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歌舞升平
    ,精彩小说免费!

    蜜蜂有蜂王,蚂蚁也有蚁后。其实人也是如此,从前有皇帝,现在有总统。不仅如此,各行各业也都有着一个不必言说的领头羊,便是乞讨也没有例外。

    上海滩分为东西南北四大区域,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丐头,统治着这个贫穷卑微的底层世界。而这位陆爷大抵便算是这世界的王了。

    “陆爷,您说的是。”坐在车上卑躬屈膝的男人看起来似乎是信服的,但是内心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陆汉三笑着,不再说话。其实他心知肚明对方想了些什么。只是他懒得点破罢了。他转了转自己手中那两颗油光蹭亮的铁核桃,不由地想到刚刚听到的话语。

    不说那男人,便是那女孩也不是池中物啊。英雄不问出处吗?

    陆汉三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说得不错。

    庄叔颐可不知道自己在大三元说的几句话,叫人家记在心里了,她现在已经忙得脚不点地了。明明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圣诞舞会,就快把她累趴下了。

    在家中的时候,庄叔颐就不曾管过这类的事情,最早有大姐,现在有阿年。她所要考虑的最多不过是吃什么的问题。现在倒好了,她成了个举足轻重的“小东楼主”,由不得她撂开手不管。

    “榴榴,这个留声机放在哪里好呀?放在这里会不会影响效果,我觉得放在那里听起来更好。”“不行不行,放在那里会妨碍大家走路的。”“等等,唱片呢,唱片是谁管的。”

    诸如此类。整个小东楼大半个月也没清闲过了。庄叔颐咬牙,下次她绝对不会答应她们这种提议了,简直是自讨苦吃。不过,既然已经放出话去了,自然是要做到最好。庄叔颐那个性从来便是争强好胜的。这才叫准备工作越发难起来。

    “听说了吗?尚大家要演《摩登伽女》。好想去看啊。”姑娘们虽然忙碌,但是嘴里可是从不停的。一边干活一边聊天简直是人生一大享受。

    “真的吗?我看过尚大家的《御碑亭》,他在雨中的三个滑步实在是叫人惊艳,实在是太棒了。哪怕背景什么也没有,都能看出那是雨天泥泞。真想再看一次。”庄叔颐也立时来了兴致,她向来也是爱听戏的。

    “也不知道会不会来上海。北京那么远,现在又乱,我家里肯定不让我去的。”大伙都是一样的,便是庄叔颐也不敢打包票说自己能去。

    “好可惜啊,要是能像电影一样录下来,拿过来放就好了。虽然比不上现场的,但是好歹也能了解慰藉啊。”正在换窗帘的林希勤可惜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要是能和看电影似的看戏,那该多好啊。说不准我们还可以收藏梅大家、程大家、尚大家、荀大家的戏剧。想想看四大名旦,在家里想看便能看。”庄叔颐一提出这个设想,众人听得都两眼冒光。

    “想得倒是美。快干活,一个两个的,还想不想办舞会了?”袁晓彤抱着一个漂亮的白瓷花瓶,督促道。“真是的,榴榴,怎么连你也不动了?快动起来。”

    庄叔颐等人心虚地冲她谄媚一笑,然后赶紧继续干活。

    突然站在桌子上换窗帘的林希勤大叫一声便向后仰。众人惊呼。这倒下来可不得了,非得脑袋着地不可。庄叔颐离得最近,飞扑过去,将她顶住,这才免了一场血光之灾。

    庄叔颐举着她的腰,大喘气。“吓死我了,你怎么了?”

    她话音未落,只听得几声翅膀拍响的声音,一只洁白的鸽子便飞了进来,在屋子里横冲直撞。这下可就惹上大麻烦了。姑娘们皆是惊叫不已,但是谁的嗓子也比不上庄叔颐的。

    “啊——!”这声音就差一点,便能将那玻璃给震破咯。庄叔颐惨白了一张脸,手脚发软,自己也站不住了。加上靠着她的林希勤,两个姑娘那是一块往下倒。

    众人那是冲上去,七手八脚地搀住她们。

    袁晓彤还想要讥笑庄叔颐几句,便看到她抖如筛子,直往自己怀里钻。“你这也太夸张了。”

    这场景真是平生未见啊。众人皆是吃惊又好奇地盯着庄叔颐看。她们可从没见过榴榴这么狼狈胆小的样子。游行时拿枪的她都不怕,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鸽子,竟将她吓得够呛。

    “我、我就是怕这种尖嘴巴,有羽毛的动物嘛。”尤其是鸡。若是此刻见到的是鸡,庄叔颐恐怕早就晕过去了。她的恐惧症近来可是越发严重了,连这样的鸽子也能叫她心脏乱跳,比跑上一万米还要激烈。

    “它又打不过你,你怕什么?”袁晓彤不理解道。“你不是说自己习武嘛。它才那么丁点大,别说是啄你了,就是靠近你它也做不到啊。”

    “我不管。反正快把它赶出去。啊啊啊啊……”庄叔颐那是一句话也说不好了,嗓子的音调都是抖着的,叫人看了忍俊不禁。不过是一只鸽子。

    但是看天不怕地不怕的庄叔颐现在这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也叫她们不忍心。眼泪都吓掉出来了呢。

    众人只好合力去赶那只鸽子。只是女孩都有一副软心肠,哪忍心对一只小鸽子下重手,只是用布什么的去驱赶,想叫它出窗子去便好了。

    但是有时候偏偏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这鸽子哪也不去,偏偏要往庄叔颐那边飞。她躲到左边,它便往左边去;她往右边跑,它就跟在她后面。庄叔颐那是上蹿下跳,整理好的餐桌、摆设,全都叫她撞得七倒八歪,整个房间顿时就和废墟似的,全不能看了。

    “榴榴,往外面跑,往外面跑。哎呀,我刚拿来的花瓶。”袁晓彤赶紧抓住那无头苍蝇似乱跑的庄叔颐,便将她往外边带去。“你是不是傻啊?往外面跑不就行了。”

    庄叔颐已经吓得连反驳的力气也没有了,乖乖地任她训斥,只要自己能远离那可怕的小东西便行了。

    一场混战下来,众人皆是气喘吁吁,瘫坐在沙发和椅子上,抱怨道。“哎,真是白干了。早知道有这一出,还不如今天不来呢。前几天做的全白费。”

    “还好啦,反正已经决定了样式再去买就是了。不过,我今天可没有力气做了。休息,休息。”袁晓彤倒在庄叔颐怀里,懒洋洋地说。

    “呃……对不起。”庄叔颐很是抱歉地说道。这几乎就是被她给毁掉的。

    “光道歉怎么行,多没诚意啊。请吃饭!要吃大三元,我们好好宰她一顿。”袁晓彤一说起这个立时便来了精神。

    “吃饭不够,我看还要加一场电影。”沈寄夏也是笑着闹了起来。

    “电影不够啊,我还要下午茶。”宋文颖那也是笑眯眯地凑了过来。

    “还有新窗帘啊。”连林希勤也参加了压榨庄叔颐的队伍。

    “好好好。都依你们,行了吧?”庄叔颐捂脸无奈地应,接着加了一句。“那谁行行好,去把窗户关上。再来一回,我们这小东楼不用要了,直接拆完啦。”

    “那就叫小东楼主再建一栋。”

    女孩们顿时笑成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