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二章 命数
    ,精彩小说免费!

    “就这一个吧。”小川清三郎点了一个女孩,然而揉着自己发胀的太阳穴,走掉了。身后便是血腥与无声的绝望。

    “父亲,您不能这么做。那扬波怎么可能认不出庄叔颐来?”清子不顾一切地冲了进来,想要阻止这一场可怕的屠杀。

    “那你要我怎么办?你要我怎么办?明天冈次先生就要来了。若是我拿不到那份名单,死的就是你父亲。难道你这么无情,要看着我替这些支那人去死?”小川清三郎的头更疼了。

    这个叫他头疼不已的女儿若是普通的女子所生,那便是舍弃掉也无所谓,反正他还有很多女儿。但是这一个不同,这一个太不同了。他便是不小心叫她掉了几根头发,恐怕此生都别想再进京都了。

    “可是父亲,就算您要找一个化妆成庄叔颐,您也不必把剩下的这些女孩杀死啊。她们都是无辜的。”清子望着这一群或多或少与榴榴有些相像的女孩子,心生怜惜之意。

    “若是她们有一个说漏了嘴,我就要死了!”小川清三郎根本不在乎这些花季少女的性命。这上海滩一天死的人太多了,也不少这几个。

    “可是父亲,她们根本听不懂日语。就算她们想说,也没有可以说的东西啊。”清子绞尽脑汁为这些女孩们求饶。

    小川清三郎也不愿与她继续纠缠下去了,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他便只好佯装无奈道。

    “那好吧。但是现在不能放她们走。我将她们关在远一点的地方等事情结束了,我再放她们走,这样可以了吧。”

    清子连连点头,开心地笑了。

    她所不知道的是她的父亲,不止是她的父亲,所有自以为高人一等、玩弄权势之人皆秉承一个原则:唯有死人不会暴露秘密。

    “现在还太危险了。明天一早,我便去给你丈夫送信,让他在安全的地方接你回去。”他们帮了她,却连只言片语也没有提及酬劳这件事。

    庄叔颐知道此刻不管她说什么,都显得太过空泛虚假了。她只是打定主意,一回去便叫阿年将那份名单还给他们。这才是最好做法。

    袁晓霓带着她穿过一道门,在里间合衣而眠。庄叔颐神经紧绷了一日一夜,其实早就承受不住了,两只眼皮沉重得跟挂了两只油壶似的,恨不能立刻闭上眼睛。

    但是偏偏到这时候,她仍然无法陷入睡梦之中。她清醒得有些绝望。但这失眠是理所当然的。这样危险的时候,哪怕有一个熟人在这里,仍然不能给她带来几分安全感。

    她睡不着,但也不想睁开眼睛,就那么闭着休息。黑暗之中一切的动静都格外的清晰。对于庄叔颐这样特别习武练过的人来说更是了。

    “她会答应我们的请求吗?”这个声音是带她来的青年男子。

    “她会的。她救过我的命,哪怕那时候我们根本不认识。她不过是碰上了,便忍不住见义勇为。她是个好人。她可是叫整个上海滩都为之惊叹折服的‘小东楼主’。”

    不用说,这一个女声应当是袁晓霓了。她还特意压低了声音,生怕吵醒自己,很是体贴,和她那大大咧咧的姐姐完全不同。

    “那不过是谣言罢了,算不得数。她救过你,又不是你救过她。你凭什么给她打包票?”这个讨厌的声音,庄叔颐不记得之前有过,可能是见她没说过话的其中一个。

    “就凭我的命。走在路上,你敢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和你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吗?你不敢,你有太多顾忌和牵挂。可是她敢,哪怕她知道这件事不会给她带去任何好处。但她为了救我这条人命,押上了自己的一切。”

    “若是这样的人,都不值得信赖。那这天底下就没有人值得相信了。”

    “相信我,只要告诉她,这份名单意味着许多人命,她一定愿意去救他们的。我保证。用我的党籍。”

    然后庄叔颐便听不清了,那是因为松了一口气的她立时便昏睡过去,几乎连一个停顿也没有多出来。

    被人称赞、被人信赖的感觉真好。

    活下来,真好。

    “榴榴真的已经逃走了。我不骗你。”清子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双眼被黑布蒙着,唯有一张嘴是自由的。

    “我不相信你。”

    若是叫庄叔颐此刻来听这声音,必定也是猜不到的。她放在心上的这个男人竟然会有如此冰冷得叫人恐惧的声音。

    “你拿我去交换也是没有用的。我父亲不是那种会为了子女放弃官位的人。在他眼里,只有那份名单,没有我。”清子害怕极了。

    她和庄叔颐不同,她是货真价实的娇小姐,不曾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不,现在大抵是有了一件,顶着父亲的训斥和责骂,她将庄叔颐放走了,还救下了那些差点因此丧命的女孩。

    但是那份勇气是对着她自己的父亲的。她知道父亲再怎么生气,也不会伤害她分毫。然而眼前这个男人是不同的。哪怕这是她的朋友,榴榴的丈夫。

    他身上的杀气已经快要凝成实质了。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感,清子只在她家代代祖传的被称为妖刀的村正刀上感受过,据说那把刀自铸成以来杀人无数,吸取了战场上冤魂的杀意,才会如此。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也是如此这般的阴冷和诡异。

    “那也要试一试才能知道。”扬波冷漠地说。“带她下去。”

    “榴榴真的平安无事。”清子拼命地喊着。但是谁也没有理她。她身下突然腾空,被人扛在了肩膀上,顶得她胃里翻腾。

    “先生。也许她说的是真话。”小伍的声音不由地有些颤抖。虽已经跟在先生身边好几年了,他仍然忍受不了先生的杀气。恐怕以后也习惯不了吧。

    “她说的是真话假话不重要。”扬波心中自有另一番考虑。

    不管对方的人质是真是假,他都必须相信。这才能为榴榴,挣出一线生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