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八章 囚与自由
    庄叔颐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讨厌那本《源氏物语》,但是这几日却总是拿在手里,读了一遍又一遍,总算是将故事的内容理顺了。

    只是这一下,扬波可受不住,她这眼泪简直像是决堤的黄河,一发不可收拾。今日哭,明日哭,眼睛都肿了。

    扬波哪舍得啊,于是变着花样地给她寻开心。今日带了好看的玫瑰花束来,明日带了美味的烤鸭来……但是哪一样逗她开心的时候都变短了。

    见她整日里闷闷不乐,扬波只好说。“西边有一个窗口,只对着河,若是无人的时候,你可以去哪里凑个热闹。但是千万不要把头探出了。”

    “哦……啊,真的可以吗?”庄叔颐立时眼睛亮了起来。她都闷在这房子里,不知多少时候了,连日子都过得想不起来了。

    “这就叫你开心了。真是的,我那日好不容易炖好的佛跳墙,你喝完也不说一个字。浪费了我的苦心。”扬波佯装着唉声叹气起来。

    庄叔颐果然信以为真,立时跳起来,搂着他好一阵地哄,不知不觉间都不知道把自己都卖了多少遍。“好阿年,好阿年,都是我的错,你别难过了。大不了,我也做一锅,到时候……”

    “别。你做一锅佛跳墙?你能做一锅白米饭,我就谢天谢地了,白米粥也可以。就怕到时候不是你来道歉就能了事的了。需要给我备上一壶的消食茶才行。”扬波故意逗弄她。

    庄叔颐鼓着个脸,气嘟嘟道。“我知道我做的难吃呀,到时候我亲自吃掉,你难道不解气?”

    “我哪敢生我们庄三小姐的气啊。”扬波笑道。“算了吧,你若是吃了那东西,我不得内疚死啊。”

    “叫你内疚死吧。哼。”庄叔颐气呼呼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然后跑掉了。

    扬波倒是被她唬住了,真以为她生气了呢,急忙追上去,却发现她在门外头笑得直不起腰来了。“你这丫头,越来越厉害了。我都信以为真了。”

    “哈哈哈……骗到你了吧。”庄叔颐笑眯眯地向他勾了勾手。扬波看了,弯下腰去,被庄叔颐吻了个正着。

    两情相悦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在自以为单相思了数年之久的庄叔颐格外地珍惜这份甜美。这份美好渗入骨髓,叫她融化在了这梦中。

    “阿年,我可以去看吗?我真的真的可以去看吗?”庄叔颐忍耐不住,拉着他的手臂撒娇道。“真的不会给你添麻烦吗?”

    “不会,当然不会。我相信你会足够小心的。”扬波轻描淡写地将外头的乱局隐去,只是一味地纵容她。

    民国十六年的3月依然是个多事之春。以占领南京的国民革命军发起攻击为缘由的一系列南京事件,终于在以镇江英领事将镇江英租界管理权交还中国作为结局落幕了。

    浩浩荡荡的国民革命即将进入热闹的尾声,几乎不需要多思考,便能猜到未来的民国属于哪一家了。

    庄叔颐隔着河岸,遥望远处。她什么也看不到,只能隐隐听见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呼唤声。那振臂所传达的信念,哪怕她被困在这狭窄的小房子里,依然感受得一清二楚。

    那是人民呼喊的声音,那是国家站起来的声音,那是她心的声音。

    她多么想穿破一切的阻碍,去到她该去的地方,和她的同伴站在一起。那道巨浪里也应当有她的声音。

    只是如今,她像是被人饲养的金丝雀,困在一个小小的笼子里。她唱的悦耳动听,也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

    但是还是有所不同的。只要忍过这一时,她便能出去了。扬波说只要再过几日便好了。这几日他眼下的黑眼圈不知道浓重了多少,看来局势确实很麻烦。

    为了扬波,她也要努力忍耐才行。

    每当庄叔颐低落的时候,她便会到这扇唯一的窗户边上,吸一些人间的烟火气味。望着河面上来往的渔船,她便觉得自己似乎稍微活过来一些了。

    “你可知妈港不是我的真名姓?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母亲!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河船上游荡着的小船里飘出了儿童稚嫩的歌声。

    这歌声叫庄叔颐心神一震。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是元哥儿,是元哥儿!是元哥儿吧!可是任凭她怎么伸长脖子,也不能够瞟见那船上的人。

    庄叔颐立时急迫起来了。“阿年,阿年!”

    没有人回答。庄叔颐下去一看,原来有急事,他来不及和她说便出门了。为了防止庄叔颐着急,扬波还在书房里贴了留言的纸条将事情说清楚。

    庄叔颐本想将事情告诉阿年,然后让他去找元哥儿的。但是既然他不在,她便只好亲自去了。这个时候便什么也顾及不上了。

    庄叔颐用了一根丝巾将自己的头脸包起来,将勃朗宁塞进口袋里,便匆匆出门了。当然是翻墙的。扬波在门口不知安置了多少人马,就为了看住她呢。

    但是若这样她便会乖乖束手就擒,她就不是那个闹得整个永宁城天翻地覆的庄三小姐了。

    庄叔颐呆在这屋子里,不是因为这外面的看守有多严密,也不是因为这屋子有多奢华,只是因为她愿意为了扬波呆在这里罢了。

    这世上还没有什么东西能困得住她,世俗礼教不行,父母家规不行,便是这一具肉身的生死也不行。她心甘情愿的不过是因为爱罢了。

    “你说什么!太太不见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庄叔颐当然不知道她走了之后,扬波发了多大的怒火,几乎要将整个屋顶都掀翻了。外头守着的,一个没落,全让他暴揍一顿。

    这还是轻的。要不是扬波答应了庄叔颐,他现在活刮了他们的心都有了。

    至于庄叔颐呢。“元哥儿,元哥儿……”她一个一个钻进上了码头的船寻找,可是没有找到。

    说来也是,这来往的人群如此密集,她怎可能寻到一个小孩子呢?

    可是她偏偏不肯放弃。

    她就是那个总也不肯认命的傻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