀,我的手好痛,好像刚刚刮到了。”

    众人望了望那到现在还起不来身的倒霉鬼,再望了望庄叔颐洁白无暇细嫩的小手,无语朝天。这对比也太惨烈了,起码也得是狼牙棒这样的重型武器才有可能伤得了这位铁打的太太啊。

    可是偏偏杨波就吃这一套。明明知道看上去她一点事也没有,他就是忍不住心疼起来。“哪里,哪里?哎,你怎么就是不听呢。那种人再怎么弱你起码也找个棒子打呀,看你这手都红了。快回去,我给你上点药。”

    “啊,不用了吧。你给我吹两下好了。”庄叔颐惯会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这边事情硝烟刚散,她便做起幺蛾子了。“说好的,要告诉我哦。阿年,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如果你敢骗我,我就再也不和你好了。我腿酸了,背我。”

    “好。”杨波叹息一声,温柔地笑着答应了。只要她好好的,便是要了天上的月亮,他也是肯给的。

    众人无奈。这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纯属活该。

    庄叔颐才不管他们这么多呢。捏了捏杨波的耳垂,她快活得笑起来。她就是喜欢他无可奈何退让的模样。

    “阿年,我饿了,要吃香椿炒鸡蛋。”

    “好。”

    昏暗的街灯靠在茂密的树冠边上,只将两人的影子拉得老长,远远望去似乎融成了一个。

    至于后续,杨波雷厉风行,三下五除二将整个上海滩翻了个地朝天。其中诸多血腥或是与虎谋皮的手段不便言说就此略过。

    “什么?找到了!”庄叔颐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绊倒一众小东西,飞快地扑到杨波身边。

    “只是找到那人贩子的老巢。”杨波说的这句话其实是十分艰难的。因为这句话背后隐含的意思便是……

    “里面没有元哥儿是吗?”

    一阵夜雨刮过,将枝桠满头的嫩花苞都给打落了,惊起一股清冽的香味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