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自私
    ,精彩小说免费!

    俞向晚知道自己这是趁人之危,一点也算不上光明磊落,但是现实是人命大于天。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他紧张地望着庄叔颐,生怕她不肯答应。这已经是他所能想出的最后一个办法了。剩下的,他便只能出泯灭人性的肮脏的手段了。他自己也很是不肯。可是若被逼到了绝境,便由不得他了。

    只盼着她能给自己也给他一个活路。

    “我答应你。”庄叔颐两个眸子亮得惊人。她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己死也要保存的原则和正义,像是天底下的普通人一般无二。

    若是在天下和她自己的性命之间做选择,她必定是选择天下,因为她不肯背负倾覆天下的愧疚。但若是在天下和她所爱的人之间做一个选择,正如此刻这般,她也只可能选择她所爱的人。

    到这时,庄叔颐才算是察觉到,其实她口口声声喊着仁义道德,与单单只爱护她的杨波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他们都不过是自私自利的小人罢了,在乎自己的感受胜过他人,才会有如此的决断。亏得她之前那般理直气壮地劝说别人,自己也不过是一样的货色。

    “我答应你。”庄叔颐如此说道。她说的好似混不在意自己话中的前后矛盾,但其实呢她在意得不得了。

    她怎么可能不在意呢!她轻而易举地放弃了那些人的性命,就为了找到自己的外甥。说到底她和那些为了自己利益背弃他们人的家伙没有什么不同。她竟和那些她最厌恶最无法认同的人有相似之处,这是庄叔颐最不想承认的最哀痛的事情了。

    俞向晚走了。

    黄昏之下的码头由热闹转为寂静,唯有几只海鸥还在。

    庄叔颐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海水一次次地拍打着岸堤。她突然失了力气,迷惘极了,寻不到一个方向。她该回去了,可是回去又能怎么样呢?她弄不懂杨波在计划着什么,也弄不懂自己还能做什么,她弄不懂人生,也弄不懂未来……她好像一下子便失去了所谓的信仰。

    寂静的海,夕阳在海面之上晕染着绯红的色彩,然后黑暗将她笼罩。

    “榴榴。”

    刹那间,庄叔颐听见那呼唤,便如同以往一般,如乳燕归巢,如受了委屈的孩童一般,扑进了来人的怀里。

    “阿年。”

    “你怎么跑出来了也不带人?你快急死我了。周围那么多码头,我都快……榴榴,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杨波搂着她,正焦急地要教训她,却不想看见一张哭得叫人心疼的脸。

    “阿年……对不起,阿年。我根本没有资格说你。你做的明明没有错,明明我们都会做一样的选择。可是我却偏偏居高临下地指责你的不是,完全没想过你的感受。对不起,阿年,我太自私了。”庄叔颐对着他痛哭流涕,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放。

    杨波默默地抱着她,只是安静地听她诉说着。

    她哭得一塌糊涂,他却在心里笑得傻极了。

    这个傻姑娘,她怎么能和自己比呢?她所谓的自私,和他的无情根本不是一回事。她用爱惩罚她自己,却非说和他这无情无义的家伙一样。真是傻得天真。

    可是他却无可避免地感到高兴。因为她在试着理解他了。哪怕不对,但是她能明白自己为她操碎了心的那份痛苦,就足够了。

    “没有,榴榴。没有的事。若是世间为自己思考的都是坏人,那这世上就不该有好人。”杨波温柔地劝说道。“你做你想做的事情,别管别人怎么想。他们也都替不了你做决定。”

    “可是不是别人怎么想,是我自己。我好难过啊,阿年。我不想要伤害别人的,若是我真的害了他们的命……”庄叔颐看起来可怜极了,泪水沾湿她的睫毛,晶莹剔透。

    由不得杨波不想入非非,实在是这一颗沾了露水的果子看起来太过可口了。他努力正了正自己的心思,平静地说道。“我不会叫他们做坏事由你来背负这痛苦的。我会查明他们是不是真的,若是假的,我们再寻别的办法挽回。”

    反正这意思就是绝不叫她这么内疚下去。

    庄叔颐这才破涕而笑了起来。“阿年,谢谢你。”

    “不客气。你啊,不许再这样了。我是为了保护你才派那些人去看着大门,不是为了囚禁你。你若是真的没法子想出去想得难受,也不是不能出去的啊。但是你这样,真的差点把我的魂给吓掉了。”杨波几句话便将庄叔颐的注意力转移了。

    虽然他确实动过那心思,但是对他而言最重要的还是榴榴。将她锁在屋子里,当然能叫他保全一具美妙的**,却会失去最重要的那部分——她的爱意。他的榴榴就不是那等适宜圈养在笼子里的姑娘,她是志在天下的巾帼豪杰。

    只有这般鲜活的女孩,才是他喜欢的那个榴榴。而不是整日里愁眉苦脸的林妹妹。

    “阿年,他能不能找到元哥儿呀?”庄叔颐趴在他背上,像从前那般。

    “能。”杨波想了想,还是决定这样回答。

    事实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怎么想的。他不在意是否能将那孩子寻回来,只是他不忍心她伤心难过罢了。现在的线索也十分少,若是能多一个人去找,多一分希望也是好的。

    但愿那孩子没事,否则他家的榴榴又该要痛苦了。那丫头就是总是好心得过了头,这一点也偏偏是叫他爱不释手的一部分。对别人心软,也就会对他心软,若是有一日他又犯了错,好声好气地去哄,终有一日,她还是会愿意原谅他的吧。

    “元哥儿,吃糖……元哥儿,来姨姨这里。元哥儿……大姐……”不多时庄叔颐便趴在杨波的背上睡着了,如以往一样。

    满天的繁星之下,他的背那般的宽阔舒适,好像一张巨大的船晃着她似的,给了她无限的安全感和温暖。

    杨波颠了颠他的大宝贝,心满意足地微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