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英雄不问出处
    ,精彩小说免费!

    “同学们快起来,快起来,武汉国民政府宣布收回汉口的英租界了。快起来,快起来,中国这头雄狮正在苏醒,整个世界都将为之颤抖!”

    “起来吧,中国。让拿破仑都警惕的巨龙,腾飞啊!”

    整个上海,整个中国,甚至是整个世界都为此震撼。

    学校里的同学们都欢呼雀跃,欢呼声和笑声几乎要将天空掀翻一般。庄叔颐站在人群中,扫视着众人,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从未见过的轻松和快乐。

    自庄叔颐出生,这个国家便已经陷入了风雨飘零的乱象之中。哪怕如庄府这样富足的人家,心底依然是惶恐不安的。因为金钱和权势能够买到一切,却买不到和平。

    当然所有人都一样。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和生活在末日的人,哪怕是笑起来的表情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可是现在,大家的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轻松,那么的舒服,仅仅是看着眼前的这副画面,都觉得像是喝了琼浆甘露一般。

    庄叔颐回去见到扬波的时候,脸上还带着那种微笑。那种笑容像是会传染一般,路上的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不由地露出同样的微笑来。

    “阿年,我好像有点饿了。”庄叔颐见到他的第一句,便说了这个。

    扬波立即展露出比她更灿烂的笑容来,然后二话不说便将车子开到大三元酒店去了。门童甚至都来不及给他们开门,扬波便带着庄叔颐冲了进去。

    他们前面的客人差点被这两个给撞倒,破口大骂起来。“赶着投胎啊。什么破酒店,居然让这样的饿死鬼也进来。”

    庄叔颐很是抱歉地回头喊了一句。“对不起。他有点太着急了。”

    然后便来不及听见对方的回答,两个人便冲了进去。庄叔颐坐在位置上的时候,还忍不住大喘气呢。“这是我跑得最快的一次。”

    “不,为了吃烤全羊的那次你跑得也很快。”扬波掰着手指数,笑道。“哦,还有为了吃佛跳墙、西湖醋鱼……”

    庄叔颐挠了挠自己的鼻尖,心虚地说道。“有吗?不过,好久没有吃过西湖醋鱼了呢。还有烤鸭、羊肉泡馍、涮羊肉……想吃。”

    “那好吧,先来一份红烧大群翅、太爷鸡、生炒水鱼丝、蟹黄鸡翼球,再来一个金盘银珠(蟹肉炒饭),和百子千孙(哈密瓜布丁)吧。哦,还有……”扬波快速地点了菜。

    庄叔颐忍不住笑起来。“阿年,够了,我们哪里吃得完呀。”

    “那好吧。就再要一个鸳鸯戏水(鲍鱼汤)就好了。”扬波还是将嘴里的菜单全部点完。这丫头不过是饿了几天,便不知道自己的食量了吗?

    事实证明,比起庄叔颐自己,扬波更了解她呢。面对这一大桌的珍馐,庄叔颐等待了许久的胃口像是饕鬄一般,将所有的食物一口吞了进去。

    “这个好吃,啊,这个也好吃。这个蟹黄好香呀。我还要馒头。”

    等庄叔颐冷静下来,桌子上的盘子都干净得像是刚刚从橱柜里取出来一般,因为庄叔颐连汤汁都沾着馒头吃完了。说实话,便是乞丐也不可能比她吃得更干净了。

    “还真是郑家木桥的小瘪三。”坐在庄叔颐隔壁的那一桌竟正好是进门时碰上的那波客人。这个世界真是小。

    不过,这是什么意思?庄叔颐只知道小瘪三是骂人的话,郑家木桥是个什么意思呢?但是看对方的表情就觉得不像什么好话。

    但是输人不输阵。庄叔颐开口便道。“英雄不问出处。斩蛇当道的英雄天子汉刘邦最早不就是市井之徒,覆灭了元朝的朱元璋也不过是乞丐出身;治大国若烹小仙的伊尹曾是奴隶。你还敢看不起小瘪三?”

    对方不敢言对。

    大厅之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庄叔颐不太好意思,拉上扬波便逃。后面的赶紧追上来。“来人啊,拦下她们,吃霸王餐的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庄叔颐都跑到门口了才发现没付钱呢,但是此时停下来就太倒面子了。庄叔颐望了望扬波,不知怎么办好。

    扬波拽住她,大笑道。“那就吃一次霸王餐吧。”然后一把将她抱起来,飞快地跑了。这大概算是庄叔颐吃过的最刺激的一餐饭了。

    将那后面的人都甩掉了,庄叔颐这才想起来。“糟糕,阿年,我们是不是傻?车子还在他们店门口啊!”

    扬波愣住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扬波干巴巴地说。“额,那要不我们回去吧。”

    庄叔颐捂脸。“我不要,这个太丢脸了。你自己去。”

    “想得美。”扬波紧紧地搂住她,转身就往回跑。

    庄叔颐玩笑似的挣扎起来。“啊不要,救命,我不要去。坏阿年,我的脸皮可没有你那么厚,我才不要去看那店家的脸色。何况我刚刚还和人家吵了一架。绝对会丢死脸的。”

    “不行,哪有我一个人去的。你太过分了。”扬波佯装着生气,说。

    “我不要,我不要去。”庄叔颐抓着路边的树干,怎么也不肯放手。两个人在马路上就闹起来了,明明是在吵架,但是嘴角的笑根本压不住。

    “两位……这是在,做什么?”

    突然一个声音出来,叫庄叔颐吓了一跳,松开手,差点摔在地上了。幸好扬波赶紧冲上去将她接住了。

    庄叔颐搂着扬波的脖子,吃惊地望着来人。那是一个身着鸭蛋青的长衫的中年男子看起来通身的气势,不似普通人。

    只是庄叔颐完全不认识对方,转向扬波,发现对方也是一脸茫然。庄叔颐只好微笑着应付。“您好,请问您找我们什么事吗?”

    除掉两个现在的模样有碍市容,这倒是一句正常不过的问话了。

    “不。没什么事情。只是觉得小姑娘你说的话十分有趣,想要和你结识一下。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有点不识趣了。抱歉,打扰了。”中年男子温和地说道,然后便告辞了。

    被这么打岔过了,庄叔颐和扬波也起不了玩闹的心了,手牵着手往回走了。

    “阿年,下次我们还是不要敢这种蠢事了。”

    “你说得对,榴榴。”

    庄叔颐很是难为情地进了大三元的门,拉住一个跑堂,说道。“很抱歉,刚刚想开个玩笑。现在我们来结账了。”

    “啊。小姐您的玩笑真有趣啊。可是您不是已经叫人来结过账了吗?就是刚刚走出的那个穿鸭蛋青长衫的先生。”跑堂说完话,立时便又继续忙活了。

    庄叔颐赶紧和扬波追上去,想要把钱还给人家。但是他们最终只看见那人上了一辆轿车,没能追上。

    “这下怎么办啊,阿年?”

    “若是遇上再还给他吧。”

    也只好这么办了。

    另一边缓缓行驶的车上也在聊着这一边的事情呢。

    “那个男人就是永宁来的‘万老板’?真是后生可畏啊。”

    “陆爷,您真是太抬举他了吧,不过是一个小城市来的小帮派。您一根手指就足够碾死他了。需不需要我们去跟着他们……”

    “不必。青山你这是终日打鸟反叫雀儿啄了眼啊。这一位现在不算什么,将来必定是一方的大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