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六章 鹣鲽情深
    ,精彩小说免费!

    扬波被她给笑傻了。

    “榴榴?”他小心翼翼地唤她,仿若是一个迷路已久的孩童在回家的门前起了胆怯一般,声音轻柔得像一片羽毛落在地上。

    “阿年。”庄叔颐收了笑,正色道。“阿年,这不怪你。人人都有两张脸。哪怕是我也不可能对所有人都好。”

    扬波忍不住腹诽。她本来就是对人都好,上至亲眷长辈,下至奴仆路人,她就从没有要害人家的时候。就是有人要害她,她也不过是一笑了之,从不记在心上。

    不说远的,便说那袁晓彤。一般人可能至死也不能介怀,她却全然不在意。仿若那些恶作剧对的不是她一般。书被丢了,就去找回来。衣服被泼水了,就去换新的。

    至于那些可能会叫别人抑郁的孤立,她更是不在乎。她像是一棵参天大树,这些蝼蚁们的所作所为根本到不了她的心里。

    若是这样便算了。可后来呢,那袁晓彤来道歉,想要和好,榴榴竟然肯。扬波那时恨不能打开她的脑袋,瞧瞧里头是不是真的立着个圣母像。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庄叔颐一看他的神情,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了,立时不开心地哼了一下。“你才圣母,你才傻呢。”

    “榴榴不傻,我们榴榴一点也不傻。我们榴榴这是宰相肚里能撑船。”扬波立时附和道。

    “哼。那得多大的肚子啊?我才不当宰相,要当,我要当女皇。”庄叔颐顿了顿,继续说道。“不,现在是民国,我要当女总统。”

    扬波忍笑,一句也不敢反驳。

    庄叔颐见他被自己逗笑,这才继续说。“阿年,我爱你。”

    扬波愣住了片刻,随即郑重地接道。“我也爱你,榴榴。”

    “阿年,我爱你,叫我说出:我爱你的全部,我接受你所有好的坏的。这一点也不难。可是你明白的,我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傻子。”

    庄叔颐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我爱你,但是我没有办法看着你杀人行凶,还在一旁呐喊叫好。我不会爱世上所有人,但是我有我的正义和原则。若是失去了这个底线,我便再也不是庄叔颐了。”

    “榴榴。”扬波迷茫地望着她,不知如何是好。他忽然听不懂她的意思了。这是厌恶他,还是没有厌恶他?

    “阿年,我仍然很爱你。可是这份爱意也不过是现在。我想要永远】若是没有永远,那就让我直到死亡来临都爱着你。所以,我想恳求你,不要做那个令我感到害怕的男人,做那个我爱的阿年。”

    庄叔颐知道自己说的是傻话,可是她不得不说。因为这世上她想爱的只有眼前这一个。一份再如何浓厚的爱意也会被残酷的岁月所消磨。

    可她不想要被消磨掉。从前她不曾被世事消磨掉棱角,将来也不想被人性消磨掉爱情。她就是她,那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撞南墙不回头,可以付出一切包括性命的庄三小姐。

    “阿年,若是有一日,有人叫你选择,是天下苍生的性命,还是我的性命……”庄叔颐说话的语调很轻快,却叫扬波的心沉到了湖底。

    “那我选的一定是你的性命。”扬波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回答。

    就算要杀了所有人,只要能保住榴榴,他都会毫不犹豫,哪怕那个“所有人”里包括他自己。

    “不。我要告诉你的是,如果需要那么做,就请不要救我。”庄叔颐轻轻地握住他紧张得青筋暴起的双手,温柔地说道。

    “难道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吗?如果我再爱上其他人的时候,你不会吃醋吗?”扬波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他的心没了底。

    “不忍心。会吃醋。”庄叔颐忍不住笑了起来。“只要我有一丝可能,我都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如果你爱上别人,我绝对变成鬼也要来你梦里缠着你。”

    “那你为什么那样说?”扬波不明白。他头一次觉得可能自己的脑子不开窍,竟然完全没办法跟上庄叔颐的思绪。

    “那是因为我的心背负不起那么大的愧疚。我宁愿天下苍生都好好的,也不要背叛我自己的大义独自苟活。阿年,我是读着‘以正立身,无愧天地。’的家训长大的庄家女儿。”

    庄叔颐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支箭,射在扬波的心上。

    “我不可能做别人活着,我只能作为我自己——庄叔颐,活在这世上。”

    她大概是老天看不惯人世间的丑恶,派到人间来的天使,那么傻那么天真。满府上下都是读这家训长大的,偏偏只有她遵循着这个不合时宜,像是书中才有的原则。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人人都知道,墨守成规的都只有死路一条。什么仁义道德,早八百年前就被人吃掉了。唯有强者才能活下来。

    可偏偏这人人羡慕的活路,她不肯要。她宁愿死,也不肯破坏自己的原则。因为在她看来,这世上的种种都比死亡更可怕。

    真是傻得天真。

    可是扬波偏偏就拿她没有办法。

    “我知道了,榴榴。我会努力的。”

    “阿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会这样。”庄叔颐伸出手,抱住他,将自己的头贴在他胸前,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我知道,你在乎我。我很高兴,真的。”

    “小骗子。”扬波嘴上这么说,望着她的眼神却快要融化了。

    她是他心上的所有。

    两个人什么话也不必说,只是这样安静地呆在一起,便能感受到这世上所有的美好。扬波知道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不是一个好人没有错,做一个坏人更叫他心里舒坦没错。但是没有任何事情能比他的榴榴更重要。他就不信,这世上还有他做不到的。

    “还有一件事,榴榴,我要告诉你的。”扬波一边替她切水果,一边温和地说。

    “什么?”庄叔颐塞了满嘴的苹果块,心情愉悦得快要哼出调子来了。

    “我找到元哥儿的线索了。”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