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逃亡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下麻烦大了。她们和巡逻的军队撞了个正着。这样的意外便是扬波也想不到的。明明这里不是他们常规的巡逻路线才是。此时这条路上也不过他们一辆车子,大半夜的实在是太显眼了。

    “现在怎么办?”叶娴紧张地凑到前排来,贴在庄叔颐耳边道。

    “别慌。阿年,在旁边把我放下去。”现在车上只有四个人,庄叔颐、扬波、叶娴还有她的父亲。扬波要开车,剩下两人需要尽快离开上海,庄叔颐认为只剩下自己了。

    “不行。想也别想。”扬波一把将她的腰圈住,不许她乱动。

    “好好开你的车。”庄叔颐没办法,就算她有办法挣脱阿年的手,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施展的。她又不是傻子。这么快的车速,若是这么做,那就是把所有的命当儿戏。

    “榴榴,别做傻事了。”叶娴立即便从话里读懂意思,连忙劝阻。

    “不是傻。哎呀,快放我下去。我有办法。”庄叔颐赶紧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不需要我去冒险。我只要点一些火,只要用烟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就行了。”

    “不行。”扬波毫不犹豫地就拒绝她。

    叶娴附和道。“别傻了。若是被军队围上可不是说好玩的。榴榴,这里不是法租界,没有你想的那么和平。”

    “我知道。”庄叔颐当初从永宁到上海的路上,也是见识过这世道究竟乱成了什么样子的。“但是这样下去,若是被围上了,关卡你们是绝对过不去的。”

    “可是没有发通缉令的话。”叶娴刚说了这话,监狱那头便追出了人。四人面面相觑,看来是不想法子不行了。

    扬波倒是想要自己去,但是剩下榴榴一个人,他是绝对不放心的,哪怕车里的人如今说来是自己人。但是在他看来,连亲生父母都靠不住,却想去依靠外人,那便太可笑了。

    反正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会把榴榴交付给别人的。

    “那就由我们自己去吧。你的主意很好。”叶娴说罢,便要下去。但是她父亲不肯叫她一起跟去。

    “这种事情,我去便好了。”天底下做父母的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共同点都不过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儿女罢了。

    “不行。”然后两父女吵得不可开交。

    庄叔颐无奈道。“那就这样吧。阿年,把你的火镰拿出来,我在车上点了火,扔下去好了。”

    “这太危险了。”叶娴想制止她。

    “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会小心的。”扬波现在没有手拿,庄叔颐便自己动手,趁机吃了豆腐,将火镰从他口袋里翻出来。

    “你明明知道火镰在我左边的口袋里。”扬波无奈道。

    “不要计较那么多嘛。”庄叔颐笑着掩饰过去,然后将车子上的报纸折成纸飞机,用火镰点了着了,往垃圾桶里一扔,便大功告成。

    黑烟一冒出,立即吸引了注意。扬波将车子开进小巷子,然后几个转弯后便混入了热闹的车队之中,全然看不出异样来了。

    “这是哪里?”庄叔颐仔细辨认了一番。“复兴坊。”

    怪不得这么晚了还这么热闹。

    叶娴等人松了一口气。这下只要不出岔子,应当是没事了。叶娴郑重地向庄叔颐道谢。“榴榴,多谢你了。日后,若是你有需要,我必定赴汤蹈火也愿意为你效劳。”

    “呸。”庄叔颐假模假样地骂她。“什么人啊。不帮你的忙就不把人当朋友,去去去,叶小姐这么高贵的人,小的高攀不起。”

    叶娴被她逗得合不拢嘴。“你这促狭鬼,净说些胡话。”

    “谁说胡话呢?还不是你先说这等生分的话起的头嘛。”庄叔颐冲她做了个鬼脸。“都说是朋友,自然要为朋友两肋插刀。若是看着朋友犯险,作壁上观的那还算什么朋友,丢水里得了。以后再说这种话,下次不同你好了。”

