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爱如珍宝
    ,精彩小说免费!

    “孙传芳在九江打败,逃回南京去了。不过才几个月功夫,上海滩的天又要变了。有时候我真想叫他们打打完算了,整个中国都被他们搅得像一锅粥,一塌糊涂。偏偏他们打起自己人厉害得很,对着外国人就跟过了夜的油条似的,软趴趴的,没一点劲。”

    一大早,袁晓彤便抱着一叠报纸,坐在小东楼的大厅里抱怨起来了。

    庄叔颐挥手驱赶开自己身边的蚊子。这都已经是十一月了,竟然还有这么多蚊子。也是她们小东楼的位置不好,正巧在湖边上,若是没这小湖,大抵就不会有这么多了。

    “这蚊子,你把它一巴掌拍死就算了,老这么赶来赶去的,它一有机会还不是要飞回来。”袁晓彤见她半日不说话,便走了过来,替她拍死几只,这才好些。“榴榴,你倒是说话呀。我都说了一早上的话了,也不见你吭一声。”

    “吭。行了不?”庄叔颐打起精神来,先是回了她一句玩笑话,接着又忍不住沉下脸,叹了口气。“我在想娴娴。她时不安全到家里了。”

    “她那边现在正平和着呢,这一路应当也不会出大问题的。何况你现在担心也没用,她就是有事,你也飞不过去。”袁晓彤说的话不无道理。只是听起来,叫人不太好受。

    “你这嘴巴臭的,快连呸三下。哪有你这样说话的,怨不得我之前不待见你,实在是你太讨人厌了。”庄叔颐却也着实被安慰到了,只是她还是没忍住刺了对方几句。

    “你也不怎么讨人喜欢。你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我知道你同叶娴最好。只是现在,你担心也只是让自己难受罢了。如果叶娴看到你这样闷闷不乐的样子,八成要骂我们又欺负你了。”袁晓彤说这话也不假。

    那叶娴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可是还真就有胆子敢怼身为学校女霸王的袁晓彤。起先整个学校的人都被那袁晓彤驱使着孤立庄叔颐,偏偏只有叶娴不肯听她的话。

    袁晓彤那时看她不爽,自然是下了各种绊子给她们。庄叔颐自不用说了,向来只有她捉弄别人的份,别人想弄她,也得问问她的拳头答不答应。

    可是叶娴只不过是个小姑娘,被人丢掉书包,走在路上被人泼水,一不留神书上就被人图画,甚至还有趁她独处的时候将教室的门锁上……虽然都不过是不痛不痒的恶作剧,但对十几岁的小姑娘来说,依然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了。

    袁晓彤警告她只要离开庄叔颐便不让人捉弄她了。可是那个倔强的姑娘怎么也不肯,哪怕是默默承受,也不肯再一次伤害庄叔颐。

    当然,后来庄叔颐注意到她也被连累了的时候,立即便出手整治。谁要是敢再动叶娴一下,哪怕是碰了她要做的桌子,庄叔颐也叫那人好看。几次下来便谁也不敢动叶娴了。

    “是啊。娴娴最看不得你们欺负人了。”庄叔颐忍俊不禁。

    袁晓彤十分心虚地说。“那我后来也不敢了啊。”

    “明明是你打不过我吧。”庄叔颐有为了叶娴打过她,虽然没下重手罢了。就是那样袁晓彤也是疼了好几天,身上的淤青才消掉了。

    “你还说呢。后来我跟人家说你打我,都没有人信。连文颖都觉得我在说谎。你这乖巧的外表实在是太占便宜了。”袁晓彤不甘心地抱怨道。

    “啊?还有这种便宜可占吗?”庄叔颐笑着装糊涂。说老实话,现在她照镜子的时候都有些认不出来自己了,虽然才过两三年的功夫,但是现在的她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了。

    不过是好的变化吧。因为她有时候觉得水中自己的倒映,和阿娘,还有大姐有几分相像了。

    “是啊,有些像太太和大小姐了。但是在我看来,你比她们更美。”扬波的甜言蜜语叫庄叔颐如同喝了蜜一般,从里到外渗出甜蜜滋味来。

    “大骗子。”但是嘴角的微笑是骗不了人的。她笑得全身都仿佛是在发光。

    扬波将她一阵好夸,叫她飘飘然起来。扬波见她高兴趁机让凤珠多煮了一些好吃的,想叫她多吃一些。然而他还是没有成功。

    庄叔颐看起来好似已经恢复的平静,但是她的食量是骗不了人的。一个一天三顿连两顿点心一顿夜宵都不落的人,一天居然只吃了半碗饭。任谁来看都不会觉得这是正常的。

    扬波劝了又劝,然而庄叔颐也只是多喝一碗汤罢了。

    “对不起,阿年。我可能苦夏了吧。”庄叔颐也觉得奇怪,自己的胃里好像装满了石头,沉甸甸的,半点食欲也没有。

    “都已经十一月了,怎么可能苦夏呢?”扬波温柔地没有强迫她。“没关系,等你想吃的时候再告诉我就好了。不管你想吃什么,我都会替你寻到的。”

    “恩。”庄叔颐爽快地答应了。但是这样的日子竟然持续了一个月也没能够结束。扬波一摸她的腰,身上一点肉也没有,全都是骨头,这下他才慌张了起来。

    但是从榴榴这边下手,一点用处也没有。扬波已经跑遍了整个上海滩,也没能寻到一样让榴榴多吃一口的食物。

    扬波只好从另一边下手了,压着所有人拼命地寻找丢失的元哥儿。只要寻到一点线索,应该就能叫榴榴多吃下一些东西了。

    不过,在那之前,倒是来了叶娴的信,是托扬波的人带回来的。扬波拿到信,简直高兴坏了。他当然不在乎叶娴会如何,只是这一封信恐怕能宽慰榴榴的心,才叫他这般欣喜。

    “是娴娴的信!谢谢阿年。”庄叔颐吻了吻他的脸颊,脸上忧郁的神色也消减了不少。她取了一把裁纸刀,小心地打开了信。

    信中写到她已经安全到家了,母亲和弟弟已经将家里布置得很好,只是将她的房间布置得到处都是蕾丝和粉红色,实在叫她有些受不了。

    庄叔颐本来还有几分担忧,但是看到此处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既然有心情说笑,那便表示她在老家过得不错。那便太好了。

    “榴榴,虽然我们不能每天见面了,但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只要我们心中有着彼此,即使只能通过书信,也能互通我们的心意吧。友人叶娴上。”

    庄叔颐将这最后几句念了好几遍,才心满意足地将信收起来了。

    扬波在一旁吃醋道。“我送你的东西,都不见你这么珍惜。这个盒子还是我买的呢。你居然拿来装别人的东西。”

    庄叔颐忍不住笑了起来。“谁说的,你送我的东西,我用了最好的盒子装呢?你居然还不知足。”

    “什么盒子?哪一样东西?”扬波忍不住好奇起来,他送的东西不知凡几,到底是哪一样讨了榴榴的欢心呢。

    “是你的爱。装在这里。”庄叔颐握住他的手,让他去听自己的心跳。“你在我的心里。”

    扬波咧开嘴,笑得像个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