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出事了
    ,精彩小说免费!

    “榴榴,你双十节以后就没来上学,去你家里也没见着。你丈夫把你怎么了吗?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啊。”叶娴这几天每天都去庄叔颐家里想见一见她。

    但是每一次都被扬波婉拒了。

    庄叔颐不好意思,这是叫扬波背锅了。“没有,就是双十节的时候,在家里生病躺在床上吃得太好了,称重的时候发现胖了三斤。想要节食,结果可能减过头了吧。”

    “你现在这样刚刚好。不要学人家节食啦。”叶娴温柔地劝慰。她都想今天还见不到榴榴,就找人冲进去,看她是不是被那个变态囚禁了。

    说实话,扬波那样的人只是看面相,也叫人觉得不安。明明五官俊朗,身材健硕,既不是那种酸腐的书生,也不是那种莽撞的粗人。

    但是偏偏周身总是环绕一股阴郁之气,叫人看了便惴惴不安,不想接近,更别提是信任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那样的人一旦站在榴榴的边上,身上便会弥漫出叫人忍不住想发笑的可怜气质。大抵是榴榴使唤得太过分,叫大家忍不住可怜起这个倒霉的男人来。

    虽然这两个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榴榴,你总算是来上学了,谢天谢地。你在家里看到报纸了没有?今天凌晨闸北起了枪响,听说死了不少人,现在号子里还关着一百多人呢。”袁晓彤抓着几张报纸,冲了过来。

    “发生了什么事!”庄叔颐那是一点也不知道,这几天她茶饭不思,怎么可能还记得关注报纸呢。

    “说是武装起义,但是还没弄清楚是哪的人呢。”袁晓彤今早起来时还在想是不是不来学校,但是她今日起得晚,想要给众人家里打电话时,大家都已经出门来了。

    “啊。怪不得我说今天上课的时候没有看到文颖呢。”庄叔颐仔细地思考一番道。“其实也不用想,大抵是广东国民政府派出来的吧。只是今早没有声响,大抵昨夜便已经结束了吧。”

    “这也还是有危险的。若是今天打起来,万一路被封锁了可就麻烦了。”叶娴发愁,她家不在租界里,若是想出去,恐怕就要等上许久了。

    “要不今天你还是先回去吧。不,这也是危险。路上可能已经不安全了。”沈寄夏已经将平权会的姑娘清点过了,大家都不知道这个消息。看来消息封锁得很紧密。

    “上海孙大帅的主力已经到了江西了吧,前几天就开始调动了,这会都已经走完了。要是真的起义,说不准就已经成功了。”庄叔颐努力地安抚惊慌的众人。

    “哪有那么简单。浙江的夏高官怎么也不可能坐视不管吧。上海这么重要的地方被广东国民政府占领,浙江不就腹背受敌了吗?他再怎么傻也要来支援一二啊。”叶娴摇头。

    “不,你还不知道吧。早上一块传来的消息,说是16日浙江省高官夏超就已经宣布浙江自治,脱离军阀孙传芳的统治,归附广东国民政府了。说不准是上海被前后夹击。”

    袁晓彤赶紧将话题扭回来。“不要说这些不紧要的,快点决定要不要提前回家去。若是等会真的乱起来,可别傻眼了。”

    “你们在说什么?”说话的人是平权会难得一见的指导老师,袁晓彤的堂哥,袁采农。

    “堂哥你今天怎么到这里来了?”连袁晓彤也是万分惊讶。

    袁采农无语道。“我是指导老师,我来这里有什么奇怪的。你们这是在讨论什么啊?”

    “我们就是拿你当个挡箭牌用的,你要是敢随便对我指手画脚,嗯哼。”袁晓彤捏了捏拳头。“我要你好看。”

    “是是是。袁大小姐,小的哪敢。”袁采农那是被自家堂妹欺负大的,所以他之前也非常不想来惹这个大小姐的厌,自己识趣地躲开了。

    但是今天实在是有事,这才不得已进来的。果然又招这大小姐的嫌弃了。“今天真是有事。我妈妈说今天要你早点回去,家里有事情。”

    “我知道了。”袁晓彤心知肚明,这是外头要出乱子了,才想把她拘在家里呢。看来就算那起义没叫上海滩乱起来,肯定还有别的事情。

    在座的都是人精,一定这话便知道该怎么做了,也不必讨论了。庄叔颐等那袁采农走远了,才开口道。

    “我去和董老师说,你们家里在租界里的就自己回去,家远的就去打个电话叫家里人来接。若是刚好不凑巧的,在这里等着,我回来叫阿年开车送。”

    反正租界里一时半会还是乱不起来的。庄叔颐安排好她们,立时便去给隔壁话剧社的指导老师董老师通风报信。

    这位董老师便是最初看好她想推荐她进学生会的那一位老师。

    “老师,恐怕会乱起来,您最好还是早点回去吧。”庄叔颐当然不可能说叫学校停课以防万一,但是偷偷给自己喜欢的老师通个信,然后老师和谁说,她便管不着了。

    这上海滩时不时就乱了,公共租界里还算是好的了。所以庄叔颐等人的行为也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

    “谢谢叔颐的好意。”董老师当然不会说那种煞风景的蠢话。虽然他要坚守在岗位上,但是他还是能领会得到庄叔颐的好心的。

    “老师,是不打算走吗?”庄叔颐一听便听出来了。

    “不,时局若是真的乱了,老师也不是那种老顽固。但是现在看起来不过是一点风波罢了。老师的胆子还是要比你们大些才行啊。”董老师笑着说。

    庄叔颐劝说不了,只好走了。她去电话室打了电话给阿年,再去小东楼看有没有同学留下来。“娴娴?”

    “榴榴,我爸爸出事了。”叶娴转过来,见到她的瞬间便泪流满面。

    庄叔颐先是一惊,然后赶紧过去抱住她,柔声安慰道。“怎么回事?你慢慢说。也许事情没有那么糟糕呢。”

    “可、可是……爸爸他被抓起来了。妈妈说早上爸爸没有回家,她怕我担心才说爸爸已经出门了。刚才有人闯进来把家里都翻了。”叶娴惊慌失措,哭得哽咽。

    “那你妈妈没事吗?”庄叔颐赶紧问。

    “我妈妈没事。他们来的时候,我妈妈刚从外面回来,没有撞上。”叶娴抓着庄叔颐的手,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这还好,说明你爸爸还没有事。其他人都回去了。我让阿年带我们回去。你家里还有一个弟弟是不是?今天若是上学,我们就先去将他接来吧。”庄叔颐已经将所有都考虑了一遍。

    “是。”叶娴哭得整张脸都花了。庄叔颐想给她递帕子,却十分窘迫地发觉自己手边刚好没有。她们家里带手帕的可是阿年,不是她。

    幸好扬波来得及时,否则庄叔颐便只能把窗帘拉下来给叶娴擦眼泪了。

    叶娴听了她的话,立时便破涕而笑了。“榴榴,你也太坏了。哪有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