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七章 瞒天过海
    ,精彩小说免费!

    “榴榴,对不起。”扬波很是愧疚地说。

    “没关系,你能帮我找到线索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能知道他如今还好好活着,便已经很好了。”庄叔颐温柔地安抚他。“我大姐是个活菩萨,她在家里的时候就不知道做了多少善事。元哥儿是她的独子,必定会受到菩萨保佑的。”

    “恩。”扬波点了点头附和道。

    “但是阿年,你要答应我不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庄叔颐握着他的手,双眼紧紧地盯着他,非要他给出一个答复不可。

    “我答应你。”扬波毫不犹豫地说道。

    只要是她看得到的地方,他是绝不肯暴露出自己的真面目的。这一次不过是不小心罢了。从此之后他绝对会好好地藏好自己的尾巴。

    或者说是轻易不会自己亲身上阵。

    庄叔颐望着他的脸,内里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若是他犯了难,犹豫不决,庄叔颐还能如何呢。她现在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仗着他爱她罢了。

    可是这份爱,能维持多久,庄叔颐自己也不知道。年幼时她以为爱情便是永久性的,一旦喜欢上了,便会天长地久地喜欢。

    如今大些了,她反倒开始质疑起这一点来了。不如说是,她开始质疑,他是否真心爱她。女人总是对着爱情敏感些的。

    他从前对她的呵护和爱意,她便觉得像是游魂对待花朵,不过是对美好事物的喜爱罢了。后来他对她表白,她才惊觉自己错了。只是如今她反倒是不确定了。

    究竟是男人善于说谎,还是她这女人多过多疑了呢?

    可是扬波连半点也没有犹豫也没有,可见他的心里还是有她的吧。庄叔颐也只能如此想了。这么想的时候,她的心总是钝痛不已。

    生活从来都不是写在纸上那么简单,一字一句皆是清楚的。一切都模糊得没有界限,正邪不分,好人和坏人没有模子可以照着比量,自然其他东西也不能够。

    只是人心自现罢了。

    “阿年,我有些饿了。”庄叔颐想罢,笑颜盈盈地说道。

    “好,你想吃什么?”扬波立时便精神起来。

    “红烧肉。”

    “驳回。”

    “哼。”

    大抵这便是生活了。庄叔颐笑着看着对方忙进忙出,只觉得心里满足极了。未来如何谁也不会知道,最重要的是现在如何吧。

    虽然说日本人惹起来的坏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但是庄叔颐在明面上却处于下落不明之中。若是她贸然出来,说自己安然无事,恐怕不到下午就要被人家围起来了。

    既然下落不明,自然不能去上学了。原先的住处和朋友也不能见,庄叔颐呆在一个幽静的房子里,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几年前被阿爹关禁闭时候了。

    只是那时候也比现在热闹,阿娘会日日来探查她的安危,阿年那是赶也赶不走的,丫鬟和小姐妹们自然都是会来。哪怕是隔着窗户,也能感觉到世间的热闹。

    而现在,一片寂静,令她感到由衷的孤独。若是阿年有事出去,她便像是被世人遗忘了一般。

    庄叔颐知道现在出去,会给大家惹祸,也便努力地克制住自己。她从书房里随便选取了一本书,百无聊赖地翻了起来。竟好巧不巧地是一本日本来的书。

    “《源氏物语》?是叫这个名字吧。”庄叔颐会的日文几乎都是从清子那里学来的,日常聊天也许还可以,但是读书那便差太多了。

    她几乎认不出这些缺胳膊少腿的汉字在日文里是个什么意思。但是索性现在她也闲着没事干,便拿着本字典,一个字一个字地对照着念了起来。

    且不说日本是个怎么样的国家,这本书可真是有趣啊。庄叔颐读到那源氏遣派人将一盒“子儿饼”送到紫姬的床头时,她竟落泪了。

    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这样轻易地夺取了一个女孩的未来,又好似温柔多情地替她准备周到,其实不过是显得他越发的无情和儿戏罢了。

    “榴榴,你怎么哭起来了?”扬波了结了外头的事情,赶紧回来陪她,谁成想一进来,便看见她低头垂泪的模样,直把他吓得魂都掉了一半。

    “没、没什么。”庄叔颐一边回答,一边还不住地抹泪。她哭得太痛快,停不下来了。“你不在,我有些无聊,看书玩罢了。”

    “这是……日语?”扬波看了半日才分辨出来,然后隐隐地觉得头疼。近来的事情多,他已经连书也有好几日没有看了,要他再多学一门语言真是要了他的命。

    可是不学不行。扬波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笑着问。“这是什么书,叫你看得这么入迷?”

    “好像叫《源氏物语》,但是我也不确定。你都不知道,怎么会在你的书架上?”庄叔颐还奇怪呢。

    扬波立时转移话题道。“哦,大抵是叫小伍买的时候混进来的吧。你若是喜欢,我便叫他再去买些类似的。”

    “这可类似不起来。”庄叔颐笑起来。“这种讨厌的书,读一本就尽够了。再多读几本,我怕我也要成了那伤春悲秋的‘林妹妹’。这故事里的男主角也太叫人讨厌了。”

    “你这么说,我倒更要看看了。”扬波立时起了兴趣。他可必须要引以为戒。

    否则他这些年如此合她的心意,难道真的与她心有灵犀吗?当然不可能了。他不知道将她喜欢的那些书私下里翻了多少遍,一字一句地琢磨,才有了今日的原型。

    “跟屁虫。”庄叔颐用手指刮了刮脸,笑话他。“我喜欢吃的东西也要分一半去,羞羞脸。”

    “不羞不羞。谁不知道你庄三小姐喜欢吃的,才是最好的东西。”扬波笑嘻嘻地搂了她一顿蹭。

    “放开我,放开我。阿年,你居然有胡渣。恩,好吧。你应该也及冠了,有点胡子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你下次再没刮干净来蹭我的脸,我跟你没玩!”庄叔颐揉着自己被蹭得通红的脸气道。

    “我看看,真的刮伤了没有?”扬波低头一看,发现她的脸可怜极了。“都是我的错。我给你去拿些冰块冷敷吧。”

    “过一会儿便好了。别走。”庄叔颐拉住他,将那本讨厌的书扔到一旁,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道。“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呆在这里好无聊啊。”

    扬波抱住她,庄叔颐将自己的脸贴在他脖子上,感受脉搏的跳动。扬波在庄叔颐看不到的地方眼神深沉,然而嘴上却依然是温柔至极的。“暂时还不行呢。再等一段时间。难道有我陪着你还不够吗?”

    他只想要独占她。

    只要她永远都不走出他圈好的这一方世界,她便永远也看不到自己对外人那冷酷的模样了。这样的选择是最好的。

    扬波轻柔地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头发,冰冷的眼眸里却只倒映出了凄清的空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