    叶娴强忍着眼眶里的泪,笑着说。“你怎么来来回回威胁人就这一句啊。一点威胁力也没有。傻榴榴。”

    “你才傻。”庄叔颐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们俩大概算是半斤对八两。

    就在这时候,后面传来了嘈杂声。庄叔颐等人回头一看,正是追捕的人赶过来了。杨波为了不引人注意,不能将车开得太快,后头的追兵撵得快,一会功夫就到他们前头去了。

    下一个街口就这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封锁上了。这叫那个倒霉。庄叔颐都忍不住想叹气。看来是前头太顺利了些,这会儿全给补上了。

    若是要盘查,叶娴的父亲是绝过不去的。他长得很有特色,浓眉大眼,英俊不说,浑身那股子气势就和这街上颓废奢靡的气氛不搭。

    “他们怎么会来的这么快?”庄叔颐不由地奇怪。就一个人罢了,里头那么多人,一时半会怎么查得出来少了一个的。这便是庄叔颐的天真之处了。

    救人若是只救了这一个,监狱里的犯人自己就会捅出去。不患寡而患不均。人人都是一样的,凭什么他能逃出去。嫉妒两字便足够驱使人做出所有恶毒的事情来了。何况是关乎性命的?

    杨波当时自然也没想到这一点,他不过是叫人挖通外墙,剩下的里面的人自然会做。叶娴的父亲就是被买通的看守偷偷送出来的。

    看守也许是个傻子点不清人数,但是犯人那可是眼睛雪亮,别说少了个人,就是有人的袖子短一截也不会被错过。这件事就这么被捅出去了。一旦所有人都知道,那便是有心想瞒下的人也不会傻到说“算了,不就少了个人嘛。”

    这不就来追捕了。

    索性周围也就一个复兴坊能藏人的。典狱长便干脆利落的将整条街都给封起来了。虽说这等风流地方常常会流连些不得了的人物,但是现如今沾上个叛乱的名头,这典狱长就是把上海工会围剿了,上面的人也绝对是拍手鼓掌连声叫好的。

    何况那典狱长也是会做人的,只是封了街口并不去民居商社打扰,守在路口一个一个盘查。若是有不得了的人物混在里头,也不扰了他们的兴致。只要守到白天,等这帮公子老爷的兴致过去,他们再找不着人就可以进院子里搜了。

    “下车。”杨波将车停在一个隐蔽的角落,让众人下去。

    “我们要躲进去吗?”庄叔颐跃跃欲试。

    杨波等人都忍不住想笑,这丫头在这样万分危急的关头还觉得有趣,她当是一场游戏吗?但是不得不说,有她在他们这绷紧的神经总算是没有绷断掉。

    “我们必须要晚上出去,等到白天的话……所以这里有人可以把我们送出去。我们这就是去寻他。”杨波忍笑,牵起她的手往预定的地方去。

    这里既然是那等场合,自然三教九流什么都有。说起来,杨波办的假户籍便是从这个地方寻来的人,做出来的档案真极了,便是叫警察局的来查,也辩不了真伪。至于其他的能人,自然也是不少的。

    “那他怎么能在万军之中将我们送走啊?”庄叔颐起了好奇心,喋喋不休地问了一连串。杨波耐心地给她解释,最后直说得口干舌燥,她才罢休。

    他们四个人其实在这里十分的显眼,一看这搭配就不是逛口子的。但是架不住庄叔颐那表现,半点也不像是心虚的贼人。她简直像是来科研调查的,这也问那也要问,而且半点不惧人家的目光。这便减轻了路人的疑虑,猜大抵是大家小姐来凑趣的吧。

    正在众人放松的时候,后头街上传来了喊声。

    “着火了!着火了!”

    不过片刻,后头那条街便冒出了滚滚浓烟,火光将半边的天空都给点亮了。

    杨波立感不好,低头去看庄叔颐的脸。果然,她一脸苍白,两只眼睛里写满了恐惧和懊悔。这丫头八成是又将事情担在自己身上了。

    哎,无药可救的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