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章 祸不单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该死。”庄叔颐咒骂一句,便迅速从墙上翻了过去。这倒是没什么。只是后头立刻传来了狗叫和人声,叫她心惊肉跳起来。

    这么快被暴露出乎她的想象,但是不管如何她现在也只有一件事可做——逃。

    庄叔颐在被路灯照亮的街道飞奔起来,**的双脚踩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来,在整个巷子里不断地回荡。追捕的人根本不需要寻找便追了上来。被松开禁锢的猎犬吐着舌头向她飞快地追了过去,凶恶地吠叫着,露出的尖锐雪白的獠牙由不得人不心生恐惧。

    这倒霉的。庄叔颐也是在跑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没有鞋子的弊端。那该死的日本混蛋竟然把她的鞋子弄掉了。嗯,当然,也怪她刚刚太紧张了,竟一点也没想起来问清子要一双来,好应付眼前的窘境。

    只是庄叔颐思索再三,恐怕她还是没有借鞋子的好,否则清子背叛他们将自己放出来的事情必定会暴露的。这样害朋友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妙,否则便是她逃出生天,也会寝食难安的。

    但是现在她必须要顺利逃脱,不说再来一次清子能不能再次帮她,就说庄叔颐自己可能都吃不住刑讯而透露出什么伤害朋友的事情来。唯有这一点她必须要避免。

    夜幕中的街道是如此的漫长如此的寂寥,是庄叔颐从未见识过的。在庄叔颐这里,夜晚总是属于浪漫和美好的。每一次她都是牵着阿年的手,无忧无虑,只需要尽情地欢笑便可以了。

    而如今,这里只有她自己。没有阿年,没有任何人需要她去拯救,除了她自己。

    “汪汪……”恶犬的嚎叫离她越来越近了。庄叔颐知道若是叫这些可恶的小东西追上必定难逃一劫。她拼命地思索着办法。终于在看到伸出墙外的那支红梅时想到了一个勉强能用的办法。

    庄叔颐扒着墙面,一个用力跳上了一户人家的外墙,沿着外墙飞速地奔跑起来了。若是换了别的什么人,这样曲折艰难的道路便是走也走不稳的。但是庄叔颐不同,她从小混惯了,不知在永宁的屋脊上逃窜过多少次,这一点颠簸根本不算什么。

    若是追在她后面的只是几条狗,这样的策略自然是足够了的。但是偏偏后头还追了不少的日本人。人类总是比畜生要头脑聪慧一些的。有些人见追不上庄叔颐,便捡了石子来丢她。不开枪那是因为上级再三强调不能杀了她。

    庄叔颐今天还真是喝凉水都塞牙缝——倒霉啊。她身手灵活,反应敏捷,本不该被那几粒小石头砸中的,偏偏她今天没有鞋子,这墙头也不是那么好走的路,诸多条件加起来,叫她倒了大霉。

    竟然被一粒石头从墙上砸掉下去,这个笑话大概够人笑上一整年的了,如果这主语不是庄叔颐自己的话。更郁闷的是她还崴了右脚。情势越来越急迫,眼见那恶犬便要追上来了,庄叔颐忍痛,一瘸一拐地逃跑。

    即使是如此紧要的关头,庄叔颐心里想的仍然是:要是见着阿年,必定要臭骂对方一顿,然后钻进他怀里,好好地大哭一场。这都是些什么倒霉事情啊。

    若是她怀里还有一柄勃朗宁,不,哪怕是柄匕首,是把扫帚,她都要好好和后面那群傻子干一架。真是太欺负人了。

    庄叔颐这边脑补的欢乐,实际呢却是被追得越来越紧。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灰色的狗率先冲到了她脚后,张大了嘴,流着老长的哈喇子,飞扑上来,便要咬住庄叔颐受伤的右脚。

    庄叔颐早就被追得怒火中烧,长这么大,她还没受过这么多窝囊气呢。连一条狗也敢欺负她。庄叔颐出其不意地停了下来,左脚立足,右脚用力,画了大半个圈,狠狠地踹中那恶犬的腹部,直接将它踹入追踪的人群之中,引起一片恐慌。

    虽然这叫庄叔颐出了气,但也是叫她停顿了脚步,后头的人一口气追了上来。庄叔颐用力的右脚剧烈的疼痛着,但是她不得不继续向前跑。

    就在她转角想变换方向逃跑的时候,一双手拉住她,把她从众人眼皮底下偷走了。庄叔颐也是反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井盖下面竟然还藏了人。

    庄叔颐不管是敌是友,便是一套形意拳打了出去。对方竟见招拆招,比庄叔颐更上一层楼。庄叔颐彻底惊慌起来,如果连形意拳都不能牵制对方一二,那想要在距离对方如此之近的地方逃走,便是天方夜谭了。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你就是那个小东楼主。”对方见她一脸惊慌的表情,微笑着安抚她道。

    这称呼真是叫人亲切。但若是这样轻易便相信对方,似乎太傻了些。庄叔颐还是警惕地握着拳头。“你这么证明?”

    “恩。这还真不好证明。这样如何?我是一个中国人,以我的骄傲和自豪的血统起誓,我是来救你的。”那年轻的男人还严肃地加了一句。“中国万岁!”

    这确实是个傻到不能再傻的证明方式,偏偏庄叔颐的内心却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哪怕理智告诉她,这可能只是为了取信于她的骗局,但是情感却叫她情不自禁地想要相信他。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好人和坏人,如同抓她的这些歹人和清子的区别一般。眼前的这个男人可能也是如此。庄叔颐不敢打包票。但是她也明白僵持在此处不是办法。

    于是庄叔颐假装松开拳头,浑身却依然保持着战斗时的防备,试着顺着对方说。“你是来救我的?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顺着这里走。地下水道四通八达,可以到达安全的地方。”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庄叔颐听到井盖上面那些追兵的脚步声,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

    “别怕。这个给你,假如我背叛你,你就可以杀了我。”那男人将一柄匕首塞到了庄叔颐的手里,然后背对着她,毫不犹豫地向前走,为她带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